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人把我玩到精尽/厨房里的欢愉

“真可怜……‘掌灯人’应当是非人存在吧?一口气损失三位……一些小型势力都没有那么多高阶非凡者损失。”

    莉莉娅特同情地叹息一声。

    亚伦则是表情不变,仿佛那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望着那个出价者一眼,径自开口道:“2500镑!”        

    提亚斯诧异地望着亚伦,莉莉娅特更是忍不住直接询问:“你有把握解析么?那一张残页上的内容明显连拍卖者都无法解读,否则也不会拿出来公开拍卖了。”

    “我想试试!”

    亚伦将自己的灵性悄然之间转化为‘蛹’,成为了半个‘编织者’。

    ‘编织者’不仅擅长操弄灵线,也擅长操弄阴谋,编织剧本!

    此时,他的灵感骤然喷薄而出,宛若台下的观众,正在看着台上的演员表演,又仿佛一位玩偶大师,正在用无形的丝线操纵着一只只人偶,让他们伴随自己心意而行动。

    ‘在会场中外溢非凡能力自然是讨打……所以我不对别人使用非凡能力,而是对自己使用!’

    ‘编织剧本……一页疑似蕴含太阳陨落之秘的残篇,能吸引来‘落日学派’么?’

    ‘开启第五原质,除了灵界奇观之外,还需要主材料……愚人冠我目前并不想回炉,因此还需要一位第六原质的遗留物!’

    ‘美食家协会会长弗兰德行踪隐秘……一直没有线索,或许我应该换个目标,比如……某个‘炼金术师’?’

    亚伦想到了上次击杀嘉德女士之时,灵界中浮现出的堡垒。

    因为‘熔炉’的特性,他并不在意主材料的性相问题。

    不过,同为的‘曜’的自然最好,还省去了转化的麻烦。

    并且,‘落日学派’跟他绝对是有仇的,上次跟那位‘炼金术师’也算打过照面。

    ‘想要引出一位‘炼金术师’并不轻松,需要一个完美的剧本……首先,就是要利用‘编织者’的能力,分辨出‘落日学派’的代言人,然后……挑衅他!’

    ‘在拍卖现场当然什么都不能做,但我可以留下线索,诱使‘落日学派’出手,暴露出行踪。’

    ‘这个关键节点,‘落日学派’的领袖,那位‘炼金术师’一定也在关注着这边!等到他出手之后,我就可以尝试反杀……’

    亚伦心思急转,那个黄金面具人已经看了过来,语气冰冷:“3000镑!”

    “3100镑!”

    不时就有另外的买家加入,他们有的属于‘曜’结社,有的纯粹是看到争夺,想要捡个便宜。

    第二种人在价格上了5000镑之后,就纷纷收手了。

    ‘就是这样,一点点得意,一点点挑衅,最好再加入一点点无知……扮演成半途加入隐秘界的暴发户?’

    亚伦懒洋洋地报出一个天价:“1万镑!”

    旁边提亚斯的脸庞顿时抖了一下。

    这位阁下叫的价,最终还是要‘绿榕议会’报销的,而最近议会财源也有些紧张。

    好在毕竟是老牌贵族,总有些积累。

    知道要参加拍卖会,在他身上,就携带着皇家银行的承兑汇票,总计面值3万3千镑!

    但现在,提亚斯开始担心自己带的钱不够了……

    “你……这根本是故意抬价!我抗议!”

    黄金面具人高声道。

    “我能证明自己有足够的资产,并且……”

    亚伦看向黄金面具人,比了个‘穷鬼滚粗’的手势,对方应该看懂意思了,气得七窍生烟。

    实际上,不要说一张残页,全本的《太阳陨落篇章》,也差不多就是这个价格了。

    现在的价格已经到了极不理智的地步,那些‘曜’结社都选择了放弃。

    这令亚伦有六成以上的把握,确定黄金面具人属于‘落日学派’!

    “嗯……‘蛹’在编织阴谋的时候,居然也挺好用的。”

    “对方虽然是一个学派的代言人,但毕竟还有许多牵制,不能跟我一样,尽情挥霍啊……”

    “他在为难,他在衡量……”

    亚伦虽然无法用面部表情表演,但肢体语言也展露出得意,收获了不少看败家子的目光以及贪婪的眼神。

    不过,有着那么多高阶非凡者坐镇,在拍卖现场还是不会有事。

    最后,那张残页以1万3千镑的价格,被亚伦收入囊中。

    与此同时,他也收获了黄金面具人看死人一般的眼神。

    ‘他想干掉我,这是必然的……但同时,他也在忌惮,毕竟不知道我的背景与底牌……’

    ‘所以……应该适当地加码!更加引动他心底的贪婪!’

    想到这里,亚伦直接站起身,走向拍卖会后台。

    莉莉娅特与提亚斯连忙跟上,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亚伦。

    “我们去结账,拿走拍品……或许接下来的东西会更好,但我们并没有那个实力拿下,不是么?”

    亚伦的声音略微大了一点点,保证能让旁边的人听见。

    他带着提亚斯来到拍卖行后台,与一位十分精明的金发中年人交割。

    提亚斯满脸肉疼地取出了1万9千镑的承兑汇票,又加了300镑的现金纸钞,从对方手上接过了两张纸。

    一张是某个码头区的仓库储物凭证,另外一张就是刚才的太阳陨落篇章残页了。

    “等下走出拍卖行之后,你注意保护她,带着她先走。”

    亚伦对提亚斯吩咐道:“至于我……随时都可以走,但我决定留下来。”

    此时那些冕下们还要为拍卖会的压轴品镇场与争夺,正是自己搞事的好机会!

    三人走出拍卖行大门,亚伦敏锐感觉到了一些视线。

    接近两万镑的交易量,也足以引发某些人的贪婪。

    “把你们身上的一件东西给我。”

    他为提亚斯与莉莉娅特做了反占卜仪式,然后道:“分头走……”

    一边走,亚伦一边取出了那一张宛若黄昏光芒铸就的残页。

    那凝固的光芒在他的手中,竟然开始缓缓流淌起来,化为蠕动的文字,倒映在漆黑的夜幕中。

    黄昏的余晖,蓦然化为了一个个神秘符号,让人一看就能明白其中意思——【赤阳已殁,我亦如是……于司命神之上,亦有更加伟大之存在】!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