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腿锁住我的腰/他用手伸进我的花核

  “这颗蛋是进货的赠品,人家口口声声说是魔兽蛋,我也就信了,啊呀呀,真是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被骗了,该死的奸商,真是不得好死,小陈,要不这样,我下一回给你找一颗真正的魔兽蛋,不,真正的魔兽怎么样?我老朴一口唾沫一颗钉,说话算数。”        

    朴爱华一副痛心疾首的捶胸顿足,宣称自已也是上当受骗的受害者,随手甩锅给了真假不知的“奸商”。

    至于“下一回”,谁知道是哪一回,此时此刻先糊弄过去这一关再说。

    不然人设崩盘,以后在911空勤基地的小买卖就不好做了。

    “……”

    看着这个朴爱华瞬间演技爆表,陈非目瞪口呆之余,随即有些哭笑不得。

    他连忙摆手,打断了朴爱华慷慨激昂的声讨那个骗了自已的“奸商”。

    “好了好了,打住!怎么找那个奸商,是你的事,与我无关,什么魔兽蛋,还是魔兽,不用再给我了,给了也养不起。”

    再不拦着,对方说不定还会给他什么蛇蛋或虫卵,那些玩意儿就更吓人了。

    “你放心,包在我身上,一定会给你个交待。”

    朴爱华用力拍着自已干瘦的胸脯,心里却悄悄松了一口气。

    不要好,不要妙,省得自已再去费心思弄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来继续蒙混过关。

    魔兽蛋什么价码,他要是有,还做个屁的奸商。

    朴爱华的目光落在了用T恤包住的鸟窝和幼鸟上,正要伸出手,却被陈非拦了下来。

    “等等,你要干嘛?”

    “呃!拿了去油炸一下,当夜宵,看起来挺好吃的样子。”

    看着鸟窝里面叽叽叫个不停的幼鸟,朴爱华咽了咽口水,用签子一插,这就是现成的烧鸟串啊!

    “停停停,不可以,好歹是一条性命,你也忍心下手?”

    陈非坚决制止这种杀害幼小生灵的行为,太残忍了。

    “呵呵,这么小的鸟,炸一下,很香的!”

    朴爱华一脸理直气壮,干笑了几声又说道:“不然怎么处理它?”

    这个馋嘴的家伙居然打着替陈非考虑的幌子,炸一炸,一口吃掉,眼不见为净,怎么不把自己扔锅里头好好炸上一炸,变个油炸鬼也挺香的。

    “当然是养大,然后放生啊!”

    陈非瞪了这货一眼,语气义正辞严。

    他自己都没生出过把这只幼鸟下油锅这样的恶毒念头,真的有点儿被这个家伙给气到了。

    “啊?养大?还放生?”

    朴爱华张大了嘴巴,似乎被对方的匪夷所思想法给惊到。

    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陈非的脑门,又摸了摸自已的,不烧啊!

    这么个小玩意儿怎么养?

    好像不太容易吧!

    “没错,我是来问你,这只小鸟吃什么?能喝牛奶吗?”

    陈非终于把自已的来意说清楚,免得对方依旧误会。

    朴爱华一手叉着腰,一手挠着自已的脸颊,愁眉苦脸的十分为难。

    “这个……好像不能喝牛奶吧!”

    实在是太捉急了。

    以他的多年经验,鸟类应该是吃虫子的,可是眼下这一时半会儿,上哪儿去给这只幼鸟弄虫子,这可是一个大难题。

    说不定没两天就给养死了。

    真是太难了啊!

    陈非疑惑的问道:“你不知道吗?”

    朴爱华继续抓耳挠腮,显然是依旧没有什么靠谱的主意。

    “等等,让我再想想,再想想。”

    他不想让这个年轻人轻看了自已,连忙摆手,然后继续绞尽脑汁的苦思冥想。

    “喂鸟吗?没有虫子的话,可以喂一点小鸡饲料,如果连小鸡饲料都没有,那么先用鸡蛋黄应应急,不要喂谷物,谷物的营养不够。”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插入了进来。

    朴爱华一个激灵,连忙回过头,诚惶诚恐地说道:“阿贝尔主厨!”

