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娇嫩的小身体里冲撞&女秘浪荡H

   陆老板听到叶军浪的话后点了点头,带着叶军浪去店铺中转转。

    叶军浪挑选了一些修炼、疗伤方面的丹药,花费了好几块绝品灵石。

    末了,叶军浪问道:“对了,陆老板你这里有造化源石吗?”

    “造化源石?”        

    陆老板看向叶军浪,问道:“你还无法感悟到造化本源法则吗?”

    叶军浪轻叹了声,说道:“是啊,一直感悟不到。只好先找一些造化本源来进行修炼感悟了。”

    “造化源石我这里也有,看看你要买多少。”陆老板说道。

    叶军浪询问了一下价格,得知十五块高品灵石兑换一枚造化源石。

    这样的价格其实也不算便宜,毕竟上苍界天地有着完整的造化本源,因此能够感悟得到造化本源法则的武者是不需要造化源石的。

    “我先买个五十枚吧。”

    叶军浪说道。

    叶军浪也不好一次性买太多,买太多难免也会让别人起疑,自己修炼的话,十多二十枚造化源石都够了。

    叶军浪买个五十枚也是算比较多的了。

    再则,也不是只有叶军浪在购买造化源石,其他小组的天骄也都会去买一些,这样积累起来也足够多了。

    上苍界这边,十块初品灵石等于一块中品灵石,二十块中品灵石等于一块高品灵石,五十块高品灵石等于一块绝品灵石,一百块绝品灵石等于一块圣品灵石。

    叶军浪储物戒中初品、中品、高品灵石都有不少,这些他不用于修炼,可以用来购置造化源石,其实也挺好。

    陆老板将五十块造化源石拿过来,叶军浪将初品、中品、高品灵石都拿出,算够了足够的灵石后交给了陆老板。

    交易完毕后叶军浪也告别了陆老板,走出了这家店铺。

    叶军浪还是比较满意的,购置了一些造化源石,还能够从陆老板口中得知虚空试炼开启的地点在哪里,等于一举两得。

    并且这个陆老板还不简单,叶军浪都未能感应得到陆老板的深浅,当然他也没有刻意的去感应,免得引起对方起疑或者误会。

    “雍城陆家吗?竟然能够在雍城开聚宝阁,看来也是很有实力。”

    叶军浪心想着。

    类似于宝物阁这些,在大城池中肯定是极为暴利的,没有一定的实力根本开不起这样的宝物阁,涉及到各方面的利益很大。

    再则,既然是宝物阁那也需要有足够多的宝物来供给客户,没有一定的实力跟底蕴,上哪去准备足够多的修炼资源?

    “军浪,你不是要调查雍城陆家吗?刚才店铺的那个老板就是陆家之人,应该就是你要调查的那个陆家。”

    这时,魔女向叶军浪传音说道。

    叶军浪也传音说道:“应该就是陆家之人无疑。不过刚才跟他也只是很短暂的接触,所以他究竟怎么样,乃至于陆家现在对人界是什么态度也还无法轻易做出判断。有一点是能够确认的,陆家在雍城的权势只怕不小。能够开聚宝阁,已经证明了陆家的实力。”

    魔女点了点头,她问道:“那接下来我们做什么?”

    “先四处逛逛。”

    叶军浪说道。

    叶军浪等人走到一个集市,人流很多,平民跟武者都齐聚在一起,显得很热闹。

    其中一个摊子上,一个五十多岁左右的男子正在叫卖一件宝物,那是一个黑乎乎的石罐,盖子都没了,石罐中隐隐弥漫着一股特别的道韵,更是具有一种古朴岁月的沉淀感。

    “此乃吞天罐,巅峰时候无限接近于神兵的存在,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了盖子。但这件吞天罐的威能还在,比起寻常的准神兵都要强大。这件吞天罐,放在宝物阁中拍卖,最起码都要六七百枚圣品灵石。我这里只需要五百枚。”中年男子大声说道。

    魔女禁不住说道:“这不会是假的吧?”

    叶军浪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是假的,这罐子内蕴着道韵之气,这不是作假。再说叫价如此至高,有不少武者都在看着,要是假的早就被揭穿了。”

    魔女点了点头,跟着叶军浪在一旁看着。

    场中,有武者拿起罐子仔细查看,确认这石罐的确是准神兵级别的宝物。

    只是五百枚圣品灵石可不少,再加上少了盖子,也让场中一些武者在犹豫。

    这时,叶军浪猛地的感觉到他身边有人经过,是一个年轻人,像是也前来围观的群众般,从他身边过了一下。

    但很快,叶军浪皱了皱眉,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系着的一个钱袋不见了。

    这个钱袋是叶军浪刻意放在身边的,钱袋中只是放着一些碎银碎金,还有几块初品灵石这些。

    现在,这个钱袋居然被偷了。

    “这是遇到贼了?”

    叶军浪哑然失笑,他目光朝着已经没入到人流中的那个年轻人看去。

    “跟我走。”

    叶军浪对着狼孩跟魔女低声说道。

    叶军浪锁定住了那个年轻人的气息,一路跟了上去。

    他发觉这个年轻人身手还挺灵活,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从他身上牵走了那个钱袋,这意味着对方要是刚才冷不防直接对他出手,他都没能反应过来。

    叶军浪好奇的是,有着如此身手,居然还要来当贼?

    ……

    如意酒楼。

    洛小楼哼着小曲走进了这家酒楼中,找了个位置坐下后喊了声:“小福子,给本大爷上一壶好酒,外加三样下酒菜。”

    说着,洛小楼拿出一个钱袋,摸了摸钱袋,觉得是够这一顿酒菜钱的。

    他刚才从集市中经过,看到一个年轻人在地摊前围观,腰间的钱袋都露了出来,他也就顺手牵羊摘了下来。

    洛小楼跟这家酒楼的店小二显然认识,很快,那个叫小福子的店小二已经将酒菜端了上来,摆在桌上。

    洛小楼将钱袋翻开,看到只有一些碎银跟碎金子,他都皱了皱眉,不过好在还有几块初品灵石,倒也是能够凑这一桌酒菜钱了。

    洛小楼将酒菜钱付给店小二,倒上一杯酒,拿起筷子,准备开吃。

    可就在这时——

    “一副碗筷不够吧?是不是也该算上我们的?”

    一声平静的声音传来,声音落下后有三个人已经走到了桌子前。

    洛小楼目光一抬,脸色陡然怔住,他认出来了,此刻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年轻人正是那钱袋的主人,对方直接找上门来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