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浊挺进她的花苞/跨坐在腿上手从下摆

 杨红星并没有冒然的报出果树名,而是很虚心的向周爱国请教。

    随阳岛的位置不能说,不过,地质如何,还是可以讲一讲的,这些,她之前就仔细的勘查过了,只是,她学的不是农业这方面,她不知道那些土质合适种什么样的果树。        

    周爱国还真就懂这个,他之前听杨红星说那边不方便技术员过去,又在自家妹妹那儿知道了她是军丨嫂,这会儿心里就猜到了个大概,所以,也没有追问别的,纯粹的以专业的角度给她推荐了几种果树。

    至于菜种,他没有说什么。

    一个仅仅靠着书面的知识就能折腾出菌菇包种植的人,想要在冬天种点儿菜又有什么难的。

    周爱国做了详细的记录之后,便带着杨红星和成良回了家,刚到家属院,就看到周爱霞背着包出门,他便问了一句:“爱霞,去哪?”

    周爱霞抬头,一眼就看到了杨红星,她顿时瞪大了眼睛,紧接着,就惊喜的扑了过来:“杨干事!”

    “周姐。”杨红星笑眯眯的伸手,和周爱霞轻轻拥抱了一下。

    “你怎么在这儿?”周爱霞惊奇的问,眼睛瞟向周爱国。

    “来看你呀,刚好,我去农机站找领导,就找到周同志这儿了,他说你正好在家,就邀我过来了。”杨红星笑着解释,“你这是要出门?”

    “我正无聊呢,准备去买份报纸,还好我刚才拖了一下懒,要不然都见不着你了。”周爱霞说着,拉着杨红星就往里面走,态度极热情,“你最近很忙吗?瘦了这么多。”

    “倒也不是很忙,就是出来一趟不容易。”杨红星笑着应道。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得热烈。

    成良安静的跟在后面。

    周爱国陪着成良,含笑听着前面的对话。

    周爱霞如今在县农机站又升了半级,主要就是抓菌菇种植的事,她还研究出了别的菌菇,如今,养各种菌菇的大队已经发展了十位数。

    “真好。”杨红星冲着周爱霞竖起了大拇指。

    “都亏了你,要不然,我们的研究项目只怕要泡汤了。”周爱霞心里对杨红星是真心的感激,她把人拉进家里,立即热情的去泡茶叶。

    周家父母都是职工,这会儿都上班去了,家里也没别人。

    杨红星打量了一眼,见客厅一角的书架上,摆的全是种植养植有关的书,不由在心里感叹,果然,圈子很重要。

    一个人出生在经商的圈子里,只要这个人没有太独特的想法,以后大概率的走上经商的路。

    会这样,一是耳闻目染的结果,二也是家里有这方面的资源。

    周家的资源,怕就是在农机这一块。

    周爱霞很快就端上了四杯茶和一些糕点,就和杨红星聊起了近况,得知杨红星的困难,她二话不说的拍起了胸膛:“果树菜种交给我哥,你要养鸡鸭鹅什么的,交给我。”

    “那我就不客气了。”杨红星笑着道谢。

    几人聊了一会儿,得到消息的周父周母也赶回来了,拉着杨红星又是一阵热情的感谢。

    周家人都是搞农业研究的,知道菌菇种植技术出自杨红星这儿,就拉着她一块儿聊种植。

    杨红星最近恶补了这方面的知识,这才算勉强接得上他们的话题,好在,她还知道后世那么多技术点子,什么水培、无土栽培、生态种植,随意抛出一个,就能引发周家人热烈的讨论。

    这也越发的刺激了周家人的热情,杨红星差点儿没能招架得住,晚饭,她怎么也能没推掉,只好厚着脸皮留下。

    周父周母很热情,再加上周爱国一家,足足做了六个硬菜两个素菜才停手。

    杨红星趁着他们不注意,拿了钱票交给成良,让他找机会留给周家。

    成良很机灵,他本来就安静,大家伙又被杨红星牵制住了注意力,也没注意到他,他成功的把钱票压到了电话机下面。

    吃饱喝足,周父周母还想让杨红星和成良留宿,被杨红星以明天还要去别的地方为由谢绝。

    好不容易告辞出来,都已经八点多了。

    “放好了?”杨红星走出一段路之后,才问成良。

    “就放在电话机下面。”成良点头。

    “都是一群可敬可爱的人呐。”杨红星赞叹了一句,回头看了一眼,隐约看到周爱霞出来,忙拉了成良一把,“赶紧走。”

    “红星,红星。”周爱霞在后面喊,挥动的手上还捏着什么。

    杨红星回头看到,跑得更快。

    这年头,谁家也不容易。

    她空手上门,哪能白吃白喝呢?

    之前周爱霞他们在她家吃饭,也都是给了钱票的。

    杨红星跑得快,很快的,就把后面的喊声抛得远远的。

    “干什么的?”

    哪知道,前面却晃来一柱光,有人清喝着问。

    杨红星立即放缓了脚步。

    对面,两个红袖章拿着手电筒快步过来。

    成良愣了愣,快上一步,挡在了杨红星的前面。

    “干什么的?大晚上不在家到街上晃什么?”两只手电筒分别照在杨红星和成良的脸上。

    杨红星暗叹自己倒霉,她怎么就忘记了,这个年代的一些禁忌呢,白天走在路上,都可能被查,何况大晚上的她还在街上跑。

    没奈何,她拿出自己的证件和介绍信:“同志,我们是拜访朋友刚出来,准备回招待所的。”

    成良也跟着掏出了工作证和介绍信。

    他的工作证,挂在食品厂下面,成全也是。

    对面两人接过杨红星和成良的证件和介绍信仔细看了看,又彼此对了一下,递还了回来,语气也缓和了不少:“夜里街上安静,就不要乱跑喧哗了,扰民。”

    “好的,刚刚是我心急了,我一定改正。”杨红星二话没说的服软。

    这种时候,没必要太刚。

    并不是说她怕他们,而是,她不能浪费时间,跟他们杠上,被抓进去关上几天,对如今的她来说,都是损失。

    “谢谢两位大哥提醒。”成良收回证件和介绍信,塞回裤兜的同时,也很自然的掏出了一包大前门香烟,给这两人各散了两支,还很主动的点燃了一根火柴,“两位大哥辛苦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