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竟然比老公的还大/两个t一起上一个p

 前哨基地,西门口。

    木质的畜棚内。        

    一只庞然大物趴在地上,硕大的尾巴蜷缩成一团,琥珀色的瞳孔懒散地四处游弋。

    只要是在这片大陆上土生土长的废土客,不管是觉醒者还是普通人,看到这家伙都会本能地感到惧怕,并对能够战胜并降服这玩意儿的强者油然而生一股发自内心的敬佩。

    作为废土上处在食物链顶端的存在之一,死亡爪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隐匿亦或者体格,都绝对是T1乃至T0级别的存在。

    能用几根铁链加一个项圈束缚住这玩意儿真是太强了!

    不过……

    这只死亡爪显然已经被喂的有些咸鱼了,眼神中的凶狠明显已经被懒散取代,脾气也没来这里之前那么暴躁了。

    凶狠有什么用呢?

    这儿的人大多不怎么怕它。

    尤其是那个穿成铁疙瘩的人类。

    每次喂它的时候,身上都会散发一股强大的气场,让它感到发自内心的……恐惧?

    死亡之爪的智商不算高,但这仅仅是相对于人类而言。

    比起鬣狗、胡狼、棕熊这些小动物,它还是要聪明一些的,心智能够达到灵长类动物幼崽的水准。

    也正是因此,那种恐惧带给它的感觉要尤为的明显。

    每当它表现出不友善的行为甚至仅仅是神态,那种大脑被冻住的感觉都会让它忍不住四肢僵硬、浑身战栗。

    而相对的,如果它表现的足够温顺听话,那个男人会给它多喂几条老鼠或者鬣狗。

    久而久之,它已经揣摩出了一条新的生存之道。

    最近那个人类又玩了些新花样,每次喂食的时候会喊它一声“妮蔻”,虽然不知道这个叫声是什么意思,但只要它表现出有回应,那个令蜥蜴畏惧的铁罐头都会很高兴地奖励它。

    谁在乎呢?

    也许是那个人类的名字吧。

    妮蔻不是很在意理解不了的东西,对于抛弃野性的它而言,吃饱和午睡便是它的全部需求。

    匍匐在地上的它合上了眼,打算在午饭之前打个盹儿。

    然而就在这时,一群吵闹的声音,却是打搅了它的睡眠。

    妮蔻睁开了眼,只见一条小虫子身后跟着几个蓝外套,吵吵闹闹地朝自己走了过来。

    一边向前走着,垃圾君一边和牛马群的几个群友们吹牛说道。

    “……不吹不黑,爷现在感觉自己强的一批!别说是区区一条死亡虫,老子一巴掌拍死母巢都不在话下!”

    夜十忽然开口道。

    “说起来蜥蜴的发Q期是啥时候来着?”

    老白想了一会儿说。

    “好像就是春天。”

    戒烟跟着好奇问。

    “你说那只死爪会不会对着垃圾君求偶?”

    西红柿炒蛋摸着下巴寻思。

    “搞不好会,毕竟这家伙都开挂了。”

    众人一致看好这对,只有垃圾君啧啧着舌头。

    “你们这些人,思想真是龌龊!玩个游戏天天CPDD,就不能纯洁一点!”

    夜十嬉皮笑脸道。

    “可以可以,木有小弟弟,说话就是特么的硬气。”

    被戳到了痛处,垃圾君恼羞成怒地瞪了他一眼。

    “滚蛋!”

    来到这儿的垃圾君当然不是为了求偶。

    虽然有着蜥蜴的身体,但他在精神上仍然是人类,和爬行动物贴贴,多少还是太重口了。

    更何况它也没有那东西。

    异种序列,不管是蜥蜴还是老鼠,性别无一例外都是“太监”。可能是觉得太猎奇,运营商干脆就没把他身上该有的模型给建出来。

    不过在垃圾君看来,这本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

    游戏嘛。

    强就够了,至于别的不重要!

    如何证明自己的强大?

