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深一浅居然没怀孕/动漫女主被男主摸光了

  总之,那时候的图兰人尽情沉浸在一场又一场的所谓“胜利”,带来的狂喜中。

    浑然不觉这种用拳脚和刀剑,在灵磁体的帮助下,从獠牙和利爪之间取得的“胜利”,仅仅是菜鸟互啄而已。          

    特别是,在图兰人和图腾兽短兵相接,盘肠大战,杀得血流漂杵,残肢断臂漫天乱飞的时候,灵磁体还会刺激图兰人的脑神经和内分泌系统,释放出大量的肾上腺素和脑啡肽,令图兰人能从疯狂杀戮中,获得笔墨无法形容的快感。

    而这种快感,又具备着极难摆脱的成瘾性。

    简单粗暴地说,哪怕原本并没有打算往“战士”和“武者”方向发展的各领域专家。

    只要因为某次意外,遭到图腾兽的突袭,不得不拿起武器战斗,并且让大量灵磁体侵入自己的血肉之躯。

    当闪电般的快感贯穿他的大脑,缠绕他的脊椎,裹挟他的血管和神经,驱动着他嗷嗷乱叫,朝兽潮扑去,将凶兽大卸八块之后。

    他就再也回不去了。

    当他赢得了胜利,放下了刀剑,准备回头从事自己原本的职业时。

    他会无数次回想起刀光剑影、所向披靡、大杀四方的滋味。

    他会感觉有一万只蚂蚁在自己的皮肤上乱爬,在血管里乱钻,在冷板凳上如坐针毡,再也无法面对原本驾轻就熟,此刻却变得枯燥乏味的工作。

    他会听到自己的内心仿佛有一片滔滔血海在翻涌,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每一颗细胞深处,都吹响了战斗的号角。

    倘若他不去理会内心深处的血海和号角,就会产生强烈的戒断反应。

    严重时,甚至浑身上下的关节都酸疼无比,眼泪鼻涕都无法控制,对除了战斗和杀戮之外的任何事情,再提不起丝毫兴趣。

    这一现象,令不少有识之士,意识到了“灵磁体依赖症”的问题。

    他们千方百计,试图控制肾上腺素和脑啡肽的分泌速度。

    但他们很快就发现,无论和图腾兽殊死搏杀中,遭受各种创伤,带来难以忍受的痛楚。

    还是灵磁体刺激细胞,加速分裂和增殖,达到提升战斗力效果时,那种脱胎换骨、先死后生的煎熬。

    都必须大量甚至超量分泌肾上腺素和脑啡肽,才能勉强忍受。

    停止分泌此类带有兴奋、迷幻和镇痛作用的激素,只会让人活活疼死。

    那就没办法了。

    战争还在继续。

    图兰人虽然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

    但图腾兽就像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又像是图兰泽两岸,漫山遍野的野草。

    就算放把大火将野草烧个一干二净,等到下一个雨季,图兰河泛滥,洪水横冲直撞,将整片图兰泽都冲刷一遍,等到洪水退去时,野草又会从肥沃的淤泥深处,像是菌丝那样疯狂生长出来的。

    为了彻底赢得胜利,图兰人不能停止使用灵磁体。

    更何况,虽然具有强烈的成瘾性,但灵磁体和普通的致幻还有镇痛药物毕竟不同。

    普通的致幻和镇痛类药物,主要靠侵蚀神经来发生作用。

    对人体会造成严重的伤害。

    长期服用者,一看就形容枯槁,憔悴不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甚至连五脏六腑都衰竭到了极点,一阵风就能吹倒。

    而灵磁体除了会让人对杀戮上瘾之外,似乎并没有任何副作用。

    反而还能刺激人体的细胞分裂,基因变异,促使图兰人朝着更高、更强、更远的方向,加速进化呢!

    既然如此,成不成瘾,又有什么关系?

    对杀戮上瘾,换个说法就是充满了征服欲和战斗热情。

    对于正准备在新世界大展拳脚,征服脚下这颗可居住行星的图兰人而言,这难道不是值得表扬的优良品质吗?

    哦,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副作用。

    长期利用灵磁体来轰击基因链,刺激细胞分裂和增殖,一次又一次修复千疮百孔的身体,还是会造成那么一丁点副作用的。

    异界原本就是一个各种元素都极不稳定的世界。

    古老的异界细菌和病毒,又很容易绕过外来者的免疫系统,诱发各种稀奇古怪的疾病。

    灵磁体在治疗这些疾病的过程中,不得不激活蕴藏在外来者基因最深处的潜能,“以毒攻毒”。

    冲击生命极限的过程,往往也是改变生命形态的过程。

    最终,图兰人在拥有越来越强大的力量同时,也拥有了越来越原始和野蛮的外表。

    他们身上渐渐出现了大量的野兽特征。

    变得和他们正在与之浴血奋战的图腾兽,越来越相似。

    渐渐从“人类”变成了“兽人”。

    按理说,这一发现,应该在图兰文明中掀起轩然大波。

    但从“人类”到“兽人”的改变,并非在一夜之间完成。

    而是用了数十年,在几代人之间,潜移默化,润物无声地实现。

    几代人的时间,足够图兰人熟悉全新的样貌,和全新的生活方式。

    和爆炸性的力量在血管和神经之间奔流不息的快感,以及赤手空拳就能轰爆凶兽脑袋的实力相比,身上多了几枚鳞片和羽毛,脑袋上多长了几支角,犬齿和指甲变得更加粗壮、坚硬和锋利……这些代价,实在不值一提。

