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张开办公室娇喘_男女交配

  回到冰蓝城的第三天上午,陈兴接见了三相重工的特派员。

    一直以来,除了用他们公司的产品,陈兴跟三相重工并没有什么交集。就像大多数人一样,天天吃着饭堂里的菜,却没见过大厨的样子,天天看着小说,却不知道作者是谁。关系密切,却素昧生平。        

    传话的是白夜流芳,看来对方私底下是许诺了什么好处,否则不可能说动白夜二公主来当跑腿小妹。

    警备处处长的面子肯定是要给的,所以陈兴接见了对方。

    “午安,丞相大人!”

    穿着深色制服的年轻人笔直地站在办公桌前,朝陈兴九十度鞠躬行礼。他有一米七五的个头,身形修长,动作严谨,左胸处挂着“三相重工战略部”的铭牌。

    “在下八木友和,是三相重工的一名特派员,冒昧登门拜访,请多多原谅!”

    说着,年轻人再次鞠躬行礼,并保持着九十度弯腰低头的姿势长达半分钟之久。

    “八木君,你客气了。我是贵司产品的忠实粉丝,虽然我们不曾见面,却神交已久,可以说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陈兴面带微笑地说道,非常标准的外交辞令。

    “承蒙厚爱,感激不尽!八木友和仅代表三相重工全体员工,向丞相大人的赞许表示衷心地感谢!”

    说着,特派员再次鞠躬,这次鞠躬的时间长达一分钟。

    一番客套之后,逐渐步入正题。

    “八木君,贵司派你前来,是有什么事情吗?”陈兴问道。

    “丞相大人,我确实是带着一项使命过来的,大人,请看这个……”说着,他上前一步,从怀里掏出几张照片放在桌上,然后退了回去。

    陈兴拿起照片看了看,表情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照片是从不同角度拍摄的一支突击步枪,而这支枪,正是河雀公国通过研究未来版SCAR进行量产的新型SCAR。

    陈兴的表情冷了下来,随手将照片甩了出去,瞳孔微微收缩,“你们这算是窃取商业机密吗?”

    在陈兴的注视下,八木友和的表情从不自在到诚惶诚恐,然后不停地鞠躬道歉。

    “丞相大人,非常抱歉!”接着他解释道,“我们只是无意中看到了贵国警备军的武器,各方面的性能都非常优秀。资料上报给本部后,我们的设计师非常好奇,因此冒昧前来,请大人多多原谅!”

    不等陈兴开口,八木友和鞠躬完又接着说道,“在下此番前来,是想跟大人谈一个合作项目。”

    “一边窥探我们的商业机密,一边找我谈合作,你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失礼了?”陈兴问道,语气不冷不淡。

    “丞相大人,恕在下冒昧,贵国并没有隐藏新型武器的举动,我们的工作人员是在王前广场拍摄到的画面,那里是旅游观光的景点,并没有限制拍照。”八木友和这次没有道歉,而是据理力争。

    “原来是这样啊……”陈兴装了下傻,其实他也没把这件事情当做什么机密,毕竟几万人装备的东西,怎么可能保密?

    他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利用这一点儿,获得一些谈话上的优势罢了。

    “丞相大人,我们公司想向您收购新型SCAR的设计专利。”

    八木友和熟练地开始了他的说辞,“据我了解,河雀公国的枪械生产工艺十分落后,相比改造人技术,他们并不擅长制造武器。”

    “如果交由我们生产,无论是质量、性能,还是产量,我们都要大大超过河雀公国的生产所。”

    “并且我们可以约定一个时间,在这个期间内,生产的新型SCAR只输送给贵国。”

    “这样既能保证贵国的专利优势,又能增加产能,提高质量和性能,迅速提升贵国基层部队的作战能力。”

    八木友和全面开启了业务员模式,说得天花乱坠,陈兴却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作为一个金牌业务员,八木友和很快就注意到客户的表情变化,于是停了下来,询问道,“丞相大人,我刚才说的内容,您有什么疑问吗?”

    “你刚才说的,我能不能这样理解,你们免费拿我的技术,然后生产东西卖给我,我还不能不买?”

    按照对方的说法,就是免费拿技术,然后独家供应,而独家供应是双向的,有买有卖才是生意,不然三相重工生产出来就扔仓库里生锈?

    “大人如果觉得不合适,我们也可以用其他的合作方式。由我们一次性买断专利,或者是授权给我们,然后按照一定比例进行提成。”

    “合作的方式有很多,肯定有一种适合我们。”八木友和自信地说道。

    “但如果我不想合作呢?”陈兴似笑非笑地问道。

    “大人为什么会不想合作?这个专利在河雀公国手里,无异于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无法物尽其用。而交给我们,我们就能最大程度地发挥作用。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对我们双方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情,我想大人一定是明白的。”

    “但我就是不想合作呢?”陈兴又问道,语气中多了一层警告的意味。

    “如果大人不愿合作,我们自然是不能,也不敢勉强的,但是……”八木友和顿了顿,“大人的这项技术,不属于难以仿制的类型。随着时间的推移,样本肯定会流传出去。那些三线生产商可不会管专利是谁家的,只要有钱赚就行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大量仿制品出现在地下交易市场。”

    “试问一句,到了那时候,大人手中的专利还值多少钱?”