    对于蜥蜴而言,最直接的方法当然是获得同类,尤其是同类雌性的承认。

    琥珀色的瞳孔从木棚中看了过来。

    见那头畜生注意到了自己,垃圾君屏住了呼吸,死死地瞪着它,释放自己的“气场”。

    一大一小两双眼睛就这么互相瞪着,大概过了有半分钟那么久。

    趴在木棚子里的妮蔻也不知道是不是懂了他的意思,喷出一声带着嗤笑的鼻息,吹起几根稻草落在了垃圾君的脚边。

    那条硕大的尾巴换了个方向盘着,琥珀色的瞳孔漫不经心地合上,不再搭理它。

    “噗——哈哈哈哈!”

    戒烟没忍住,一个噗嗤笑出了声。

    其余几人虽然没有笑,但脸上也不约而同地浮起了微妙。

    垃圾君脸色涨红,给自己辩解了一句。

    “它可能是困了。”

    “好了好了,算了垃圾君,”方长心疼地拍了拍他的尾巴,“我们去远溪镇刷素材,乖。”

    在试吃员老娜的帮助下,最近西红柿炒蛋开发出了妖怪肉的处理方法。

    只要在腌制的时候撒上一些水牛草粉末,就能去除掉那难闻的血水味儿,让妖怪肉变得不那么难吃。

    煎到两面金黄洒上一些松子酒和切碎的羊角薯茎块,不但是人间美味,更能提供“5%代谢、7%体质”的BUFF加成。

    由于口感类似牛肉,而且能提供BUFF加成,最近猎人工会关于妖怪的狩猎需求一下子多了起来。

    一直没说话的狂风忽然开口。

    “我听说,母蜥蜴求偶的时候会抬起尾巴。”

    戒烟:“也就是说没看上?”

    西红柿炒蛋饶有兴趣问。

    “公蜥蜴呢?”

    狂风:“我记得是摇尾巴。”

    这儿最有文化的就是风教授了。

    夜十忽然贼贼地一笑,看向了垃圾君。

    “兄弟,要不……咱试试?”

    垃圾君:“滚滚滚!”

    试成了尴尬。

    试不成岂不是更尴尬!

    虽然属性只有3,但他可不傻!

    狂风捏着下巴思忖,忽然开口说道。

    “对了,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挺在意来着。”

    昨天他查了好几个小时关于蜥蜴的资料,都没想明白这件事儿。

    被狂风教授盯上,垃圾君总有种不祥的感觉。

    这家伙今天有点儿针对他啊……

    “……在意啥?”

    “我记得之前……你不是和我说你有四点智力了吗?那会儿还没觉醒吧,”狂风疑惑道,“怎么觉醒之后反而变少了?”

    戒烟惊讶地看向垃圾君。

    “还有这事儿?”

    垃圾君干咳了一声,微妙地把视线挪开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不是要去远溪镇吗?快走吧,晚了就赶不上车了。”

    “从LV0到LV9有9个属性点,一点智力都没涨,换我估计也不好意思讲,”方长拍了拍狂风的肩膀,叹了口说道,“理解一下。”

    垃圾君:“&@%¥!”

    ……

    浪潮结束已经过去了三天。

    聚集在北郊的孢子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退,而北郊幸存者们的士气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种士气在玩家们的身上体现的并不明显。

    毕竟艾泽拉斯、天际省或者海拉鲁大陆等等其他游戏里,他们早已无数次拯救世界。

    一座城市,对他们来说太小了。

    母巢?

    进化体?

    不过是LV10~20级的主线剧情BOSS罢了。

    然而对于生活在清泉市——尤其是北郊的幸存者们而言,战胜浪潮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

    在绝大多数清泉市的幸存者们眼中,浪潮是巨石城才能应对的存在。

    当灰绿色的浓雾弥漫之时,绝大多数人只能选择避开危险的城区,或者减少出行,蜷缩在家里祈祷,祈求浪潮早日结束。

    那些来自404号避难所的蓝外套们,做到了他们曾经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甚至比巨石城还要迅速地解决掉了浪潮!

    那群住在围墙里的自大狂?

    也不过如此!

