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的傻丫头高潮部分/污到下面流水水

    众人皆难以置信,他这到底是什么力量,那把剑又究竟是什么,透着一股灭世无敌的逆天剑意。

    白慕晴也屏住了呼吸,从她当初在云澜天境,第一次看见任平生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就感觉,任平生身上的气息,很不一样,他究竟是什么人……          

    “嗯……鲜血的味道啊。”

    任平生抹了抹手上的血,神态间像是完全变了个人,那两座魔宫还在靠近,便是这一瞬间,他猛地纵身而起,直接对着那两座魔宫,将逆天十三剑斩了下去。

    “轰隆隆——”

    不知斩到第几剑时,那下面已是尘土飞扬,大地颤抖,两座魔宫终于四分五裂开来,一股臭气熏天,竟见许多尸骨从里面飞了出来,这两个魂宗老祖,不知生吞了多少活人。

    任平生的无锋重剑和白慕晴的朝生暮落花也掉了出来,只是之前那些被吞入进去的人,已经化作一堆白骨。

    “你……就是任平生,便是你,毁了我魂宗的魂脉。”

    待烟尘散开之时,天上也出现了两道恐怖身影,那两人丈许来高,浑身死气沉沉,俨然便是魂宗当年那两位太祖,只是如今,已经是这不死不灭的魂傀之身。

    魂宗两位太祖,一曰“鬼祖”,一曰“阴祖”,左边那个鬼气森森的,是师弟鬼祖,右边那个阴气沉沉的,便是师兄阴祖,由于外面魂池和魂脉被毁,他们二人并未完全复苏。

    此刻在外面那些魂宗弟子,今日也终于得见这两位老祖的真面目,但因没能护住魂池和魂脉,此时俱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任平生看着这两人,眼中的杀气也越来越寒冷,便是这二人,当年想拿烟雨为魂鼎,复活他们的远祖。

    趁着此时,他的力量还未散去,不多言,直接一剑朝二人斩了去,可他低估了这两人的实力,吸收了那么多的阴魂和怨力,岂是等闲之辈?只见魂宗阴祖手一伸,一股怨力凝聚,“砰”的一声,竟将他这一剑,抵挡住了。

    “嗯?”

    魂宗阴祖似是察觉到了什么诡异之处,忽而放声大笑了起来:“当真天助我魂宗!你的魂,竟和当年那人一样,皆是超出三界六道,不在五行之中,很好,很好……”

    下边众人皆听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唯有任平生,他自己清楚,他这一世苏醒过来,并非机缘巧合,很多时候,他都会梦见一些,他这一世根本没有去过的地方,没有发生过的事,没有看见过的人,仿佛这些,都曾经一遍一遍经历过。

    尤其是当初他在空桑合神之时,更是看见了,那万古强者,皆被那个神秘的亘古之音所灭,当时他看见的那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而非他产生的幻觉。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一件事,他可能……并不是第一次转世了。

    “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

    这时,魂宗鬼祖也走了上来,看着眼前这个人,这个人的魂,和当年那人一样,所谓超出三界六道,不在五行之中,简而言之就是……查无此人,无论天上神阙,还是九幽地府,都查不到这个人的存在,究竟是谁,想要瞒天过海?

    魂宗两位老祖看着任平生,这样的魂,正是他们所需要的,可以打破天地禁制法则,复活当年那位远祖。

    “想要我的魂,来啊。”

    任平生又一剑斩出,恐怖剑意,席卷天地,可那魂宗两位老祖也十分厉害,这还是他们尚未完全恢复的状态,那股万年怨力,已是无人能敌。

    “轰!”

    即便是天逆剑影斩在这二人身上,都破不了他们身上这层怨力。

    “不行……这么下去,他的力量必先耗尽。”

    太玄帝看着天上的战斗,心里很清楚,任平生的力量并不能支撑多久,一旦力量耗尽,只怕今日这里所有人都逃不过魂宗二祖的杀戮。

    “上。”

    逍遥子等人也很明白,唯有趁着任平生力量耗尽之前,重创这魂宗二祖,否则接下来众人就危险了。

    “哼,蝼蚁也敢来送死。”

    魂宗鬼祖见下边那群修者冲了上来,手一拍,直接是一道百丈黑色掌印打了下去,即便是太玄帝这些化天境之人,在那黑色掌印之下,也是以卵击石,全都吐血倒飞了回去。

    “不行……这二人力量太强。”

    众人立刻退了下来,白家几位长老凝定下来,观这附近的阵法,有两处阵眼就在地底深处,得想办法将之破坏,如此才能削弱魂宗二祖的怨力。

    而在天上,任平生与那两人激烈碰撞,此时所消耗的,全是他本命元神和血元,在他身上的金光越来越淡,手中的天逆剑影,也快消散了,可依旧无法重创那两人,他低估了魂宗二祖的实力。

    “哼……魂灭天寂!”