    “您好,主厨先生!”

    陈非也跟着打招呼。

    就见到一个身着白色厨师服的中年白人男子站在不远处,目光投向了陈非手上的T恤,准确的说是T恤裹住的鸟窝。

    疑惑地问道:“哪里捡来的小鸟,难道不知道应该交给亲鸟照顾才是最正确的做法吗?”

    阿贝尔主厨的目光非常严厉,他非常厌烦那些手欠的家伙,总是莫名其妙的给自然野生动物添各种各样的麻烦。

    阿贝尔虽然不是动物保护主义者,但是也见不惯这种肆无忌惮的行为。

    陈非看向朴爱华,这锅他可不背。

    “非常抱歉,这是我的错!”

    朴爱华看了看陈非,又看了看面色不愉的主厨先生,只好干笑着认了。

    对方一句话,就能把自已从911空勤基地踢出去,怎么能不小心伺候。

    况且一句谎言的背后,往往需要一百句谎言来弥补,他前一刻说过这只鸟蛋来自于另外的奸商,下一刻总不能又说成是在荒野里面随手捡的吧?

    真是打落牙齿和血吞,朴爱华同时承受着陈非与阿贝尔主厨的鄙视加责备的目光,整个人都佝偻了不少。

    “那先喂点儿蛋黄试试?”

    没有更好的主意,陈非打算接受这位阿贝尔主厨的建议。

    鸟类依靠蛋黄的营养发育成形,破壳而出后再以蛋黄为食物,似乎也是可行的。

    “稍等一下,朴爱华,跟我来!”阿贝尔严厉的瞪了这个家伙一眼,转身就走。

    朴爱华跟着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小鸡饲料的事情交给我,保证尽快弄到。”

    不就是鸡饲料,托人问一问,应该很容易就能搞到。

    阿贝尔主厨头也不回地说道:“最好还要有活的面包虫,再弄一些麦麸,自己饲养繁殖,光吃饲料是不行的。”

    “啊!知道了,知道了!”

    朴爱华点头哈腰的应下来。

    归根到底是他弄出来的麻烦,有责任也有义务协助解决。

    弄点儿鸡蛋黄对于坐拥丰富食材资源的厨房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儿。

    随便整个海兰白鸡蛋,隔水蒸,小火五分钟,大火五分钟,再焐个五分钟,十五分钟正好,磕了蛋壳,掰开已经凝固的蛋白,拿个抠耳勺,挖点比芝麻粒大不了多少的蛋黄怼到鸟嘴里面,妥了。

    只怼了十几勺,加起来约摸黄豆般大小的鸡蛋黄,幼鸟就心满意足的不再叫唤了,伏在鸟窝里面打起了瞌睡,偶尔才叽一声。

    陈非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

    错误!

    错误!

    不能识别有效CPU类型

    运行内存自检失败

    未发现输入/输出设备

    未发现存储器

    加载基本输入输出系统失败

    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

    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

    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

    ……

    “关机啊啊啊啊!”

    陈非满头大汗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用力摇着头,自己好像做了个稀奇古怪的荒梦。

    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一遍又一遍,让人烦不胜烦。

    “叽叽!叽叽!”

    他循声望去,哑然失效,原来是床头鸟窝里的小鸟在叫,还以为是电脑出错的报警声,两者实在是太像了。

    这样叫应该是饿了吧?

    陈非总算是体会到鸟妈妈的辛苦,他正准备去拿喂食的鸡蛋黄和抠耳勺,却楞在那里。

    眼前的“幻视”内容不再是仅占一隅,安安份份,很容易被忽略小段字符的“A:\>_”,又多了好几行文字。

    “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

    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

    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

    非法操作或错误指令

    ……”

    这个不就是自己荒梦里面的东西吗?

    居然还刷屏了,真是岂有此理。

    由于刚刚醒来,对梦里的东西依然记得清楚,陈非觉得刚才的梦决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梦,而是和自己的“幻视”后遗症联系在了一起,这个后遗症似乎又有了新的变化。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