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医生/手卡在短裤里睡觉

   想到这里,陆叶连忙起身,招呼巨甲朝内深入。

    一炷香后,陆叶站在一棵大树下,抬头仰望着一个骨白色椭圆形的蜂巢,他也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就找到第二个蜂巢。      

    巨甲御器升空,将那蜂巢摘下,然后装进储物袋中。

    蜂巢内肯定还有许多胡蜂的,不过储物袋内的空间并不适合活物生存,这么直接装进去,用不了多久,蜂巢内的胡蜂就会死的一个不剩。

    一路前行,收获不断。

    陆叶再次取出十分图,查探自身所处的位置,确定这一片区域不在霸主级妖兽的地盘上,这才放下心来。

    不能不担心,收获这么大,说明分布在这一片区域内的胡蜂数量很多,而有这种庞大基数的族群,难免会生出一些强大的个体,万一诞生个什么霸主级的存在,那就我草了。

    不过好在十分图上没有特别的标注,这就说明这一片区域还算安全。

    摘了十个蜂巢之后,陆叶尴尬地发现,储物袋不够用了,之前杀了那么多万魔岭修士,缴获的储物袋数量很多,但陆叶基本上都是将储物袋打开,取走里面的东西集中放置之后,就将空的储物袋丢弃。

    每个储物袋内的空间都是有限的,大小相差不多,每个蜂巢都有一丈方圆,有些甚至更大些,一个储物袋能装上三个蜂巢就差不多了。

    难得碰到这样的好东西,陆叶自然是想多收取一些,且不说蜂巢内的蜂蜜可以当成食物储备,恢复体力和灵力,便是带回宗门给刚踏上修行之路的弟子们服用,也能加快他们的成长。

    没有储物袋倒也好办,去杀些万魔岭的修士就行了。

    有了决定,陆叶便在原地以隐匿灵纹为核心,布置了一个隐匿大阵,遮掩身形和气息,静静蛰伏着。

    不必刻意去寻找万魔岭修士的踪迹,这些家伙跟狗皮膏药似的甩不脱,只需等上一阵,他们就能自投罗网。

    等不到两个时辰,四周便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一支二十多人的万魔岭队伍出现在附近。

    这二十多人并不算太集中,但也不算松散,能够确保哪怕踏入阵法中也不会被一网打尽的同时,还能在遇到袭击时互相支援。

    一群人的表情都很警惕,因为谁也不敢保证下一刻那陆一叶会不会忽然杀出来。

    死在这一片密林中的万魔岭修士已经很多了,他们可不想赴了那些人的后尘。

    这一群人,天九级修士有一位,剩下的都是天七天八,行动间隐隐都以那天九级修士为核心。

    就在众人警惕间,忽有嗤嗤的破空声响起。

    那天九级修士神色一凛,心中蓦然生出巨大危机,仓促间扭头时,只见到一道道流光袭至身前。

    这一群人,这家伙实力既然最强,陆叶自然是要先解决他的,而且彼此的距离也不算远,正在偷袭最好的范围内。

    为了确保对此人一击必杀,陆叶兵匣中九道灵器齐出,几乎是一瞬间动用了最强的力量。

    这人反应倒也迅速,看那模样明显是个法修,灵力催动间,厚实的灵力屏障已挡在身前,同时身形急速朝旁躲闪。

    笃笃笃的声响传出,一道道御器的流光追星赶月般地撞在那灵力屏障上,加持了锋锐灵纹的灵器在一瞬间将那屏障轰的稀碎,紧接着带出一蓬热血。

    “敌袭!”那法修怒吼着,然而话才出口,便身子一软扑倒在地上,大片鲜血染红地面。

    被陆叶在这种位置上偷袭,恐怕只有天九级的体修才能不死。

    余下的万魔岭修士迅速回击,一道道御器和术法的流光,铺天盖地地朝陆叶所处之地轰去。

    陆叶早已闪身避开,只是苦了巨甲,他没有陆叶那么快的速度,只能抬起一臂,周身灵力和血气涌动时,化作一面龟壳模样的屏障,挡在身前。

    密集的声响传出,巨甲的身形止不住地往后退去,哪怕强大如他,也有些承受不住被这么多天级修士一轮强攻。

    那龟壳模样的屏障上,瞬间出现密密麻麻的缝隙,虽得他血气和灵力的不断修补,依然难以维持。

    嗤嗤的破空声再次传出,万魔岭一群人围攻巨甲之时,陆叶可没闲着,九道御器化作流光,在人群中穿梭来回,牵制那些人的注意力,他本人更是持刀朝最近的敌人扑杀了过去。

    “杀陆一叶!”有人叫嚷起来,众人连忙调转目标,一道道攻击朝他打去。

    便在这时,在众人不远处,依依的身形突兀显露,灵力催动间,头顶上空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色轮盘,轮盘上符文流淌,灵力涌动,轮盘旋转着,一道道金弧斩狂风暴雨一般落下。