    “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一定要找你们合作,而不是找红土重工,又或是龙河工业?”陈兴再次抛出问题。而这次,他收回了语气中的高冷。

    不得不说,他有点儿欣赏这位特派员的业务能力了。言谈举止滴水不漏,分析头头是道,有理有据,很容易让人产生认同感。他也是业务员出身,只是相隔二十年没有用过本职技能了。

    “首先,大人不会跟龙河工业合作。虽说龙河工业是你们本国的企业,但恰恰是因为这一点,他们夹在各方势力之中,无法做到区别对待。”

    “其次是红土重工,他们确实是我们最有力的对手,但SCAR是精密战术步枪,之前只有西木工业生产,红土重工走的是粗犷狂野的风格,并不擅长制作这种精度较高的产品。”

    “而西木工业,乃至崇山工业,长城工业,他们即便能生产,也有阵营的限制,所以,我们三相重工,是大人最佳的合作对象。”

    “好吧……”陈兴叹了口气,起身伸出手来,脸上露出微笑,“你成功地说服了我。”

    “谢谢大人!”

    两人握了下手,接着陈兴说道,“你可以拟定一个分成方案给我。”他强调了一句,“我只要钱!”

    “了解!”八木友和用力地点了下头。

    对陈兴来说,新型的SCAR虽然可以提升基层部队的战力,但并不能决定战争的胜负,而全军换装备,又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新装备不能决定战争的胜负,但是闪闪发光的金币,可以!

    要知道,打仗烧的就是钱。

    “另外……”八木友和接着说道,“为了表达我们三相重工对大人的敬意,我们可以免费为大人定制一把枪械,倾尽我们所有技术,打造一把传世名枪!”

    “那敢情好啊!”陈兴大乐,有免费的好处,任谁都不会拒绝。他还记得蕾西的两杆名枪,制作水平可谓是巧夺天工,除了枪械本身,还是一件艺术品,华丽而精美,拿起来就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感谢大人的信任与赞赏。”八木友和鞠躬行礼,“我这就回去拟定方案,希望能尽快敲定合作。”

    “滴滴!”

    陈兴刚要和对方客气几句,黑表忽然响了一下。

    “大人,您有事儿先忙,我回去了。”八木友和识趣地退了出去。

    目送对方离开,陈兴才看抬起手看黑表屏幕。

    [到家了吗?]

    没有注明信息发送人,但强行弹出的对话框,加上问话的语气,马上就能猜出对方的身份。

    [现在才问啊,都已经回来两天了]陈兴回复到。

    [对不起,刚回去就被父亲责问,一直找不到机会]

    [没事儿,我就是随口说说]

    [陈兴先生,这次的旅程非常开心,收获也非常丰富,希望下次有机会还能跟陈兴先生一起冒险]

    [行,有机会再去]

    [谢谢你,陈兴先生!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我知道陈兴先生现在很忙,每次打扰你都有些不好意思,但有时候又忍不住……]

    那边又连续发来一条消息

    [陈兴先生,国事虽然重要,但也不要太勉强自己,多注意休息。你有事儿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这条信息结束,屏幕就恢复了正常。

    “忙?”陈兴一脸疑惑,“我忙什么呢?”

    今天的任务完成了,也没有新的事情,接下来就是休闲时光,喝喝茶,聊聊天,泡泡妞……

    “滴滴!”

    黑表再次传来提示音,同时表面亮了起来。

    这是一个视频通话请求。

    当看见对方名字的时候,陈兴瞪大了眼睛,露出惊异的表情。

    他手指悬在半空,犹豫着要不要接。

    如果是一般的视频通话请求,他根本不需要犹豫。他是手握重权的冰蓝城丞相,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能让他皱眉头。

    但是,这个名字有些特殊,而且是非常特殊,以至于他犹豫要不要直接挂断。

    因为他很不想接对方的视频。

    虽然对方长得很漂亮,拥有倾世容颜,但他还是不想接。

    因为黑表屏幕上赫然显示着——蕾西·马里斯!

    这冤家路窄的,找他肯定没啥好事儿。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研究人员建造了一个微型装置

2022年1月8日 小羽 0

EPFL、中国、西班牙和荷兰的研究人员建造了一个微型装置,该装置利用振动的分子将不可见的中红外光转化为可见光。这一突破可以为热成像和化学或生物分析带来一类新的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