    ……

    前哨基地内,此刻正是一片张灯结彩,热闹的像是过节。

    由于春节和新版本马上就要到来,再加上之前那场胜仗还没来得及好好庆祝,楚光便决定三件事儿放到一起庆祝,并将庆典定在了B轮测试上线的首日。

    烹饪美食是404号避难所的传统保留项目。

    这次庆典也是一样。

    获得玩家、NPC、管理者肯定的美食,不但能和自己的队友们一起进入专属于厨师的名人堂,还有机会在NPC的商店里看见自己的作品,以及获得丰厚的活动积分。

    不少战斗职业玩家一大清早就跑去了长久农庄,在那儿排队等候去远溪镇的班车,迫不及待地打算整点神奇动物回来。

    生活职业玩家也没闲着,有去钓鱼的,有去采蘑菇的,还有去田里抓蛤蟆的,整个论坛上乡土气息十足。

    尤其是现在挂耳式摄像设备的数量渐渐上来了,避难所的保有量达到了200件,楚光已经开放给了玩家们购买。

    只要贡献点达到中等公民,并支付500银币,就能在管理者助手小柒那里解锁“游戏截图”+“即时通讯”的功能。

    拥有了耳机之后,不但能够与VM好友列表中的玩家远程语音交流,还能将“合规”的照片同步到论坛账户。

    不少论坛上的云玩家也是跟着大饱眼福了一波,见识了不少现实中根本没有的神奇动物。

    除了自己动手捕捉食材的玩家,还有一些玩家则将目光放在了长久农庄的贸易站,和那些过往的行商们身上。

    异国的行商们偶尔会带来一些临近行省的特产,比如来自南边锦川行省的蜥蜴干、水果罐头和糖,或者北边的锯齿虎肉、牦牛奶和五颜六色的矿盐。

    这些行商对长久农庄的商品非常满意,尤其是那些做工精致的铜壳子弹,往往只需要两三个弹夹就能从他们手中换到一整箱上百公斤的货物。

    而那些子弹不过是流水线上批量生产出来的罢了,成本说出来可以吓死这些废土客们。

    除了吃的之外,玩家们也没忘记给自己的老家换个新年皮肤。

    尤其是主要在前哨基地一带活动的生活职业玩家们,很自觉地给素质广场周围的建筑贴上了充满节日气息的剪纸。

    不止如此,他们还在疗养院、武器商店、仓库、银行、猎人工会等等NPC办公点的门口贴上了极具创意的对联。

    站在武器商店的门口,看着门口挂着的红纸,夏老板的脸上写满了古怪的表情。

    “这上面写着啥?”她看向了一旁的楚光问道。

    “面涨肉涨蘑菇涨了又涨,谢天谢地还好武器不涨,横批:版本良心……哈哈,这帮人才有点意思。”

    念着念着,楚光没忍住笑出了声。

    对仗不工整。

    但倒也挺有玩家们的风格。

    这帮沙雕网友们真要是能想出正儿八经的对联,楚光反而会感到奇怪。

    “……?”

    夏盐听得是一头雾水,不过楚光倒是读出来,这些玩家们在内涵狗策划又乱发银币。

    不过……

    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你们内涵的是阿光,和我曙光有什么关系?

    众所周知,为了照顾新玩家的体验,任何网络游戏都是有版本追赶机制的,而“数值膨胀”只是策划手中的无数张牌之一。

    不过楚光印钞票的出发点,到是和其他游戏的策划不太一样,他是根据玩家与NPC们的生产总值有计划的印钞票,平衡不同群体之间的收入。

    多亏了避难所下面埋着的那台算力未知的超级计算机,以及黑箱无限量生产的VM设备。

    若是没这两样黑科技再加上小柒的帮忙,想要完成这些工作,还真不是嘴皮子一碰就能完成的事情。

    楚光大致算过,至少需要将10%甚至是20%的劳动力转化成行政人员,才能勉强维持这套管理体系的运行。

    换成模拟经营游戏的术语来描述就是,由于404号避难所的“未来市政”技术,管理者只需要不到150名仅受过中等——甚至初等教育的基层行政人员,就能维持近2000名常住人口与1500名玩家的“笑脸”。

    谁还敢说404号避难所没有黑科技?

