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钰慧学车春药/上课被男生摁揉下面

        

“这不一样!”林楠苦着脸用神识传音,“师尊发现了我的藏身之地,是因为想捡石头打人,而柳雄这老祸害,岂会和师尊一样女孩子气,扔石头跺脚骂人?”

        

“你敢说为师是小女孩?!”

        

“不敢!”

        

叶丹秋骂归骂,沉思片刻,觉得林楠的话,不无道理。

        

那块神奇的空间石头,能够躲过渡劫神识。

        

上手触摸,才可发现异常。

        

这时,插在叶丹秋小腹的飞剑爆发了一阵炙热亮光。

        

柳雄森寒的杀意凝聚在飞剑之上。

        

乃昆仑秘传仙法,天阶下品,剑爆决。

        

“奸徒Y师,死!”

        

一声巨响,恍若流星坠落撞击地面,狂暴的真元炸裂。

        

烟尘弥漫,大雪融化。

        

剑爆的中心,多出一个直径一千丈,深逾百丈的巨坑。

        

震动传递到万里之外,山林中有群鸟惊慌飞出,野兽不安吼叫。

        

几座雪山,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恐怖雪崩。

        

山中数以百计的猎户被掩埋…

        

另一边,叶昆仑似乎心有所感,威严孔武的脸上,露出一抹沧桑。

        

叶昆仑一剑穿透烈熊的胸口,遥望着剑爆的方向,久久无言。

        

“当初,没把通劫丹给你的话就好了。”

        

叶昆仑默默的想着。

        

此时,柳雄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小乘境的林楠,死无全尸也就罢了,叶丹秋好歹是渡劫,应该多少留下点‘物件’。

        

断肢残臂,脑袋,亦或者戒子,飞剑什么的…柳雄神识扫过漆黑的巨坑,什么也没找到。

        

“叶丹秋元婴受创,即便活下来,最多自身保命,跑不远!她没有余力带林楠走!”

        

柳雄迅速做出判断,叶丹秋还活着,通过某种秘法逃遁了。

        

叶昆仑很快赶来,他深深的看了柳雄一眼,言语间似有万钧之重:“二长老,杀我昆仑圣女,你如何交待?”

        

柳雄胸口一震,脚下的飞鹏也惶恐不安,如同在面对远古凶兽。

        

‘好你个叶昆仑,老夫记住了。’

        

柳雄收敛狠色,说:“叶丹秋包庇逆徒,已被老夫重创,她逃不远!劳请掌门下令,老夫去缉拿逆贼!”

        

“叶丹秋已经‘死了’。”

        

叶昆仑面不改色的说:“还在叛逃的只有林千羽。长老殿若是抓得到,林千羽由你们处置。”

        

“可足够了?”

        

柳雄愣了一下,面色狂喜!

        

辗转一番,本应失去的林千羽,回到长老殿手中。

        

柳雄阴恻恻的想着:‘叶昆仑为了逆贼叶丹秋,愿意放弃造仙计划,如此软弱的心性,怎配得上仙门之主?’

        

这天的昆仑问剑,以闹剧收场。

        

叶丹秋师徒逃遁,被二长老柳雄当场‘镇杀’。

        

逆徒林千羽,尚在潜逃。

        

昆仑长老殿派出上千人手,联合朝廷,以及诸多一流宗派,通缉林千羽。

        

任何提供情报者,将得到一门天阶下品的仙法,并且得到昆仑内门抛出的橄榄枝。

        

这条消息传遍九州每一个角落,掀起了一场寻找赤眸少女的狂潮。

        

每天都有数百名美丽的‘林千羽’被绑到朝廷衙门,等待昆仑仙门的审核。而这些少女的下场,哪怕最后被证明为清白,一样极为凄惨,昆仑的暴行,让凡间出现一片怨声。

        

与此同时,桃源空间中的林楠正在为灵液不足发愁。

        

柳雄袭击叶丹秋开始,三天过去了。

        

他们躲进桃源之石,成功从柳雄的视线中逃离,之后叶昆仑赶到,那一番话全部被叶丹秋听见。

        

叶昆仑放弃林千羽,给她换来了一个‘逃命’的机会。

        

叶丹秋本就元婴受创,疲惫至极,听到这番话,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林楠用灵液修复了三天,勉强止住叶丹秋的伤势,不然的话,叶丹秋会因为元婴上的伤口,境界一直跌落,从渡劫掉到元婴境!

        

好在天品炉鼎有着逆天改命之效,硬是把叶丹秋卡在渡劫后期,修为一丝没掉。

        

让林楠苦恼的是,叶丹秋迟迟未醒。

        

从私心上来讲,他对叶丹秋有好感,不愿叶丹秋一直昏死。从大局来看,叶丹秋这位渡劫有着决定性作用,抗衡昆仑这种仙门,最需要的就是渡劫修士,一名渡劫的作用,比百名大乘境巅峰更高。

        

林楠拧眉坐在木桌前边,直勾勾的看向床上平躺着的叶丹秋,自言自语的说:“师尊,你倒是醒醒?”

        

通过神识探测,叶丹秋的伤完全好了,没醒来的原因是心中积累的压抑,背叛宗门,叶昆仑的那一席话,今后天下人的耻笑…

        

由此导致叶丹秋在睡眠中迟迟未醒。

        

一缕夕阳昏黄色的光,从窗户外照了进来,原来他在这坐了大半天了。

        

林楠听到林初雪在外边招呼他吃饭。

        

桃源空间中有着完整的自然法则,日起日落,春去秋来,一样不少。

        

这几天林初雪用灵食做一日三餐,温养众人的身体,即便如此,林楠还是一天天消瘦下去,所谓的节制在他的妻子们面前,变成了空谈。

        

每到晚上当大小熊一起出没,这时候,林楠勉强忍得住,但可恶的娇娇总是给他的武器淬火,俨然当成了一种成年少女的修炼,林楠也只能大展身手让她听话。

        

一来是为了教训余娇娇,二来得不断吐灵液为叶丹秋疗伤。

        

混合上一种三纹品质的金疮药粉,涂抹在叶丹秋受伤的小腹,平平无奇的金疮药,立刻变得连元婴受创都能医治。

        

林楠锤着酸痛的腰,来到外边。

        

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凉亭,林初雪系着一条粉色的围裙正在盛汤,主菜是羊肉汤,香气四溢,点缀上香菜做成的小绿帽子,色香味俱全。再搭配上刚出炉的烤饼,身体虚弱的林楠食指大动。

        

林初雪有意无意的做一些增强元阳的灵食,林楠那边的桌上特别摆了一串黑糊糊的烤串,应该是某种妖兽的鞭子。

        

余娇娇和紫朱已经俏生生的坐好,两人挥着筷子晃悠小腿准备开饭了。

        

也只有这种时候余娇娇觉得林初雪特别顺眼,不过石桌是个小方桌,她和紫朱坐在一边,林初雪不动声色的抱着林芃坐在对边,向走过来的林楠拍了拍身旁的小石凳子。

        

林楠满意的坐下。

        

他对坐在哪个少女旁边是无所谓的,因为都是他妻子,硬要说的话坐在林初雪边上,可以安稳吃饭,不会出现吃到一半他就被搂着胳膊,撒娇玩闹的窘状。

        

“林千羽呢?”

        

坐下后,林楠目光一扫,没发现那个妖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