热熔胶抽菊花/满足的小莹第一版主网

       

“见深。”南溪喊。

        

不过,没有人应她。

        

她又低头,看了看身上,她很确定,这条毯子肯定是他给她盖上的。

        

可是他人呢?

        

起了身,南溪打开门,刚要出去。

        

突然,门被打开,两人迎面撞了个正着。

        

更戏剧的是,南溪的头直接撞到了陆见深的鼻子。

        

她的头自然是比鼻子要硬很多的,可想而知,某人的鼻子有多遭罪。

        

南溪立马伸手摸了摸他的鼻子:“怎么样怎么样?疼不疼?是不是很疼?”

        

“还好,不疼。”

        

瞧她紧张的样子,他如果说疼,她肯定更紧张了。 

        

“既然醒了,那快换衣服。”陆见深把手中的衣服递给她。

        

南溪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窗外,颇为意外:“换衣服干什么?天已经黑了。”

        

“带你出去玩。”他说。

        

听到这里,南溪的双眼立马像小星星一样,冒出闪闪的金光。

        

“好,那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好。”

        

“嗯,不急。”

        

换衣服时,南溪整个人都是兴奋的。

        

原本以为今天一天都要在家里度过了,没想到他会带她出去玩儿,她自然开心。

        

换好羽绒服,南溪看着镜子前面粉粉嫩嫩的自己,还有些不好意思。

        

这件衣服是她大学读研的时候买的,总共也就穿了两次。

        

因为颜色很粉嫩,穿上后格外像个小女孩,所以她只在校园里才穿。

        

没想到他会给她选这件衣服。

        

羽绒服上面比较修身,下面是个蓬蓬裙一样的样式,穿上后人就像仙女一样,格外灵动飘逸。

        

不过,南溪还是觉得太粉嫩了。

        

想着已经开始工作了,她还有些不好意思打扮的这么嫩。

        

所以,换好衣服后,她立马到陆见深面前转了一圈:“好看吗?”

        

“嗯,好看。”

        

“不过,我柜子里那么多衣服,你怎么挑中了这件衣服?”南溪疑惑。

        

“因为很想看你穿这件衣服的样子,一定很美。”陆见深说。

        

不得不说,他的夸奖,让南溪心里格外开心。

        

“可这件衣服太粉嫩了,你不会觉得不适合我吗?毕竟我的身份应该稳重一点比较好。”

        

陆见深走上前,轻轻把手放在她肩膀上,认真的回答:“亲爱的南溪小姐,你今天不是南医生,你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我的女朋友。”

        

“而且,我觉得这件衣服非常适合南溪小姐,穿上去就像一个可爱的小仙子。”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是我的仙子。”

        

“好,那我就穿这件,你等下,我去化个妆。”南溪说着,又转身往里走。

        

不过,她刚转身,就陆见深拉回去了。

        

“我的溪溪不用化妆就很好看。”

        

嗯,南溪觉得她就是被这句话蛊惑了,所以才没有化妆。

        

然后一个多小时后,当她哭的稀里哗啦的时候,她就后悔了。

        

虽然带了妆,哭起来也极大可能的会花掉。

        

但至少前几分钟可以保持美美的。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出门时,陆见深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呢?”南溪问。

        

“你等等我。”

        

他立马转身折回去,再出来时,手里拿了一个帽子,认真的帮南溪戴上:“晚上天气冷,风也有点大,戴着暖和一点。”

        

然后,两人牵着往外走。

        

“溪溪……”

        

“嗯?”

        

“你会不会突然觉得和我谈恋爱很没有意思,当我女朋友也很辛苦?”

        

“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我工作很忙,能陪着你的时间不多,陪你玩的时间也不多。”

        

南溪想了想,然后看向陆见深认真的点头:“是啊,某人的确太忙了,这一个月就出了两趟差,不能陪我,也不能时刻在我身边。”

        

听她这样说,陆见深的心口瞬间就悬了起来。

        

“可是……”突然,南溪话锋一转:“谁让我喜欢呢。”

        

“陆先生,我喜欢你啊,所以觉得哪怕你陪我的时间少了点儿,但我还是欢喜啊!再说了,我也有自己的工作,我又不是金丝雀,每天要被你养在家里,翘首以盼的等着你回来。”

        

“还有……”南溪停下脚步,伸手捏了捏他的脸,笑着道:“我怎么不知道陆先生什么时候这么不自信,竟然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了。”

        

“嗯。”陆见深一把抱住南溪,把头搁在她的颈窝:“南溪小姐,如果你知道我自从和你在一起的那一刻就在患得患失,是不是会很开心?”

        

“对呀!”南溪点头,立马笑弯了眼。

        

“溪溪……”

        

“嗯?”

        

南溪发现,他今天总爱用这样柔软的,温柔的要命的声音喊她的名字。

        

喊得她一点儿抵抗力都没有。

        

“真想现在就把你娶回家,等你实习期结束了,我们结婚好吗?”

        

结婚?

        

听到这两个字,南溪心口立马砰砰砰的直跳。

        

她承认,她心动了。

        

虽然,他们的第一段婚姻并不美好,也发生了很多的不愉快。

        

可是,她爱他,她依然鼓足了勇气想和他一起再次走进婚姻的殿堂,在那个充满神圣的教堂说“我愿意”。

        

她也相信,这次是不一样的。

        

第一次的婚姻,他们的结合他是被迫的,是不情愿的。

        

而这一次,是他们互诉了心意,是两情相悦,是心有灵犀。

        

她相信,一定会不一样。

        

不过,哪怕她愿意,她才不会那么快答应他呢!

        

他又没有求婚,还什么都没做呢,就想把她娶回家。

        

“结婚啊!”南溪呢喃着,故意道:“我还没想好呢!”

        

陆见深拿起她的手,放在唇边认真的亲了亲,然后道:“我知道太突然了,可能把你吓到了。”

        

“但是溪溪,我只是想把我的心意告诉你,让你知道,我对你是认真的,认真的想和你在一起,也认真的想和你共度余生。”

        

南溪突然感觉手指上一凉。

        

再一低头,她的无名指上已经被他悄无声息的套上了一枚戒指。

        

“见深,你……”

        

南溪望着他,努力的眨了眨眼睛。

        

干什么搞这种突然袭击啊,她的心已经快绷不住了。

        

“溪溪,我给你时间,你还可以好好的想,认真的想,但是这枚戒指,我想看它戴在你的手上。”

        

南溪低头,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心口漫过一层又一层的温柔。

        

“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