    这黑科技比起可控聚变唯一差了点儿的地方,恐怕也就是强的不太明显,逼格稍微弱了点。

    站在一旁的小鱼,好奇地认着对联上的字。

    楚光看向她笑着说道。

    “说起来你们没有春节吗?”

    小鱼把头摇成了小风车。

    “没有哦!”

    楚光隐约记得小鱼之前和自己说过。

    贝特街只有前镇长和他孩子们的生日才会办庆典,而且多半是喊镇上的人去做白工还有收礼钱,因此没有人喜欢庆典。

    能像现在这样,大家因为同一件高兴的事情聚在一起庆祝,在小鱼看来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往年这个时候,南边会一直砰砰砰的响,有时候会响一整晚上,”小鱼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灵机一动说道,“就像打雷!”

    南边……说的应该是西三环附近?

    在菱湖湿地公园这边到是听不见,不过在贝特街的话,应该能听见从那儿传来的炮声。

    楚光好奇地接着问。

    “一般会持续多久呢?”

    “快的话一个星期就结束了,慢的话可能得一个月,”认真思索了一会儿,小鱼用力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道,“今年应该会比较晚,小鱼从来没在北郊见过这么大的雾!”

    前几天只要从避难所里出来,她都戴着防毒面具。

    可把她憋坏了。

    以前从来没这么严重过。

    楚光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

    “看来孢子的扩散存在区域性……”

    ……

    虽然北郊的浪潮已经提前退潮,但等着楚光去忙的事情还有一大堆。

    由于北郊奇迹般地抢在巨石城前面解决了浪潮的危机,再加上楚光派往巨石城的书宇的积极活动,最近有不少巨石城的行商被吸引了过来,牵着双头牛往北郊赶。

    “面朝荒野”的清泉市北大门,从来没这么热闹过。

    尤其是当那些行商们发现,夜之女王酒吧的“艺术品”竟然是这里生产的之后,瞬间全都疯狂了。

    除了满足LSP们求知欲的艺术品、魔鬼丝和精神叶这三样宝贝之外,这儿的其他好东西也不少。

    比如迪迪威营养膏,几乎被巨石城的行商们买到脱销!

    299银币一吨的批发价,根据当前汇率,折算成筹码只要不到150枚,相比起维佳商行每吨300筹码的出厂价,在这儿买和白捡有啥区别?

    而且不只是价格便宜,质量也一点儿不差。

    厂长迪特威一开始还打算自己组建一支商队,把货拉去巨石城卖了,但后来发现这个操作完全是多余的。

    他的成本已经压缩到了每吨140银币附近,蜂拥而来订单更是排到了三个月以后,他只管卯足力气生产就有一倍以上的利润,那还折腾个毛线?

    有那个银币,不如多投资几个狩猎小队去五环线边缘扫楼,拾荒的收益完全能平衡掉弹药的开支。

    干就完事儿了!

