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爬过来伺候取悦/请主人狠狠打烂贱奴的屁股吧

玉门关城头。

    夏道韫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西边的碧空白云,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莫名地笑了一下后,这才缓缓落回城头。

    城墙上,人族修士无不向夏道韫投来狂热的目光。

    因为这三战,单论场面,无疑是夏道韫的“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霜寒十九州”最为震撼。      

    ……

    魔尊三尊三战皆败,其中命尊受创,赤尊更是重伤。

    按理来说,这本是人族乘胜追击的时机,特别是在青云剑仙在场的情况下。

    但无奈这个“青云剑仙”偏偏是个李鬼,所以人族并没有乘胜追击的实力。

    追也追不得,就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魔族退军。

    至于会不会引起魔族的怀疑?

    这是必然的。

    毕竟这是乘胜追击的最佳时机,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还能趁势斩杀一两位魔尊。

    但偏偏人族没有这般选择。

    难不成是人族讲仁义?

    魔族可不会这么天真。

    最大的可能,就只有人族并没有追击的能力。

    只要青云剑仙在,人族应当是有这个能力的………

    除非那个青云剑仙是假的。

    这是一个天大的破绽。

    但是夏道韫、余沧海以及薛无鞘三人都已经是不在意这点了。

    因为在玉门关三战之后,谢青云是真是假,早已不重要。

    焚月域三尊的败北摆在那里,这是不可改变的。

    ——即使谢青云不出手,剑宗也有能力与魔族对峙。

    既然如此,谢青云是真的又如何,假的又如何?

    当然,夏道韫、薛无鞘、余沧海三人心中并无太多自得之情,更不敢有丝毫膨胀。

    玉门关三战皆胜,连败魔族三尊看上去的确很涨士气。

    但他们自家事自己清楚,这种事虽然风光,但却属于是打肿脸充胖子,只有一次,至少短时间内只有一次。

    因为余沧海战胜战尊,靠的是长风大阵的力量。

    除非他彻底舍弃自己的剑仙大道,否则这种力量绝不能多用。

    薛无鞘胜命尊,倚仗的则是养了一千两百三十一年的不平之剑。

    这一剑强则强矣,但也只有一剑,要想再出一道这样的剑,那至少是得再等个千年。

    至于夏道韫的那一剑,则更是取巧——她通过自身剑修意气以道器牛耳为桥梁,借来当初李求败斩出的未散剑气降敌。

    不论威力,还是气象,都是三人中最强。

    但问题是,李求败已去,世间可没有第二波剑仙剑气给夏道韫借了。

    通俗点说,那一波剑仙剑气,就像是一个高级的一次性消耗品,用了也就没了。

    所以,假若此时焚月域三尊再度来袭,他们玉门关万万是没有可能再战胜三尊一次。

    不过,这也只是假若。

    因为至少十年之内,魔族是不会再来犯玉门关了。

    倒不是说魔族三尊会信守承诺,是命尊与赤尊所受的伤,没有一段时间的休养是不会恢复的。

    而且他们在没摸清余沧海、夏道韫以及薛无鞘的底之前,刚刚败北的魔族三尊,又怎敢“自寻死路”呢?

    玉门关,获得了暂时的平静。

    …….

    灵海潮尾流中,有着数以千计、万计、十万计、百万计的灵机波动,于还在肆虐的风暴残流中冲撞。

    就如陆青山所预料的那般,魔族以魔修性命开路,很快便是追上了先行了一天的人族修士联军

    魔族大军入开闸猛虎,丝毫不忌惮尾流中还很激烈的余波,义无反顾地冲锋向前。

    只是迫于特殊的地理环境,魔族大军无法形成魔潮,只能是两两成队,或三三成队,撞上联军修士。

    这种情况下,若是接着逃,只会是溃不成军,必须反击才行。

    而且,在灵海潮尾流中,魔族的人数优势已经被消减到极处,此时不反击,何时反击?

    人族的领头修士并不傻。

    于是,一场在灵海潮尾流中的残酷追逐战与遭遇战就此打响。

    混乱的尾流里,人魔两方修士掠如极光。

    每一名修士的上下左右前后,数百数千数万里之外,都有无数修士在遁行。

    这些修士有可能是敌人,也有可能是同伴,没靠近,就谁都搞不清楚。

    因为肆虐的灵气残流,也阻碍了神识穿行。

    白焱正被两名魔族七品魔修围攻。

    他是烛龙殿前来中灵的修士中修为较低的那一批,只有合体境。

    不过他年龄颇大,在合体境浸淫多年,手段出色,也不算弱。

    再说他这一大把年纪了,再过百年可能就要坐化,还不如在临死前发光发热。

    但是现在,他正陷入绝对的逆势中。

    因为在此之前,白焱已经击杀了数波魔修,已然力竭。

    眼看招架越来越困难,体内的元力也无限接近枯竭,白焱一声长叹。

    “斩魔近十才身陨,我白焱死得其所,死的不亏!”

