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医院做妇科检查流水了/高耀宗和林秋菊第一次

  慌忙之中,楚无名拿着妖刀乱斩一通,可他招式凌厉之时尚且难以一击命中对方,此时如此散乱的招式,又如何砍得中任平生身上?

    “嗤嗤嗤!”

    反倒是任平生这一套凌厉的剑法打出去,顷刻间又往他身上刺了七八个血洞出来,剑剑皆是要害。        

    “任平生,待我无双玄通突破,必取你性命!”

    楚无名又惊又怒,话一说完,立刻往远处飞遁了去,任平生不能让他逃走,立即追了上去,可这时却又忽然一阵天塌地陷,地动隆隆,上面的岩石不断砸落下来,地底深处,也有一股恐怖力量冲上来,一下封住了他的去路。

    任平生因顾忌地底下的这股力量,只能作罢,趁着此时这里还没有完全塌下来,他立刻往另一边飞了去。

    大约又过了三四天,任平生追踪着楚无名身上的血腥气息,必须要将此人斩杀在这地底深处,虽然他心里很清楚,即使斩杀了楚无名,楚家也不过是再换一个容器而已,可这必然能够拖缓对方的速度。

    从坠落到这地底深处,到现在大概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楚家外面的增援很可能已经到了,等回到了上面,他再想杀楚无名,那时就很难了。

    就在这时,前面忽然有动静传来,任平生不知是不是楚家的人,上去一看,原来是瑶光仙子和司徒玄斗在一起,瑶光城和司徒家在香雪海为争夺资源,这仇怨结下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如今在这地底深处,与外界隔绝,双方都想在这里除去对方,在这里把对方杀死,又有谁会知晓?

    此刻除了司徒玄,司徒家那边还有两个化天境的长老,瑶光仙子以一敌三,渐渐呈现出劣势,那司徒玄的修为也不是说说而已,此时看他出手凌厉,显然比那几个楚家的长老还厉害许多。

    任平生在远处看了一会儿,眉头一皱,终于还是朝司徒玄放了一道飞剑过去,虽然他和瑶光仙子无甚交集,可之前在上面的时候,毕竟对方也打算帮他,那么此时她有难,他也很难袖手旁观。

    “家主小心!”

    看见远处突然来袭的剑光,那另外两个司徒家的长老立刻挡了上去,“砰”的一声,二人却低估了这剑光的力量,同时被震退了出去,待落定站稳后,隐约看见那人相貌,一下皆露出了惊色,是那任平生!

    司徒玄也看见了,脸色一下冷厉了起来:“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正说话时,瑶光仙子忽然一剑刺了上去,如水一般的剑光,瞬息而至,司徒玄手掌一抬,“铮”的一声,凝起真气挡住了这一剑。

    任平生其实并不想在这里和司徒家的人纠缠,可司徒玄此刻却像是杀红了眼一样,加上之前在上面的时候,他被众人眼神奚落,莫不是真让人以为,他怕了对方?

    “那就连你一起杀!”

    话音落下,司徒玄一掌向任平生拍去,这一掌之凶,震得附近都颤抖了起来,任平生也不甘示弱,将龙魄劲一聚,同样是一掌打过去,“轰”的一声,二人掌力相撞,震得周围隆隆作响,又有大片岩石砸落了下来。

    这是司徒玄首次和任平生交手,他没想到,这人年纪轻轻,竟修得如此一身本领,这份功力已然不在他之下,怪不得楚家千方百计要杀这小子,要是等其日后成长起来,那还得了。

    瑶光仙子身影一动,飞到了任平生身边来,问道:“你怎么来了?”

    任平生看着对面的司徒玄,说道:“稍后再与你说,先解决眼前的麻烦。”

    “嗯。”

    瑶光仙子点了点头,她刚才被这三人围攻,很感谢任平生能在此时出手相助,换做其他那些人,怕是早已走了。

    双方在这下面斗了一会儿,附近震荡得更加凶猛了,司徒家那两个长老担心这里会再次塌陷,向司徒玄道:“家主,此地不宜久留。”

    “哼!”

    司徒玄冷冷一哼,他也知道,凭他一人不可能杀得了面前这两人,又担心此处会崩塌,只得将功力收回,与两个长老往远处去了。

    “司徒家主,怎么这就走了?”

    瑶光仙子看那三人离去,冷笑一声,还不忘挖苦两句,任平生抬头看了看,说道:“这里要崩塌了,我们也走吧。”

    两人立刻往前而去,到了一处稍微安全点的地方时才停下,瑶光仙子道:“刚才多谢你了。”

    任平生问道:“看见楚家的人了吗?”

