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岁女人一晚5次/难逃(h)-清糖类似

同一时间,贾笑的病房门前,人声鼎沸。

    李山头戴孝帽,腰系麻绳,怀抱着他父亲的黑白遗照跪在走廊当中,身边全是情绪激动的七大姑八大姨。          

    嘈杂声,叫吼声,半真半假的哭泣声,响成一片。

    王顺、徐高鹏声嘶力竭的阻挡在众人面前,唯恐这帮家伙冲进病房里欺负贾笑。

    不少医生、护士和保安也挡在其中劝架,场面混乱的让人眼晕。

    伍北和赵念夏刚从电梯里出来,就看到这幅画面,一瞬间有种头重脚轻的无力感。

    相比起这种家庭式的起哄,伍北情愿跟同等人数的混子地痞对垒。

    “你别往跟前凑,我先看看什么情况去。”

    冲赵念夏叮嘱一句,伍北拔腿就奔了过去。

    “大家静一静,有什么跟我谈,我是主事的!”

    提了口气后,伍北扯开嗓门吼叫。

    “好啊,找的就是你!你弟弟撞死我堂哥这事怎么办?”

    “嗓门大有理啊,杀人偿命,你说怎么办吧!”

    “少废话,伏法赔罪!”

    顷刻间,七八只手一齐抓向伍北的衣服、胳膊,好像生怕他会跑掉似的。

    有俩上岁数的农村妇女更是直接把手抓向伍北的面门。

    “有事说事,哪来的臭毛病!李山,你明说,你想怎么滴吧!”

    伍北可不是惯孩子的家长,粗壮的手臂向前一挥,荡开几个老娘们鸡爪一般的手掌,怒目圆睁瞪向匍匐在地上的李山。

    周边这些吵吵把火的所谓亲戚,说穿了全是边角料,真正的主菜还得是李山,他只要不点头,这事儿永远不算完。

    面对伍北的质问,李山就仿佛没听见似的,耷拉着脑袋一语不发。

    见到他这幅衰样子,伍北心口一沉,知道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李山站在了高万等人的那头。

    不论高万使的什么手段逼他就范,眼下他死咬贾笑已成定局。

    “你少吓唬人!撞死人还特么有理了?”

    一个上岁数的中年汉子怒气冲冲的咆哮。

    “你给我上一边子去,你算个什么东西,再叽霸动手动脚,指头给你掰下来,操!”

    伍北反扣对方手腕,一个简单的小擒拿将汉子搡到了一边。

    他这一下,仿佛瞬间捅破了马蜂窝,其他李山家的亲戚立马一哄而上,不要命一样围拢过来,那架势恨不得要把伍北原地撕成碎片。

    挣扎中,伍北根本没注意到裤兜里响个不停的手机。

    “三叔,二姑,你们别冲动,咱们是来讲理的,打坏了人家,咱们也得坐牢赔钱,得不偿失!”

    就在这时候,李山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抱着黑白相框开口。

    “说吧,你想讲什么理?法律方面有事故科,有法院,该怎么处罚我们都认,人情方面,除了赔礼道歉,我们能做到的就是赔钱,要多少你开个数,咱们又不是不能协商。”

    伍北气喘吁吁的应声。

    “杀人犯没什么没有被拘禁,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凭什么赖在医院逃避责任!”

    李山手指贾笑的房间低喝。

    “原因我不需要跟你解释,我们走的全是正规手续,有什么疑问,你可以到相关部门去咨询,但你们现在严重影响到我弟弟的治疗,我会对法院提出诉讼。”

    赵念夏走过来,朝着李山等人有理有据的说道。

    “不用吓唬我们…”

    李山脱口而出。

    “我从来不吓唬任何人,也劝你最好收起法不责众那套幼稚想法,我弟弟的精神状态不好,如果因为你们起哄变得更加严重,咱们就准备把官司打到底吧!”

    赵念夏面色凝重的打断。

    而随着她这句话落下,走廊里莫名静了下来,两帮人的目光全都放在这个看起来娇滴滴,但是却气势磅礴的漂亮丫头身上。

    “吱嘎..”

    就在这时,病房门突兀从里面打开,套着一身病号服的贾笑蹒跚的走了出来。

    不知道是心理留下了什么阴影,还是医院的伙食太差,养伤的这段时间,非但没让他变得圆润,反而瘦了八九斤。

    此时他的脸色蜡黄,颧骨凸的非常明显,缓缓蠕动没有丁点血色的嘴唇:“你们不就是希望我被抓被拘留吗?没问题,我今天就进去!”

    “别特么乱说话!”

    “赶紧回屋躺着去!”

    王顺和徐高鹏赶忙制止。

    “不碍事,让我把话说完。”

    贾笑剧烈喘息几口,目视李山,慢慢道:“实话实说,我这段时间一直都活在内疚之中,既因为无意之间剥夺了您父亲的生命,也愧对我几个哥哥姐姐没日没夜的奔波,事情没那么复杂,我进去接受审判不就全结束了嘛,不论你怀揣什么目的,我再次郑重其事的向你和你的家人说声对不起,但如果,你们打算用我来要挟我伍哥和虎啸公司,趁早死了这条心,我他妈就算牢底坐穿,也不会让任何人如愿!”

    贾笑虽然沙哑,但是一句话却说的斩钉截铁,当场把所有人给震住了。

    “叮铃铃!”

    彼此沉默中,伍北的手机突然鸹噪的泛起。

    “什么事胖子?”

    看了眼号码,伍北低声询问。

    “哥,快回你们的别墅,有人闯入挟持了江浩…”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