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十分细腻的黄文高潮_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回到丹阁居舍,牧北取出裘高的纳戒查看。

    其中共有三百多亿银票、一些六品下等灵石、一些疗伤宝丹和一些灵药等。

    “不愧是一城之主,挺富有。”

    顿了下,他又取出锦袍老者等人的纳戒,有一柄玄剑、一些灵石和一些其它东西。        

    综合起来,价值也是不俗。

    他暗自点了点头,总体来说,收获很不错。

    收起这些东西,他取出蕴神丹。

    蕴神丹大拇指盖大小,呈白银色,上面有六条丹纹。

    六品宝丹!

    他盘膝丹阁内,吞下这枚宝丹,而后运转起一剑绝世。

    顿时,充裕的灵能药力在他腹部绽放,随一剑绝世运转,汇聚到肾脏位置。

    淬肾!

    直到三个时辰后,蕴神丹被完全炼化,肾脏的淬炼已经达到一个完美程度。

    壮意境大圆满!

    “继续!”

    一剑绝世未曾停下,他取出裘高纳戒中的六品下等灵石,开始冲击修脾境。

    这个过程并不难,短短一刻钟后,他便踏入修脾境。

    迄立修脾境初期。

    随后,他又取出几株灵药,用以梳理当前的修为。

    天色渐渐暗下来,晚间时分,景妍来他屋里找他。

    “传闻黑暗深渊频频显化异辉,或有重宝出世,我准备去历练下,你去吗?”

    她问牧北。

    牧北点了点头:“当然。”

    黑暗深渊位于中州南域,是中州四大险境之一,蕴含诸多危险,也存有极多机缘,他本就打算寻个时间走一趟。

    如今,自然是正合适。

    “行,明日一早出发。”

    景妍道。

    她没有立刻离开,在这屋里向牧北请教丹道。

    这次丹会,牧北的丹道造诣让她再次刮目相看。

    牧北没有吝啬,一一为她解惑。

    景妍仔细聆听,漂亮的脸颊上满是专注。

    直到三个时辰后,时间已到凌晨,她仍旧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不愿离开牧北房间。

    而这时,隔壁房间传来一阵阵压抑婉转的女子呻吟声。

    一时间,两人有些尴尬起来。

    “对了,景姑娘,你多大?”

    牧北连忙随意找一个话题道。

    景妍脸颊绯红,怒道:“果然还是流氓!”

    牧北:“???”

    而后,他瞬间知道景妍误会了他的意思。

    “我是问你年龄多大。”

    他说道。

    景妍怔住,而后脸颊更红,转眼变得如同一颗熟透了的西红柿,看着牧北更加愤怒了。

    气愤的起身走出去,重重关上房门,发出砰的一声大响。

    牧北:“……”

    这……

    好冤啊。

    隔壁屋子的呻吟更激烈了,牧北一阵无语,来此参与丹会,就不能想想丹道之事?

    很快,一夜过去,

    这天一早,他打开房门准备去叫景妍,景妍也同时走出房间。

    “那个,出发?”

    牧北道。

    景妍看着他,似是想起昨夜的糗事,漂亮脸蛋红了一些。

    轻哼了声,当先朝丹阁外走去。

    牧北跟上去。

    刚走出丹阁不远,十数道人影便是将他拦下,为首的是个身穿云裳的女子,三十出头。

    “杀我夫君,你能走得了?!”云裳女子仇恨的盯着牧北,对十几个武侍道:“拿下!”

    十数武侍都是魂道初期,顿时一窝蜂冲来,个个面色狠辣,环绕凌厉的肃杀气息。

    景妍正值气头上,猛的一掌挥出。

    顿时,一股强横力量席卷出去,将所有人一起给笼罩。

    “啊!”

    惨叫第一时间发出来,十数武侍吐血,同时横飞出去。

    而那云裳女子,正好被一个横飞过来的武侍砸在身上,口鼻同时溢血,当场昏死过去。

    景妍吐出一口气:“舒服多了。”

    牧北:“……”

    两人离开泰仙城,大概一天后,来到黑暗深渊所在位置。

    这时,这个地方已经来了许多修士。

    放眼望去,黑暗深渊如其名,就是一条光线不太充足的巨大深渊,长不知几何,宽度大概能有两千丈。

    三三两两的修士结队,沿着些陡峭小道朝深渊底部走去。

    这些小道俨然不是天然形成,而是前来探寻的修士开辟。

    牧北和景妍朝下走,越往下光线越昏暗,气温也越冷,一些地方渐渐能看到冰雪。

    一个时辰后,两人方才走到底部。

    底部的土壤有些潮湿,呈现赤乌色,朝远处看去,许多地方有着一座座矮小丘陵。

    “啊!”

    突然,前方传来惨叫声。

    一只黑红相间的蜘蛛落在一个修士后颈,大概脸盆大,疯狂吸食这人血液。

    只片刻,这个修士身体便干枯了。

    牧北目光微动,那修士可是玄道级别,居然转眼惨死。

    果然是片凶险的地方。

    他和景妍往前走,一边探寻四周,一边也保持着警惕。

    在险地中历练,粗心大意可不行。

    随后,两人见到不少奇特毒虫,飞的、跳的、爬的、蠕动的,各色各样。

    其中一些体型很大,明明是虫类,却有十数丈,也有些非常小,只有小拇指盖般大。

    但,都很危险。

    他看到一只小拇指盖大的甲虫钻入一个魂道强者体内,转眼间令那人口吐黑血惨死。

    这里俨然就是一方毒虫深渊。

    不多久,两人走入一片矮小丘陵。

    这时,前方传出惊恐叫声,就见一个黄衣女子被一头蚯蚓状毒虫缠绕,长约三丈,张开的口器流淌粘液,吞向黄衣女子。

    口器中,三圈利齿令人头皮发麻。

    也是这时,黄衣女子看到了牧北和景妍,似乎知道牧北,大叫道:“牧北学弟!牧北学弟救命啊!”

    牧北目光微动,通古学院的学员?

    抬手一点,一道金色剑气激斩而上,噗嗤一声将毒虫斩的四分五裂,救下黄衣女子。

    虽然通古学院的学员间不存在同窗之谊,但对方与他无怨,这般求救,他哪能不管?

    黄衣女子处在修脾境初期,二十三左右,连忙跑过来,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而后,她简单向牧北道了下谢,又请求与牧北景妍同行,这黑暗深渊实在吓到她了。

    牧北本是不愿带着她,可她苦苦哀求,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三人走向丘陵中心,一晃眼一天过去,牧北突然闻到一股异香,连忙朝着左侧跑去。

    数十呼吸后,前方出现一颗半丈高的小树,上面结有两颗椭圆果子,表面流转紫辉。

    牧北眼前一亮:“洗髓果!”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