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B两个吃_婉莹雨薇雅仪第二部分

        

深夜。

        

一只名为奥克莱尔的幽灵,在普尔茅斯的下城区中游荡。

        

它表情淡漠,普通人无法用肉眼直接看见它,却能感受到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颤栗感。

        

亚伦附体奥克莱尔,穿过了一幢又一幢建筑,钻入‘秃鹫’的总部内。

        

他的眼前一亮,看到了大片大片的血泊,在门口位置还有面朝外部,想要努力逃跑的尸体。

        

死亡前的恐惧与扭曲,完美地呈现在了他们的脸庞之上,配合着身下发黑的血泊,宛若一幅来自地狱的油墨画。

        

“目前似乎还没有被发现,因为‘秃鹫’之前的布置,他们总部位置本来就相当隐蔽,并且还有对普通人极不友好的咒术力量守护……”

        

当然,这种防护,对于一位第四原质的‘恶灵’而言,就跟纸一样薄,一捅就破。

        

奥克莱尔的幽灵飘荡至大厅,看到了脸庞凹陷的塔莎、看到了更多的非凡者……他们体内的灵性有的消散,有的结晶析出,在地面上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华。

        

亚伦轻轻一招手,那些灵性遗留物就宛若被无形之力托举着一般,飞到了他面前的桌子上,堆成一座小山。

        

他望了望周围,魂体直接钻入墙壁当中,发现了一个藏在油画后面的保险箱。

        

保险箱之内,第一层是大量的金镑、宝石、珍珠、以及股票、债券、地产文件。

        

在第二层中,则有一些灵性材料,最贵重的是一件神奇物品,可惜只有非凡级别。

        

“真是穷鬼啊……”

        

亚伦撕开油画,对着保险箱伸出手掌。

        

刺骨的冰寒浮现,不断向外蔓延。

        

保险箱的铁门宛若被冻结一般,表面覆盖上一层寒冰,继而寒冰开裂,将内里的金属都撕裂出一道道缝隙。

        

继而,在一股无形巨力作用下,保险箱的门被蛮横扭曲、撕扯开,现出其中的宝藏。

        

“居然没有那个遗迹的地址……略有些可惜,不过算了,我连我自己的坟都挖过,还有哪个非凡者的坟比我古老、秘密比我多?”

        

亚伦伸出手,直接钻入奥克莱尔的胸膛,从魂体中掏出一只肉色的口袋,正是‘肉食者的行囊’!

        

有着这件空间物品在,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方便许多。

        

将战利品一一收入行囊之后,亚伦将肉色口袋塞入奥克莱尔的体内,身影渐渐虚化,最终消失不见。

        

在他走后不久,一层火焰从大厅中熊熊燃烧起来,并且不断向外蔓延。

        

建筑之外,无形的薄膜仿佛被撕裂一般,让‘秃鹫’的总部建筑与火焰光明正大地现于尘世……

        

……

        

1月8日,周五,夜晚。

        

哈尔西的移动城堡内。

        

再次戴上白银面具的亚伦,来到了集市内。

        

这一次,集市上明显热闹了许多。

        

大量非凡者们聚在一起,聊着最近刚刚发生的事情。

        

“听说了么?‘秃鹫’组织的非凡者全都死了……”

        

“据说死在总部内,身体上遍布伤口,地面上满是血液……让发现的普通人受到了严重的精神伤害,几乎住进精神病院。”

        

“那一定是古老的诅咒复苏了,‘秃鹫’这群人之前就去发掘过一个古代遗迹,死了很多人……后来没事了,我以为麦格已经找到了解决诅咒的办法,现在看来,他的办法并没有起效。”

        

“为什么我听说……是‘秃鹫’得罪了一个神秘强者,因此才惨遭毁灭?”

        

“死了这么多非凡者,一定会引起调查总局的注意!”

        

“哈哈,我早就看那帮食腐动物不顺眼了,麦格利用哈尔西先生的仁慈,连城堡的二十个入口都占据了三个!”

        

……

        

在如今的黑皇后区,谈论得最多的,还是‘秃鹫’组织被灭一案。

        

亚伦也就随便听听,逛了一圈之后,又来到莉莉与杰西塔的摊位上。

        

没办法……他上次就确认过,这里的物品性价比最高。

        

“是你?格林·波特?”

        

杰西塔望着那印象深刻的轮廓与半脸型银白面具,惊喜叫道。

        

“你还真是走运呢!”

        

莉莉望着亚伦,以及惊喜的妹妹,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有些酸溜溜的,语气也变得有些古怪:“不过还是祝贺你躲过厄运……看上什么随便挑,今天我给你折扣。”

        

“厄运?”亚伦轻笑一声:“看起来,集市里的非凡者都知道塔莎不是个好女人啊,上次居然没有人提醒我……”

        

“谁让你是陌生人呢,而一周前的‘秃鹫’可是非常难缠的势力……至于现在?只能说时间是最伟大的魔术师。”

        

莉莉耸了耸肩膀道。

        

“说的也是……”亚伦不以为意,挑了几件材料,放在杰西塔面前。

        

“这次的好少……”杰西塔嘟囔一句,又仿佛想起了什么:“波特先生……你上次跟塔莎的合同,应该作废了吧?那那件材料不是砸在你手上了?”

        

“是的,我已经完成了委托,可惜这件神奇物品已经失去了原来的主人。”

        

亚伦掀开风衣,展示腰间的匕首:“不过我挺喜欢它的,就留下来自己用了,嗯,一千镑换一件神奇物品,我最后还赚了不少。”

        

“已经打造成功了?”杰西塔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一副想摸摸又不敢的样子:“我还没有一件属于自己的神奇物品呢,它叫什么名字?”

        

亚伦嘴角忽然泛起一丝促狭的笑容:“它叫做‘哭泣之刃’,因为男人碰了会尖叫,女人碰了会哭泣……”

        

“波特先生,请不要将我们当成小孩子!”莉莉翻了个白眼道:“我妹妹也不是你开玩笑的对象。”

        

“我说的是真的,想试试么?”

        

亚伦抓住匕首套,将刀柄递到莉莉面前。

        

“试就试!”

        

莉莉其实也有些好奇,但也有些担心,高声道:“这里受哈尔西先生的保护,你不能伤害我,哪怕用神奇物品的负面效果也不行!”

        

“嗯嗯。”

        

看到亚伦点头之后,莉莉顿时拔出匕首,看到了上面血色的纹路。

        

下一刻,她蓦然感觉自己的皮肤变得无比敏感,与身上衣服的摩擦都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痛苦与折磨。

        

就在她想要尖叫之时,亚伦伸出手,在她手背上轻轻一抚,又将匕首拿了回来。

        

但就是这短短的皮肤接触,竟然有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快感汹涌而出,令莉莉脸色坨红,眼睛水汪汪的,仿佛要哭出来一般,瘫软在了地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