    更何况,变异特征最明显的人,就是和灵磁体的融合度最高的人,往往也是控制了最多灵磁体,拥有最强战斗力的人。

    在旷日持久的怪兽战争中,这些强横无匹的英雄们,依靠辉煌的战绩,纷纷登上高位,把持权柄,掌控资源,成为了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拥有了定义“文明”和“人类”的话语权。

    当一万个人类中,有一个长出了尾巴。

    长尾巴的就是怪物。

    而当一万个人类中,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长出了尾巴。

    没尾巴的才是怪物,才是“非人”。

    依靠灵磁体才能在战争中崛起,掌控着文明前进的方向,并且自身的兽化特征也最明显的大人物们,根本没有动力,去推动摒除“兽化基因”,让图兰人回归本来面目的研究。

    再说,就算他们有充分的理由和强劲的动力,愿意不惜血本砸下大量资源去进行这样的研究。

    也找不到研究人员了。

    图兰文明昔日的辉煌,早就断绝得七七八八,大量传承都随着科研人员之死,湮灭于历史的深海中。

    就算有人想要重拾辉煌,但他们产生了大量兽化特征,畸形变异的肢体,也不再适合操纵精密的器械,设计复杂的模型,进行海量数据的计算。

    拿掼了刀剑的手,没办法再去敲击键盘和任何信息录入设备。

    能够轰爆凶兽脑袋的拳头,也没办法再拿起脆弱的量筒和烧杯。

    既然,灵磁体已经帮助图兰人解决了生活中的绝大多数问题。

    为什么,还要进行这样吃力不讨好的研究呢?

    只要图兰人的身体在灵磁体的刺激下,变得越来越强壮,到了战场上,该打胜仗,照样打胜仗!

    “人类在数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外表原本就是在不断变化发展的。”

    “新世界毕竟和母星不同,既然我们跨越了整片星海,来到了全新的家园,就应该具备更加开放的胸怀和思维,适应全新的外表和生活方式,抱残守缺,沉溺于‘美好的旧时光’是不行的!”

    “再说,‘旧时光’也未必真的美好,我们在母星上,是发展出了很多天花乱坠的科技,但也正是因为这些科技,才导致母星陷入了自我毁灭的世界大战中——我们不正是因此才逃出来的吗?”

    “如果,我们继续死守着母星时代的外表和理念不放,岂不是要重蹈覆辙?”

    “说不定,母星时代的图兰文明,根本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我们现在的选择,才是正确的!”

    “不,没有什么‘说不定’,这简直是一定的,母星时代的图兰人,能有我们现在这样强壮,随手一拳,就能将坚硬如铁的凶兽颅骨,都轰成粉末吗?”

    图兰人纷纷为自己的改变寻找着理由。

    而理由这玩意儿,就像是尿液。

    只要想挤,总能挤出几滴。

    在诸多理由的支持下,图兰文明非但没有回头,反而加速了从“人类”变成“兽人”的趋势。

    拥有越浓重的兽化特征,就越值得夸耀,社会地位越高。

    那些和灵磁体的融合程度不高,甚至不愿意和灵磁体融合,变成兽人的“老古板”们,反而遭到了歧视。

    不愿意变成兽人,就是不愿意获得强大的力量,就是不愿意承担和图腾兽浴血厮杀的责任,就是只会躲在勇士背后瑟瑟发抖的懦夫,就是想让别人去送死,他好苟且偷生的自私鬼。

    为了图兰文明的高歌猛进,决不允许这样的懦夫和自私鬼存在,大家应该帮助这些家伙,品尝到灵磁体包裹细胞的美妙滋味,以及和凶兽浴血厮杀的无上快感,帮助他们,加速从“人类”变成“兽人”的过程!

    仔细想想,图兰文明会发生这种“加速兽化”的事情,一点都不奇怪。

    当一万个人里,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长出了尾巴。

    无论他们怎么吹嘘长尾巴才代表着进化的方向,长尾巴才象征着强大的力量,长尾巴有多么舒适、方便和痛快,又有多么文明、优雅和漂亮。

    他们看最后那个没长尾巴的人,总归是越看越不顺眼。

    非要让最后这人,也尽快长出尾巴,哪怕只是安上一根假尾巴,才能“皆大欢喜”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