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偷欢h文/两人吃奶一人摸

老院长是一个疯子。

    他要献祭这个世界,还要献祭自己。。。

    甚至,他在开始献祭的时候,第一个献祭的,就是他自己……        

    难怪他在这时候,根本不会被伤到,无论是偷袭的十二,还是动用了神之粒子的自己。

    因为他搞出了这个名为“上帝囚笼”的献祭仪式,而这个祭坛,是与最初做交易的仪式,所以,成为了这个祭坛其中一个因素的他,在层面上已经达到了与最初相同的层次,而最初的层次高过了所有人,无论是孤儿院里的这些孩子们,还是正在消化惟一意识的陆辛……

    这样的发现,甚至让人恐慌。

    他们过来,本来就是想问清楚老院长究竟在做什么,然后阻止他。

    但是,老院长已经开始,而他们甚至还不知道祭坛在哪里……

    这该怎么寻找?

    ……

    ……

    仿佛感受到了他们疯狂冲斥的意识与精神触须,老院长轻轻的摇头。

    “不用找了。”

    “祭坛并不在这里,又或者说,在任何地方。”

    他像是之前一样的坦荡,甚至在这种重要的问题上,也没有试图隐瞒:“我不喜欢被人中途阻止计划,所以,总是习惯性的把事情做的细一些,这个祭坛的布置,自然也是这样,我担心做的再好,也会被人阻止,所以,我选择了将这个祭坛放在一个无法阻止的地方。”

    “深渊。”

    “整个深渊,都是祭坛,所以无法被阻止。”

    “……”

    “深渊……”

    众人听着,甚至无法理解,祭坛放在了深渊,但是,深渊无处不在啊……

    “孩子们……”

    老院长继续说了下去,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温和。

    他仿佛带着些骄傲,看着眼前的这些孤儿院的学生,仿佛看着自己最伟大的作品:

    “我请你们来,不是为了让你们阻止我的,而是为了让你们帮我。”

    他轻声的解释,仿佛有劝说的意味在里面:“在七个大天使的见证下,献祭才会真正的开始,最初才会收走这个世界。而大天使,就是终极。它们是这个世界与文明的见证人,也是代言人,只有超过了半数的终极同意,这场献祭才有意义,才会被精准且公正的执行呀!”

    “但是,我是没有办法找到七位终极,并且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同意这场献祭的。”

    “因为终极的本质,都很固执,或者说……愚蠢!”

    “……”

    他缓缓摇头,笑了笑,道:“所以,我从一开始,就在培养你们。”

    “我希望你们可以作为终极,在这场伟大的献祭之中作为见证人,帮助我……”

    “帮助我迎回那个美好的时代。”

    “也帮助我,给这个绝望且可憎的世界送葬……”

    “……”

    “终极……”

    处于恐慌与混乱中的孤儿院众人,根本没有办法理解他此时说的话,他们与老院长的平静甚至喜悦,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在确定了老院长不会因为自己的袭击而受到影响时,他们便已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如今,陆辛正着急的为这时候丢了90%性命的十四号恢复伤口。

    二号正彷徨无助。

    八号正徒劳的向着老院长一次次冲去。

    甚至还有打算夺路而逃,或是寻找刚才的师母与两个孩子进行绑架的……

    但是,老院长的声音,不受控制的涌进了他们的耳朵。

    这也让他们心里生出了无尽的疑虑……

    自己怎么可能会作为终极来帮着他证见这一切……

    自己既不是终极,又不会帮他……

    ……

    ……

    “成为终极并不难……”

    老院长低声的解释着,仿佛像很久之前,给他们讲课:

    “一个位子空了,自然需要新的人顶上来。”

    “林默的计划我大体能猜到,只是他因为考虑的太多,所以挑选上有了难题,而我想的更为简单一些。我只需要你们,在这场献祭之中,以终极的身份,帮我见证而已……”

    “你们都是在红月研究院的时候,从千千万万个污染者里面,被挑选出来的,你们的特质有着最大的潜力,而且,你们曾经死去,又借最初的力量复生,拥有了他的特质……”

    “空缺的位阶,最初,你们的特质,再加上一代研究员的技术……”

    “让你们暂时成为终极,就成了一件简单的事……”

    “……”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向旁边轻轻的伸手,一把有着繁复花纹的扑克牌,出现在了手里。

    这是一代研究员的经常使用的寄生物品容器,如今却到了他的手里。

    而且,看起来,他也一样的擅长使用。

    他在说着话的时候,将目光投向了二号,轻声道:“你是第一个,神之梦魇。”

    “我不同意……”

    二号声音颤抖的说着,并且大步的后退。

    同一时间,刚刚借蜘蛛系的力量将十四号的肚皮缝起来的陆辛,也早就已经注意到了这边发生的世界,立刻便向前迈出,想要拦在二号与老院长之间,可是,他才刚刚迈了过来,忽然之间,一片折射了颜色的精神力量涌了过来,居然将他的身体推到了一边。

    是神之梦魇的力量。

    现在能够挡住自己力量的本来就很少,二号的神之梦魇是其中之一。

    如果自己不抱着强烈的想要杀掉二号的决心,便无法轻易的打破神之梦魇的力量。

    “孩子,我说过了,我并不允许你们拒绝。”