    便在这时,他却突然感觉头顶有灵机波动接近。

    这灵机来的迅速至极。

    那是一团黑火。

    炽热的黑火从天而降。

    方圆百里之内,无论是何种类的魔修,包括白焱身前的那两位魔修,被这黑火一接触到,就会陷入无边的痛苦当中去。

    他们不断的被抽取生机,直到最后一缕生机湮灭,归于寂灭,归于虚无。

    白焱错愕的抬头看去,目光看向发出这黑火的修士。

    “莫…….炎?”

    …….

    川上高原。

    随着青龙与鲲鹏的对碰结束,青龙的威压逐渐开始收敛,匍匐的妖兽们终于是能站起身子,颤颤巍巍地散去。

    兽潮很快散尽。

    极高远的天穹之上,青龙主宰看着光芒敛去之后,空无一人的虚空,面色阴沉如水。

    “跑了?”白虎主宰则是错楞不已。

    在他的认知中,作为当世最强的剑修之一,逃这个字是怎么也不可能与谢青云挂钩的。

    有进无退,这是剑修的准则,也是世间对剑修的固有印象之一。

    既然这样,谢青云怎么会在战斗才刚刚开启,便这般轻易的临阵脱逃呢?

    他们完全没想到这种情况,所以也没有相应的准备,也就导致了谢青云走的格外轻松以及突然。

    若是陆青山在此,恐怕会对两位魔尊的想法忍不住感到嗤笑。

    剑修是随心,但不是傻子。

    所以有进无退的是信念,可不是死脑筋。

    所以说,天下只有剑修懂剑修。

    “追吗?”白虎主宰问道。

    “去哪追?”青龙主宰冷哼一声。

    谢青云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手段,走得无声无息,没有留下半点首尾,让他们难以追寻。

    事实上,剑仙本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

    若不是他们预估到谢青云必然会来浣灵宗查探情况,提早在这守株待兔,也断然无法截到谢青云。

    “既然不好找到他,那就逼他自己现身。”青龙主宰一副拿捏的语气,目光无比阴戾。

    随后他一拂衣袖,那占据大半片天空的青龙就顿时消失。

    …..

    谢青云落在了陆青山的身边。

    云销雨霁,被青龙光辉照耀的天空,在青龙主宰收起青龙后,便是回复了正常。

    凝滞的夜色,重新流动起来。

    刺眼恐怖的光辉与威压一起消失,川上高原中那些暴动的妖兽也渐渐回神

    谢青云看了眼黑色的夜空,摇了摇头,不再多看。

    他挥手便有云起,袖动带来风动,然后随意地把手负于身后,带着陆青山向远处行去。

    谢青云的脸上并没有任何颓败的情绪,只有平静,问陆青山道:“具体说说吧。”

    “莫炎将心魔之秘的消息带给您了?”

    “对,”谢青云点头,“他将消息先带给了古秋,古秋知道此事的重要性,第一时间就将消息传达到我手里。”

    “我收到消息,立刻是与莫炎确认了一番消息来源,然后就决定主动寻上青龙主宰以及白虎主宰,一探虚实。”

    “宗主此行有收获吗?”陆青山又问道。

    谢青云微微颔首,“青龙与青龙主宰目光中的情绪完全同步。”

    “如果你带来的消息是真的话,那青龙应当便是与青龙主宰并列的另一道分魂。”

    “青龙有多强?”陆青山关心道。

    “很强,单论战力,已经临近半祖了。”

    陆青山闻言神情骤凛。

    说实话,他也猜到了这个可能,但真正得到确定,还是有些震惊。

    青龙主宰本身就是镇域修士级别的存在,而他的另一道分魂,竟然是上古四灵的青龙,拥有比青龙主宰这道分魂还要更强大的战力。

    魂尊的强大,已经超乎想象。

    这样的敌人,近乎不可敌。

    幸好的是,他们已经知悉了心魔族的弱点罩门。

    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趁魔族还没意识到秘密暴露,抓住这个罩门,给魔族以致命一击。

    随即,陆青山又将自己在大荒之地与莫炎分别后又经历的事简略的与谢青云说了一遍,包括他的血洗魔巢。

    “所以,心魔一族一体三魂,本体一旦陨落,三魂同灭之事,已经可以确认属实,不再是个猜测。”

    “当务之急,便是要找到心魔的本体所在。”陆青山眉头微蹙。

    虽然他已经有了一点思路,但这并不代表这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确实得加快速度了。”谢青云赞同道,于是他加快了遁速,剑光快到不可见。

    在这种极速之下,陆青山这般修为,都隐隐感到了些许的晕眩感。

    “你继续说。”他的耳边传来谢青云平静的声音。

    “我曾经看到过心魔诞生之地……”陆青山边说边向四周看了看。

    他在确认方向,想知道谢青云准备前往哪去。

    随即,陆青山一怔。

    剑光正笔直而坚定地向着西方疾驰而去,一路只听闻风声呼啸,只见云气成光。

    他们此时已经是位于中灵的西部区域!

    西部再向西……那是边疆,是贺兰山脉,是……

    曾经的人族雄关,如今的魔族城池。

    龙城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