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我上面两个&女朋友被别人撑大了

   本来他就在担心着,那怪鸟可能会随时失去耐性,如今看来对方到底还是失去了耐性,采用了最为直接的方式,开始向自己这团灵气当中展开了探查。

    其实这怪鸟已经尽量表现出了很大的耐性,如果换做是平时的它,恐怕早就已经不耐烦了。眼前实在是因为,自己身体本就非常虚弱,又受到雷电的困扰别无他法,所以才将殷无流当做是救命稻草般紧紧的抓住。

    之前殷无流就是因为,看穿了这怪鸟的所思所想,这才小心的去进行每一步。不计较多花费的时间太长,只考虑自己的安全没有问题。      

    如今消耗的时间太长,那怪鸟不多的耐性终于被消耗光,它已经忍不住要窥探殷无流灵气当中的情况了,

    不过这怪鸟只是失去了耐性,却没有失去理智,虽然他很想立即看清楚,灵气当中到底是怎样一幅景象,可是真正要下手的时候,他还是非常注重分寸的拿捏。

    那怪鸟的意志力,并未简单粗暴的向内硬冲,也没有通过凝炼之后,再狠狠朝着其中刺入进去。

    它虽然也将本身的意识,稍微凝炼了一番,只是经过这种凝炼以后,它只是让自己的意识继续靠近过去,感觉上与之前给予灵气压力的时候差不多。

    稍微有所不同的地方在于,这一次怪鸟给予压力的力量,在逐步的增大着,通过这种方式既是在试探,同时也是想要一步步的观察内部情况。

    对于这只怪鸟来说,如此做法已经可以说非常温柔,若非殷无流是它如今最大的希望,绝不可能采用如此保守的方式。

    不过就算是对这怪鸟了解不深,可是殷无流却实实在在的见过,这怪鸟之前疯狂吞食那些虫子的一幕。

    从当时它所表现出来的样子,左风可以清楚的判断出,这怪鸟的脾气肯定非常暴躁,若非如今到了生死关头,他是绝不可能让自己折腾到现在,都不曾真正插手过。

    到了此时此刻,这家伙倒是终于失去了耐性,很明显这种试探就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它的耐性会越来越少,采取的行动也会越来越激烈。

    ‘不行,必须要想想办法,不能任由它这样继续下去,否则它只会得寸进尺一步步的进逼。我的手段虽然包含了月宗的高端功法“御雷诀”,可是毕竟这怪鸟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也不敢保证它就看不破我功法中隐藏的奥秘。’

    殷无流暗暗思索了一番后,心中便已经有了决定,不得不说这殷无流在月宗那些年,也不是白活过来的。

    他很清楚眼下这种情况,自己根本就急不来,而且光是着急也没有任何意义。而自己必须要有所行动,至于怎么行动,分寸如何拿捏,他倒是很快便有了一个想法。

    在冰山第二层的时候,左风就已经发现,在场的众多敌人当中,就数这殷无流最为难对付。并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的修为,更主要的还是因为他的心机与算计。

    这殷无流出身于古荒之地的月宗,在宗门当中的地位本来就不低,所以在阅历见识方面本就非常丰富。再加上这殷无流,经常会处理一些门派之外的事物,这也使得他渐渐拥有了独挡一片的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殷无流能够一步步的走过来,并最终成为代表月宗来探索极北冰原的领队,已经可以证明他的不简单了。

    再看他从进入极北冰原后的行事作风,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比得了的。在古荒之地各个宗门间彼此算计,相互厮杀存活到现在,光凭运气是绝对不可能的。

    哪怕如今身处这片陌生的环境中,面对这只自己从未曾见过的怪鸟,殷无流仍旧能够保持着冷静, 更没有因为情况的特殊而失去应有的冷静判断力。

    这怪鸟如果真的想要对付自己,又或者哪怕有其他任何办法,也绝不会像现在这般小心翼翼。

    他既然有所顾忌,那么自己就不需要担心,对方会马上采取什么过激的手段。就算对方真的有什么过分的想法,相信这个时候也一定会非常克制的。

    既然是这样,殷无流就不需要有焦急的情绪,一切按部就班的来就可以了。自己刚刚只是有一种想法,作为计划来说还并不完善。

    既然还有时间,那么殷无流当然不会匆忙行事,他完全可以谨慎小心的思考一番,然后再将各种变数,以及自己该如何应对的办法都思考一遍,然后再去决定自己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那怪鸟的确没有多少的耐性,它虽然没有立刻采取过激的行动,但是那种试探不仅没有停止,反而还在一步步的增加着压力。