    “楚家的人……”

    瑶光仙子微一凝思,想到什么,说道:“这段时间,楚家那些长老被人杀了,不会全是你杀的吧……”

    “那还能有别人?”

    任平生看了看她,又问:“看见那个楚家传人了吗?”瑶光仙子摇了摇头:“我只看见司徒家的人,没有看见楚家的人。”

    任平生皱眉道:“他受了伤,应是在这附近躲着修炼无双玄通,我要尽快将他找出来。”

    “你要杀他?”瑶光仙子问道。

    “不然你以为呢?”

    任平生看着她,反问道。要是不在这下面把楚无名杀了,等到了上面,对方集结楚家的化天境长老,那他就危险了。

    “我帮你。”瑶光仙子道。

    任平生看了看她:“那是楚家的传人,你不怕惹上麻烦吗?”

    “呵……”

    怎想,瑶光仙子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说道:“太古诸天一族嘛,可他楚家再是肆无忌惮,但在这香雪海,你是不是忘了,还有一个剑楼。”

    看他此时默然不语,瑶光仙子又补充道:“在香雪海,除了离恨天,剑楼无法去抗衡,其他任何一个势力,都别想在这里横着走,若是让他楚家来香雪海肆意杀人,剑楼何以立威?”

    “那走吧。”

    任平生也不多问了,立刻与她往前而去,必须尽快找到楚无名,否则一旦等此人无双玄通突破了,到时候会更加难对付。

    而与此同时,在上边通天谷,之前那座深谷已经彻底崩塌了,周围的山脉已经完全沉陷下去,附近有着一股恐怖的虚空撕裂之力,化天境以下之人,皆无法靠近,即使是化天境之人,也须得十分小心翼翼,一个不慎,便是形神俱灭。

    “如何?要下去看看吗?”

    在那塌陷的山谷上方,半空中凝立着两道身影,二人皆是须发皓白的老者,神情凝重,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斗袍,修为气息深藏不露,可在这附近崩塌之后,还能来到这里面的,至少也是半步地元境了。

    “想不到这次通天谷会闹出如此大的动静,我怀疑……与那个地方有关。”

    “那个地方?”

    这一刻,两人神情变得更加凝重了起来,当提起那个地方时,两人都不免深深一颤,最后,左边的老者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离恨天那人曾警告过,勿要再靠近那个地方……当年,所有的神界下凡之人,都埋葬在了那里……”

    “若是那个古老的预言降临,这一次,恐怕将会是众生之劫……三百多年前,只是一个开端。”

    “无论怎样,先去通天谷这下边看看动静。”

    ……

    再说任平生和瑶光仙子,一连过去许多天,两人昨天碰到楚无名,可最后却又让此人逃了,不过在他两人联手之下,楚无名受了更重的伤,保护他的那两个楚家化天境长老,也已是身负重伤。

    此时在岩洞里不断有滴水声传出,黑暗之中,隐约可见里面坐着一道人影,正是楚无名,洞口两边还各有一道身影,这已经是此次楚家最后的两个化天境长老了,其余的,都被任平生一个个猎杀了,纵使元神逃脱,可这一世的修为算是废了。

    “世子,接下来如何?”

    两个楚家长老颇是紧张,尽管昨日逃脱,但恐怕用不了多久,对方又会追踪上来,偏偏族里的增援到现在还没到,原本这一次是他们出来杀对方的,可现在却成了对方追杀他们。

    “只须待我无双玄通突破,这里将会是他们两个的葬身之地。”

    岩洞里面,传出楚无名十分阴寒的声音,前段时间他横扫太虚之境各大古派,让人闻风丧胆,偏偏每次遇上任平生,总是会失利,不管对方是不是四衰之人,他都必将之诛杀。

    “呵呵……可惜,大概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就在这时,黑暗中忽然传来一个笑吟吟的女子声音,洞口边上的两个楚家长老脸色一变,立时戒备起来,只见不远处,两道身影缓缓自黑暗中走来,正是任平生和瑶光仙子。

    两个楚家长老眼中透出一股浓浓的恨意,若只有任平生一个人还好,可偏偏有这女的在旁相助,害他们昨天差点就死在那里了,一人冰冷道:“瑶光城主,你当真要与我楚家为敌?你就不怕有一日,我楚家将你瑶光城夷为平地……”

    “呵呵……”

    瑶光仙子轻轻一笑,仍是一步步往这边走了过来,“说得好,可若是你们都死在这底下了,那上边又有谁会知晓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