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少妇用嘴帮我口&同学把我带到卧室揉我胸陪

王军睁开眼睛之后,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妖气。他异常平静的盯着车前子,说道:“为什么你身上会有和我一样的气息?”

    “别说一样……像、你我的气息很像,不是一样……”车前子盯着这个有些迟缓的年轻人,继续说道:“刚才的事情你都忘了?忘了你是怎么躺在地上的了?裤裆不疼了吗……”

    听到车前子提到了裤裆,王军条件反射的夹了夹腿,说道:“还是火辣辣的疼,是你打的我吗?我是不是又生病了……奶奶,你身上流血了。我妈、我妈哪去了……”      

    听到了王军的话,‘老女人’“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随后对着年轻人说道:“宝啊,奶奶的宝儿啊……以后奶奶不在了,你可怎么活——你去找你爸爸吧,宝啊,这个是你大哥,你赶紧跪下给你大哥磕个头。以后你爸爸和大哥就是你最亲的人了……”

    黄伟英已经听出来这个半大小子和吴勉有关系,刚才车前子还说了爸爸什么的,加上刚才王军说的他们俩气息一样。天底下除了亲兄弟,还有别的会一样吗……

    ‘老女人’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是活不了的。可是要在临死之前,給王军找好能照顾他的人。天底下除了吴勉之外,还有更合适的人选吗?当下,黄伟英咬死了王军就是吴勉的亲生儿子。好像作出王军的时候,这个‘老女人’就在一边看着似的……

    看着‘女人’上蹿下跳的样子,车前子恨不得过去一脚踹死他。他回头看了孙德胜一眼,说道:“胖子,你就站在这里看热闹?就不知道给你老张杆子帮帮忙?你真信你老丈人会和一个半妖再生出来一个半妖……”

    没等车前子说完,‘老女人’眼前一亮,对着还没有明白过来的王军,说道:“宝儿啊……赶紧的,这个胖子是你姐夫,赶紧叫一声姐夫……现在好了,这一下子你爹、大哥和姐夫都有了。奶奶现在就是马上去死,也能闭上眼睛了……”

    这时候,孙德胜笑了一下,冲着车前子做了个鬼脸,说道:“老太太,你说赤粽兄弟是我丈人的种儿,那么我来问问你。有凭证吗?有什么DNA检查报告的,有验血报告的。哪怕有副画呢?不是我说,有把扇子我都信你们是从大明湖过来的……”

    说到这里,孙胖子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总不能你们上嘴皮一碰下嘴皮,胡说八道我就得当真……那我们二哥还说他们家老娘和吴勉有过一段,怎么那么巧,他也姓吴……还有哪个吴?吴勉的吴……”

    ‘老女人’不敢乱接话了,她眨巴眨巴眼睛,心里话这个地上第一修士也是不老很干净,这花花事儿不少……

    孙德胜说了几句之后,看了一眼手表。岔开了话题对着‘老女人’说道:“不是我说,这里到上河村、下河村要多久?”

    ‘老女人’心里盘算了一下时间,说道:“往常都是坐着大车过去,那个死浪蹄子是个平足跑不快,要就是腿着走的话,怎么也要两个点——两个小时……”

    “那我们过去等着他……”孙德胜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是我说,你们娘俩给我们指路。距离这里最近的是上河村吧……那就先去上河村的潘学友家,潘学友——这名字起的,潘金莲学着交朋友……”

    担心王军再次发狂,在场的人都对付不了。孙德胜将‘老女人’和王军一起带上了卡车,车前子他们几个看守,随后在村里男女老少的议论之下,向着附近的上河村行驶了过去。

    就在‘老女人’家里斜对门的一户人家里,村子里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光棍,在院子里亲眼看着‘老女人’他们上了卡车被带走,当下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小心翼翼的掀开了水缸,将满身尘土的胡春兰放了出来…..

    “春兰儿,你们家那个老不死的被人带走了。我亲眼看到的,估计是拉到刑场打靶了。这下子好了,你不用担心这个老不死的了。等着天一亮,我就套大车带着你进城,去我哥家躲两天,等着风声过了我去找你。我有个远房亲戚在香江,咱们俩投奔他去。当年我爹救了他一条命,你说救命之恩,怎么不得给个三百五百的。咱们俩就发了……”

    “三百五百……”胡春兰轻蔑的笑了一下,随后他小心翼翼的站在窗口,掀开窗帘的一角,盯着‘老女人’家的位置,说道:“大成,我还得回去一趟。老不死的家里存着三千两黄金,我把金子拿过来,咱也不去香江了。去西洋,去法兰西去英吉利……”

    老光棍听到还有三千两黄金,当下眼睛一亮,心里话真拿到这笔钱,够自己娶好几个黄花大姑娘了。也不用和这个假娘们儿在一起打连连了,不过想起来门口站岗的公安人员,他开始苦着脸说道:“春兰儿,这可不好办。你看你们家门口。好几个公安呢,要不你还是从地底下回去?”

    “他们不是傻子,那条路应该被封了……”说话的时候,胡春兰突然拿起来桌子上的火柴盒,抽出来一根火柴,对着老光棍说道:“大成哥,我能不能拿到这三千两金子,就要看你能帮妹妹多少了。你放心,以后年年的今天,我都给你烧纸……”

    说话的时候,胡春兰划着了火柴。对着老光棍吹了口气,火柴上的火苗竟然变成了一个火球,吹到了老光棍的身上,瞬间他便成了一个火人,在屋子里乱窜,哀嚎了起来……

    ‘女人’漠然地看着自己的相好,随后尖着嗓子喊道:“救火啊!大成子家着火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