    这还没完,蹲伏在巨甲头顶上的琥珀更是对着人群最密集的位置一声咆哮,肉眼可见的冲击直让一群万魔岭修士仿佛狠狠挨了一锤,一时间头晕眼花,灵力不济,攻势为之一缓。

    饶是如此,陆叶也是身上飙血,被逼退了回来,若不是见势不妙构建了一面御守灵纹挡在身前,光那一下他不死也要重伤。

    巨甲冲锋上前,接应陆叶,再度凝聚而出的龟壳屏障只坚持了三息,就轰然破碎。

    万魔岭一群修士完美演绎了一出什么叫蚁多咬死象。

    一位强大的天九级法修,在陆叶的偷袭下一个照面就被斩杀,然而哪怕他跟巨甲,依依和琥珀合力,也没办法在这么多万魔岭修士面前占到什么便宜。

    修士转修了天级功法之后,一身实力有很大程度的增强,若是在内圈,陆叶与巨甲联手,足以与二十多位修为差不多的修士对抗,但到了核心圈就不行了。

    巨甲护着陆叶且战且退,借助树木的遮掩,抵挡后方的攻击,朝密林深处遁去。

    “别让他跑了!”一声大喊传出,万魔岭众人迅速追击。

    “小心陷阱!”又有人高呼,谁也不敢确定前方有没有那陆一叶布置的法阵。

    一方肆无忌惮地遁逃,一方有所顾忌地追击,哪还能追得上,片刻之后便丢失了陆叶和巨甲的身影。

    灰头土脸地停了下来,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都是满脸的愤怒和不服气。

    这仓促爆发的一战,让他们损失了七八人,领头的天九级法修死的尤其之快,几乎是在陆叶出手的瞬间就当场去世,虽说那陆一叶好像也受伤了,但谁也不确定他伤势如何。

    更让他们感到无奈的是,等他们返回之前的战场查探时,发现那几个死去修士的储物袋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丢失的储物袋自然是依依摸尸摸走的,就在万魔岭修士去追杀陆叶的时候,她悄无声息地跑了回来。

    一个时辰后,一条山溪旁,陆叶脱了满是鲜血的衣服,洗净身子,在依依的帮助下包扎好伤口。

    眼下的局势对他来说有些麻烦了,被万魔岭这么持续追杀,他不甘心就这样退走,可反击的话风险也不小,就拿方才的一战来说,若不是巨甲足够强悍,他们几个早就死了。

    那种程度的强攻,灵溪境层次的体修没几个能挡得住,巨甲挡了两轮,最后能遁走,也是在巨甲的护持下。

    即便如此,他也受了不轻不重的伤势。

    不得不说,万魔岭二十多人一个队伍的部署,确实让他有些无法破解。

    如果有足够的阵旗和阵基来布阵,倒也不难对付,之前借助阵法连七十人他都可以赶尽杀绝,二十多人又算得了什么。

    但他从天机宝库中买的阵旗和阵基都已经用完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他现在能做的不多,只能尽量寻找好机会,尽可能地给万魔岭多制造点损失。

    收拾心情,破解储物袋的禁制锁,将里面的东西集中起来,又休息一阵,再次上路。

    依依带回来十几个储物袋,这倒不是说刚才杀了十几人,主要是有些修士身上带的储物袋不止一个。

    有这么多储物袋,差不多足够用了。

    这里的蜂巢再多,总有个极限。

    半日后,又收获了一些蜂巢的陆叶和巨甲正休息着,在附近查探情况的依依忽然返回,兴奋地道:“陆叶陆叶,我发现个好东西。”

    这般说着,抓住陆叶的手就将他拽了起来。

    “什么好东西?”

    陆叶来了兴致,依依一直跟着他,也不算没见过市面的,能让她如此兴奋,应该不同凡响,而且这里是雾隐山深处,谁也不知道这里到底蕴藏了什么天才地宝。

    “你来看看就知道了。”

    在依依的带领下,一行朝一个方向迅速前去。

    很快,陆叶露出惊奇神色,因为他嗅到了很浓郁的花香,而且那种花香给人的感觉不像是某一种花的香气,倒像是无数种花混合在一起的香气,层次极为复杂。

    直到前方视野豁然开朗,自进了这雾隐山便再没有变化的密林陡然一空,依依拉着他来到一处山岩旁,指着下方一片姹紫嫣红:“你看。”

    陆叶放眼看去,只见下方山谷连绵花海起伏,美的仿若不是人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