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官场贵妇的菊花/医生穿丁裤上班

    聂荣海彻底慌了。

    他不由发问:

    是于潭已经从他手上逃走了?        

    还是他从一开始就抓错了人?

    他赶紧一个光脑打了出去。

    “于潭还在那儿?”

    “是。”

    “她在做什么?”

    “在睡着。”

    “你去看一眼。确认下。”

    一分钟后,他的手下向他做了确认。

    “……”聂荣海更郁闷了。那女人会不会是被调包了?“你确认这些日子,你那里没有出任何状况?”

    “没有。一切都很正常!警报系统都开着,没有任何异常。”

    “你再调看下监控!你别忘了,那女人曾是联盟最厉害的战士!”

    “是!”

    一刻钟后,他的手下再次来报。

    “这几天的监控全都快进检查了,看守的弟兄们那里也都查问过,没有半点异常。药剂都是正常注射的,那女人没能出房间半步。”

    听完这回禀,聂荣海更晕了。

    所以,为什么?

    总不可能会有两个于潭吧?

    总有一个是假的吧?

    难道于潭有孪生姐妹?于潭有姐妹吗?他不知道啊!

    他开始陷入了自我怀疑。

    他拿到了靶场提供的所有监控。

    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将视频放大,一点一点看过去。

    随后,他越看越慌。

    墨镜女人,走路的姿态,和他记忆里的女人一样。

    她是打了悬浮车来的,她不喜欢开车,和他记忆里的女人一样。

    第一次来,她就被墙上的风景画吸引,看了好久。她喜欢大自然,和他记忆里的女人一样。

    上周她一来,就选了最难的模式,她一向对自己很有信心;

    她只要了纯净水和两个橘子,她还把没喝完的水都带走了,她一向很环保,讨厌浪费,讨厌奢侈;

    她完成射击后,还不忘戴上手套擦掉指纹,这是她的习惯,她最讨厌在公共场合留下指纹……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的习惯。

    视频播放着,精神力强大的聂荣海似乎捕捉到了什么。

    他将视频往回退了一点,一帧一帧看过去。

    他抓到了。

    有一帧视频拍得很清晰,刚好是她的侧面。

    聂荣海将照片放大,再放大。

    她衣领处的脖子上,有一道伤。

    他记得!

    隆科星大战,为了守住那颗资源星,他们深入对方控制,并肩作战。最终反击时她是第一冲锋队长,受了伤,差点没了。

    而这也是聂荣海第一次对她又敬又惧,她原本该必死的,可她的精神力又是一分为二,分别做了攻防。

    她避开了那必死的一击,那一枪只擦过了她的脖子,留下了一条痕迹,她用能力创造了一个奇迹……

    这女人一旦成长,必定是联盟最强大的战士,聂荣海当时就很笃定了。所以她的那道伤,他一直记在心上……

    现在,现在……

    那道伤,他不会认错!

    而有了这一切的佐证,聂荣海越发笃定刚刚的女人是于潭!

    否则呢?否则这天下的女人,还有谁,会有这般强大的精神力?除非受过特训,否则什么样的女人,第四次玩那种难度的射击就拿下97分?这天下,还有什么人会有那么强大的控制力去玩双枪?

    还有那气质,属于于潭的强大气质,一般人根本就装不出,演不了!

    聂荣海再次陷入自我怀疑,难道当日文森特送来的,从一开始就是冒牌货?文森特在莱恩星和于潭是战友,他会不会做了谍中谍?

    可文森特不见了,自己该怎么追查?

    于潭落在他手里后,与他有过几次对峙。多年不见,人总有改变,于潭会不会借着这一点,骗过了自己?

    又或者,于潭想办法瞒过了他的人,已经跑了?现在他的人抓住的,并不是于潭?只是个替身?

    他想到了一个做检测的办法,验DNA。

    于潭之前是中央军出身,应该有血液样本和指纹记录。

    刚刚的女人虽没有留下指纹和唾沫,但他可以验抓住的那个女人,看她是不是于潭。

    聂荣海立马找人安排去数据库调取资料。

    然而十分钟后他被告知,发现有关于潭的信息被锁定了。

    锁定?是二十多年前,军中帮他掩盖婚外情,为了保住军人名声干的吧?还是当年的狄丝怕被媒体知道这事,找关系做的?他不确定。

    聂荣海又费了十多分钟,通过关系弄到了秘钥解锁。

    随后,他被告知,数据库里,没有任何于潭的信息。

    被删了!

    已经被删了!

    删的干干净净,似乎她从没进过中央军!

    却不知道是谁删的!

    “为什么不知!肯定有痕迹!至少得给我查出是谁做的!是什么时候做的吧?”聂荣海咆哮,愤怒的一拳砸出去,他车子的显示器都碎了。

    虽叫嚣彻查,但聂荣海心里清楚,这是军中档案!一般人能删的了?

    就算是他,一个上将,也没有这种说删就删的权限!

    要么得国会批准,要么得现元首开权限,要么得至少三个上将级别的军官点头……

    能做到这一点的,必须是高官强权!

    是于潭!她回来了!

    她动用了旧时人脉,处理了关于她的所有资料!否则呢?还有谁会大费周章弄掉她的资料?

    聂荣海有些崩溃!

    二十年前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那种惧怕,不知何时就将被瞄中的感觉开始将他包裹,这让他对于于潭的回归开始深信不疑。

    验不了DNA,为今之计,有个最简单直接证实的办法,就是他亲自去找抓住的那女人。

    他要亲眼去证实,他抓到之人的真假。

    聂荣海不想再耽搁,他迅速离开。

    在经过一次变装两次换车后,他坐了辆悬浮车径直往郊区去了。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终于到地方了。

    这是一个僻静的街区,行人很少。聂荣海乘坐的车,径直开进了一个红墙小院……

    一分钟后,陶然、魏森老头、科纳校长,以及司机伍月教官乘坐的定制版悬浮车从小院门前经过。

    可见,小院里是一栋独立的半旧三层小楼,看着毫不起眼,可他们所坐的军用定制悬浮车里的光、磁、电,射线等检测数据在经过的那一瞬,却有个明显起伏。

    这也侧面说明,这小楼不一般。

    陶然激动的手,颤抖的心——大概,就是这里的了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