    之前殷无流还在急于寻找适合的雷电下手,可是现在怪鸟给予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也不得不放缓了灵气移动的速度。只有将速度放缓下来,殷无流才能够拥有抵抗怪鸟压力的能力。

    速度虽然放缓了,可是殷无流却没有停下来,因为一旦自己停在原地不动,那么怪鸟只会更快的失去耐性,从而做出进一步过激的举动。

    所以殷无流虽然放缓了速度,可他不仅没有停留,而且还向着身体中心位置移动过去。

    如果换做其他人,这个时候对于怪鸟身体的中心区域,可以说避之唯恐不及。因为越是靠近中心区域,怪鸟意识也会更加强大,对意识的操控也会更加得心应手。

    殷无流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几乎就没有犹豫,就在第一时间选择了朝着中心区域靠近了过去。

    至于他在做出这种选择的同时,那怪鸟的意识之力,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看得出来这怪鸟也有些意外,并且它还有些不明白,这渺小的人类到底要干什么。

    殷无流当然不是想要借此,为自己争取喘息一口气的时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争取这么点的时间,根本就毫无意义。

    殷无流反倒是趁着对方,短暂的迟疑时间,加快速度朝着中心区域移动过去。这种做法让那怪鸟更加看不懂,这样一来向殷无流那些灵气施加的压力,增加的速度也稍微放缓了一点。

    那股灵气继续朝着怪鸟的身体中心,不急不缓的飞了过去,在飞过去的同时,殷无流虽然在努力的抵抗着怪鸟精神意识给予的压力,可是他还是将更多的注意力,都分散到了周围去。

    在这中心区域当中,不光怪鸟给予的压力更大,与此同时这里蕴含的雷电也更多一些。在这里的雷电,大大小小有着三四十道,而且它们因为活动空间比较大,所以不光速度很快,游走间更是难以捕捉到规律。

    如果有其他选择,殷无流也不愿这个时候,以这种方式来到这片区域。可眼下他哪里还有什么别的选择,怪鸟给予的压力如今还在承受范围内,可是一旦达到或者只是接近自己承受的临界点,那时候自己就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了。

    靠近中心这片区域,对于殷无流来说虽然同样危险,但是也代表了机会更多一些。殷无流一边前行的过程中,一边寻找着合适的目标。

    这一次殷无流挑选的时候,倒是不像之前那么的挑剔,毕竟现在的殷无流,也已经重新制定了计划。

    如此一来虽然此地的雷电相对粗大,并且速度也都非常快,可是殷无流却并未用多长时间,就已经从中寻找到了适合的目标。

    其实用适合的目标并不准确,是殷无流从中寻找到了适合的“目标们”。殷无流将一定范围内,数道雷电都作为自己的目标。

    有了计划以后,殷无流更是没有半点迟疑,他直接就开始催动功法,借助功法去影响灵气当中的雷珠。

    这一连串的变化,是由外而内,外部的变化虽然明显却不剧烈,连怪鸟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甚至它只是觉得,殷无流似乎不希望自己窥探到内部的情况。

    怪鸟还在考虑着,要如何到内部一探究竟,却是突然发现不远处的雷霆,游走间速度陡然加快。

    那种感觉好像是河中一群鱼,突然丢入了一块石头后,那些鱼儿立即加速朝着周围快速的游走。

    只不过鱼儿被惊吓后,第一时间是快速的远离,而这些雷电却好像发疯般,毫无规律的朝着不同的方向窜去。

    九成的雷电都是朝着其他方向而去,只有一成的雷电,它们在不规则的游走间,却是径直向着殷无流所在的位置靠近过来。

    见此情景怪鸟明显吃了一惊,它对于这雷电可是非常惧怕。虽然它的意识就在这灵气周围窥探,可是却始终警惕着雷电。

    怪鸟的意识之力,自然就是属于它的精神力,既然是精神力天生就被雷电克制。本来受伤就很严重的怪鸟,若是让自己的意识被雷电攻击到,那自己恐怕就真的恢复无望了。

    虽然感觉上这雷电,应该是殷无流引起的,可是怪鸟却不敢继续停留,更不敢继续向灵气施加压力,几乎本能般的就将意识之力给撤去。

    殷无流虽然感到压力一松,可是他却不敢有半点的放松,毕竟自己已经将雷电引过来,此时就必须要想办法处理才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