    二祖手一抬,顿时黑云涌现,遮天蔽日,竟是合力一击向任平生打来,此刻任平生身上的力量已经越来越薄弱,难以硬接,只得展开踏红尘,一瞬间往远处飞了去。

    稳定身形后,任平生知晓强攻并非明智之举,这两人身上怨力太强,必须将之削弱,思忖及此,立即向白慕晴传去一道神念:“让你家那几位长老找到剩下两处阵眼,我引这二人攻之。”

    白慕晴自然也想到了,此时立刻向家里几位长老传去密语,而那几位长老已经在开始寻找,只要找到地底深处的魂脉,便能找到阵眼所在,这最后两处阵眼必是十分坚固的,以他们化天境的修为难以攻破,唯有借天上那两人之力,方能破之。

    任平生一边与天上魂宗二祖周旋,一边等待白家那几个长老找到阵眼,片刻之后,阵眼已找到,白慕晴立即向他传来了神念,任平生找准机会,身影一动,立刻引那二人出手。

    “魂灭天寂!”

    两人又是恐怖一掌来袭,任平生一刹那展开踏红尘,在原地留下一道虚影,本尊已在百丈开外。

    “轰——”

    那两人一掌打下来时,顿时山动地摇,一股浓浓的阴气从地底涌了上来,显然在地底深处的魂脉,遭受到了破坏。

    “以为破了此处阵眼,便能压制我二人么?凡界蝼蚁,痴心妄想!”

    那魂宗二祖猛然又是一道恐怖攻击,尽管地下的魂脉毁了,可也仅仅只是暂时让他们无法再凝聚怨力,但其本身的力量,依然非同一般。

    在这一击之下,众人只得回避,任平生身上的力量也快消散了,这两人实力太强,除非是有几个地元境的强者,否则难以将其压制。

    远处,魂天冷冷一笑:“我早说过,你们今日是来送死的,现在知道我魂宗的实力了么?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另外一边,墨玄也在暗处看着,看见此时众人节节败退,那二祖实力可怕,他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今日尔等,一个也别想逃!”

    忽然,那魂宗二祖身上爆发出一股极强的血魂气息,这一刹那,整片天空仿佛染了鲜血一般而红,连众人脸上都被映成了血红色,看上去格外诡异。

    “血魂炼狱——”

    魂宗二祖手一抬,天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色漩涡,一下朝众人吞噬了下来,凡任何事物,皆难逃脱。

    “糟了……”

    下方,太玄帝等人皆是脸色一变,现在怎么办?即使拼死,也未必能够伤得了这二人。

    此刻任平生站在众人前面,他的力量也快消耗殆尽了,难以挡住魂宗二祖的绝杀手段,就在众人惊心一刻,天空开始暗了下来,就像是日食一样,那原本血红一片,逐渐开始变黑,一大片阴影,由西边迅速往东边蔓延了过来。

    “怎么回事……”

    众人惊魂未定,不知这片突如其来的阴影怎么回事,任平生一下感应到了,是烟雨,她来了……

    “嗯?”

    魂宗二祖也有所感应,这股冰冷的气息,他们再熟悉不过了,即使过去千年,万年,化成灰他们都认得出来。

    短短片刻之间,那一片阴影已经完全笼罩过来,传说天女出现之时,必是暗云遮天蔽日,魂宗的人也立刻反应过来了,是那离恨天女!

    果然,就在这时,天上忽然飘飘洒洒,有黑色羽毛落下来,看上去就像是黑色的雪一样诡异,众人立刻意识到,是那恐怖的离恨天女!

    “小心!不要碰到这些黑羽!”

    众人立刻躲避天空中飘落下来的黑色羽毛,可这一次,这些黑色羽毛却并非攻向他们,而是魂宗那两个老祖。

    “砰砰砰!”

    每一片羽毛,都爆发出一股惊人的力量,刹那之间,有如三千火炮齐发,万道雷霆作响,纵使那魂宗二祖怨力再强,此时也被这股力量震得不断往后退了去。

    过了好一会儿,四周才安静下来,下边的修者都屏息凝神,默默往后退了去,他们知道,接下来这一战,已非他们所能插手。

    “离恨天女,你终于来了……”

    魂宗二祖声音低沉,话音落下,那天空中的阴影里,果然慢慢走出来一道身影,美丽而又冰冷,那眼神之中,仿佛藐视世间的一切。“时隔七千年,把自己变成了魂傀,还是一样的丑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