    如此丰厚的利润,连李斯特都看的眼红了。

    KV-1外骨骼和固态氢电池赚钱是赚钱,但毛利率还真比不上营养膏这种不起眼的玩意儿。

    巨石城门口贫民窟的帮派会买这东西,南边的农场主也会大量收购。

    200g就能让人不饿肚子,加一倍的量就能让人吃饱,用来喂奴隶和牲口是再适合不过了。

    除了艺术品和营养膏卖到脱销,还有蚊子的防毒面具、81号钢铁厂的自行车和钢盔、化工厂的消毒水以及一些便宜又好用的小玩意儿。

    LD-47镰刀突击步枪不太受巨石城的行商们欢迎,不过却并不妨碍佣兵们对它爱不释手。

    低故障率,保养方便,而且威力够猛。

    再加上便宜这个最大的优点,已经足够他们敞开钱包,将筹码换成银币,再拿着银币去夏老板那儿消费了。

    除了开工厂的那几个吃到肉的大佬们之外,最爽的无疑要数那些北街的那些生活职业玩家。

    之前跟着李斯特的商队从巨石城来的佣兵们,就没几个人在他们的摊位上消费的。

    然而最近,这些从巨石城来的佣兵们就像是突然变有钱了一样,出手阔绰的让人惊讶。

    即使是拉面从5银币涨到了6银币,也有人买单了。

    4银币一碗的蘑菇汤更是广受好评,香浓解腻又好喝,最关键是老板娘漂亮,说话又好听,排队的人简直络绎不绝。

    这些远道而来的商人和佣兵们不只是刺激了一波消费,同样也带来了不少巨石城生产的好东西。

    这些商人们兜售的货物五花八门,从武器到生活用品应有尽有。

    事实上,巨石城作为很久之前便完成了工业化的老牌大型幸存者聚居地,工业能力是要比404号避难所强上不少的。

    当地的发展模式很大程度上借鉴了企业的理想城,这一点从内城上流社会对理想城从文化到商品全领域的“船货崇拜”就能看得出来。

    KV-1外骨骼的设计思路仿照矿工系列,雄蜂X-2型突击步枪仿造的黑天鹅G9突击步枪,他们在很多领域都效仿了东海岸的“遗产继承者们”。

    巨石城的工厂生产不了金属氢,但能生产次两级的固态氢,生产不了驱动陆行堡垒的聚变引擎,但能将烧开水的引擎做的紧凑又便宜。

    楚光承认,无论是人口还是工业能力,北郊的幸存者聚居地和巨石城都存在着不小的差距,当双方的交流和对彼此的了解达了一定程度,摩擦恐怕是难以避免的。

    不过就算是关系恶化到全面战争的程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就算明天就打起来,也不妨碍他今天薅他们的羊毛。

    为了保护本地产业并增大出口,楚光早在放李斯特进来办厂的时候,就已经将银币兑筹码的汇率从1:2调整到了2:1,并区分限制了个人与企业的外汇额度。

    这样一来,玩家们会发现从NPC商店购买KV-1外骨骼,会比去巨石城买进口货便宜的多。

    而同样的,将产品从北郊出口到巨石城,利润也会比单纯地拖到市场卖掉丰厚的多。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筹码。”

    前哨基地的仓库。

    看着箱子里那一堆花花绿绿的筹码,老查理发出了一声由衷地感慨。

    虽然同为避难所的蓝外套,但在清泉市生活了这么多年,他早已习惯了当地的生活。

    这么一大堆值钱的东西摆在他面前,要说一点儿震撼的感觉也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楚光淡淡笑了笑说。

    “那个老水蛭没有吗?”

    查理知道楚光说的是谁,轻声道。

    “他只是一般有钱人的范畴。”

    巨石城的筹码面额很多,最常见的是白色,也是巨石城之外的地方流通最广泛的货币。

    除此之外,还有5面值的大红色,25面值的绿色,以及100面值的黑色。

    再大面额的筹码,一般也只有在内城才能看见了,不过那里的人大多刷卡交易,很少会将大于100面额的筹码揣在兜里显摆。

    既当不了零钱,也没几个人能找开。

    他见过前镇长的金库,同样的箱子那个人有三个,但大多都是些最便宜的白色筹码。

    不像这箱子里,连黑的都能看到。

    楚光笑着问。

    “这些钱足够在巨石城当上富豪了吗?”

    查理想了想,给出了一个严谨的回答。

    “……我只去过那里几次,但如果是我理解中的那种奢侈的生活,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楚光笑了笑没说什么。

    停顿了一会儿,他清了清嗓子。

    “我打算成立一个行商工会,组织一些商队与其他幸存者聚居地展开贸易,扩大我们影响力版图的同时,也为我的玩家……我的意思是居民们找点事情做。”

    老查理点了下头。

    “这是个不错的想法。”

    虽然后面半句话听起来很奇怪,但前面的部分他是认同的。

    北郊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光是扩大疆域上的版图是不够的,也根本没那么多人开拓那些土地。

    不只是经济上的问题,只有获得了足够的地区影响力,北郊才能获得进一步发展的人口和资源。

    楚光看向了老查理,继续说道。

    “你的见识和去过的地方,大概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多的。”

    “这件工作。”

    “我打算交给你来做!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