    老院长轻声回答着二号的话,将手里那张空白的扑克牌,轻轻放在了二号的手心。

    整个过程,二号都是拒绝的。

    但是他的身体,却如同被无数的蠕虫爬着。

    他的肌肉,他的肢体,或者说,他的生命,都仿佛不受他的控制。

    使得他居然如同一个机械人一样,整个人都表现着拒绝与逃跑,但实际上却什么也做不不了,只能乖乖的接下了那张扑克牌,然后整个人的周围,空间一下子变得扭曲而悠远。

    二号的身上,散发出了五彩的光芒,被推向了空间的深处,如同一具塑像。

    他像是神像,又像是木偶,脸上流着泪,却到了不该有的位置。

    最后时他向着陆辛投来了一抹绝望的目光,仿佛发出了无声的低泣:

    “九号,当初重逢时,你就该杀了我的……”

    “……”

    “生命,是生命……”

    随着二号被推向了空间深处,五号忽然发现了什么,失声大叫了起来。

    二号并不愿成为献祭的见证人,但是他别无选择,似乎有另外一种力量替他做了主,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实现对老院长的反抗,反而用自己的力量,把想帮忙的陆辛推到了一边。

    这是因为,他的生命本来就不是自己的。

    他曾经被暴君杀死,又被老院长救活,在那时开始……

    “是的……”

    老院长听着五号的话,轻轻点头:“孩子,你们在被我救回来的时候,生命就不再属于自己。你们从我决定救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我选中的终极候选人,我想过你们长大了,可能会叛逆,所以,我在那时候,就已经将密码写进了你们的生命,为这场献祭做着准备。”

    在他说着话时,他将目光投向了三号。

    三号此时已经飞快的冲出了窗户,向着远处急逃。

    但是,空间被无尽的拉长,他的舍命狂奔,看起来只是在原地踏步。

    老院长静静的站在他的身边,轻声说道:“苍白之手没有死在青港,是让我很意外的一件事,但是,如今的他确实没有了终极的权柄,所以,你想暂时取代他,并不是难事。”

    他将一张扑克牌,放到了三号的手里。

    轻轻一推,三号发出了绝望的吼叫,身体里,一只扭曲的细长的怪物被推了出去。

    它身体苍白,生长出了一只只的手掌,狰狞蠕动着,被推进空间深处。

    “疯子,去死……”

    五号忽然挥动起了狰狞的电锯,向着老院长狠狠切下,疯狂的大骂着。

    但老院长任由电锯切入了自己的身体,动作却一点也不受影响,将一张扑克牌,放在了五号的双唇之间,然后轻轻推动,五号的身体顿时从佝偻壮汉的身体里分离了出来,四肢柔软无力,跌向了空间深处:“你会顺着支配的力量,成为新的藏杖人,虽然没有权杖。”

    “青港的那个女孩,选择了其他权柄,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

    老院长似乎有些安慰的低声说着,然后转过身去,按住了咆哮攻向自己的八号。

    “也许以后有机会,你可以建造自己的午夜法庭。”

    “但现在,你只需要暂时以终极的身份来见证,那就足够了……”

    “……”

    陆辛几乎是以绝望的姿态,看着老院长将这一个个的同学推向了空间的深处,看着他们痛苦扭曲的脸庞,但却又如同被束缚住了双手的神明一样看着这个世界,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力感,这是他掌握了愤怒的力量,开始消化惟一意识之后,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无能的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而在他这绝望的眼神中,他忽然听到了嘻嘻哈哈的笑声。

    他看到有高大且滑稽的小丑,跳着怪异的舞蹈,自扭曲拉长的空间身处走来。

    他兴奋的,开心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

    然后他看到,白色的头发出现,面无表情的少女,静静的飘浮在了这片空间里面。

    他们以六种不同的方位,站立在了空间深处,微微俯首,如同被束缚的神明,注视着这个世界,在他们的目光下,空间出现了沉重而缓慢的撕裂,一层层暗红色的光芒涌现,这个世界的真实与深渊的投影,开始隐隐的出现了融合,一种可怕的震颤,自深渊涌现了出来。

    ……

    ……

    加冕小丑。

    虚无。

    老院长不知用什么方法说动了加冕小丑,又从一代研究员那里拿到了虚无。

    虚无是不懂拒绝的,小丑是他的合伙人。

    于是,他已经拥有了七个大天使中的六个,他的献祭计划已经……

    “现在……”

    老院长慢慢的转身,目光扫过了奄奄一息的十四号,木然坐在了餐桌旁边的七号,满脸不甘却身受重伤的十二号,以及紧紧的攥着两只小拳头的小十九,然后轻轻的摇头:

    “你们也曾经是我准备的候选人,我喜欢多做些准备,以备不时之需。”

    “不过,现在我已经有了足够的选择,你们身为候选人的使命完成了,可以随时离开。”

    “虽然,离不离开,都已经没有区别……”

    “……”

    然后,他将目光看向了陆辛:“孩子,你是最后一个……”

    ……

    ……

    “你凭什么会认为我会帮你……”

    无法形容的愤怒从陆辛的内心里涌了出来,他眼睛里的黑色粒子如同形成了漩涡。

    强大的无力感加剧了他的愤怒,他无法阻止自己的那些同学,成为老院长手里被系上了项圈的神明,因为老院长早就将密码刻在了他们的生命里,一切早就在暗中准备着……

    但是他还是不甘。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