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娇嫩的小身体里冲撞&别的男人做完我又做

    ‘破晓’隐藏得真深啊!

    祂这么猛的么?

    亚伦听完黛丽丝的描述,心中浮现出两个念头。        

    旋即,他反应过来:‘没有错……造物主途径就是这么猛!神秘体系是畸形的、不平衡的……阉割过的‘曜’之途径与其它途径差不多……完整途径的,比如我,杀几个第五原质的同层次非凡者,简直轻而易举!’

    ‘同理……‘破晓’比我还精通性相转换,更不用说到了高原质层次觉醒的核心非凡能力……祂可能是最强的那一位司岁!甚至能击败数位司岁联手!’

    ‘那为什么主世界中的‘破晓’那么平静……祂在演戏?!为什么要演?以祂的实力,只要吞食掉一位或者数位司岁,就接近无敌了吧?却偏偏甘愿被‘夜之母’背刺!’

    这是两重历史的分界线,异常重要!

    ‘而这个世界,面对‘夜之母’的背刺,‘破晓’却爆发了!’

    亚伦从不觉得太阳王亚瑟有什么选择权,他所执行的,只能是司岁的意志!

    而这一重历史中,‘破晓’比‘夜之母’强大得多,所以亚瑟只能臣服!

    ‘为什么我的历史中,‘破晓’不敢爆发,甚至还要伪装受伤……不,是真的忍耐与受伤?’

    ‘而在这一重历史中,祂就敢了?’

    ‘难道是因为……司命的存在么?’

    通过‘渡鸦’,亚伦知晓主世界的灵界中,是有司命沉睡的!

    很显然,‘破晓’能击败任何一位司岁,却无法击败司命!

    ‘而这一重历史中,并不存在司命?这才是历史走向分歧的重要原因?’

    ‘这只是一个猜测,还需要一些实证……’

    亚伦按捺下诸多杂乱的思绪,再次开口询问:“司岁‘堕落日冕’,以及‘不融冰者’的下落呢?”

    这两个问题,唯有精通诸史与上古隐秘的强者,或者司岁本身,才知道亚伦问得何其刁钻与精辟。

    ‘堕落日冕’与‘破晓’互相吞噬,可以组成司命——【黑日】!

    而‘不融冰者’是【猩红造物主】最大的一块尸骸,‘破晓’同样属于造物主一系,吞噬这一谱系的司岁,可能导致造物主在祂身上复活!

    ‘破晓’或许能吞噬其它司岁,但涉及这两大谱系,可能就会不可遏止地走上复活司命的道路。

    “‘堕落日冕’是被明确记载,由‘破晓’囚禁于辉光深处的一位司岁……至于‘不融冰者’,我不知道。”

    黛丽丝摇头回答。

    亚伦点点头,豁然明白了什么。

    ‘果然……‘破晓’是有理智的,有理智的人怎么会想变成疯子?也不会牺牲自己让另外一个人复活!’

    ‘因此,祂放逐、囚禁的大概率是【猩红造物主】与【黑日】谱系的司岁……’

    ‘而吞噬、夺取的……是其它司命神谱系下司岁的权柄!’

    ‘以此获得最为强大的力量,又能勉强维持住理性?……虽然其它司命神谱系的司岁,同样可以归属于太阳,但终究隔了一层,有一定隐患,但还在可以克服的范围内……’

    ‘祂是最强大的‘司岁’,但依旧不是‘司命’!’

    ‘嗯,如果这一重历史有司命沉睡,其它司岁在绝境下纵然拼着被本体吞噬、疯狂……也必然会唤醒司命,阻击‘破晓’的。’

    ‘难道……这就是诸史之中,主历史与诸史的区分?具备司命存在的世界,才是主流历史?’

    ‘不对,从‘破晓’的举动来看,祂在害怕陨落的司命在祂身上复活……因此,这一重历史中,应该是可以诞生司命的……’

    ‘所以……具备‘虚妄之灵’的世界,才是主历史?’

    亚伦静静思考着。

    黛丽丝望着他沉静的脸庞,也不敢随意打断。

    翌日。

    亚伦直接带着黛丽丝与柯妮,回到了绿森市附近。

    他们并未进入城市,因为如今的城市已经戒严,出入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查,没有身份卡或者身份卡可疑的人一律抓捕。

    因此,亚伦只能带着她们出现在郊外。

    “这种感觉……”

    亚伦摸了摸额头,略叹了口气。

    他正在被庞大的神秘追逐,甚至直觉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

    否则的话,就可能跟某个熊孩子直接照面。

    “黛丽丝女士,到了这里,你应该能联络到你的学生了吧?”

    他看向黛丽丝,微笑问道。

    “是的,亚伦先生。”

    黛丽丝微笑承认,取出一面银色的梳妆镜,将自己的鲜血涂抹在镜子上。

    银镜表面蓦然变得幽暗,宛若连通了不知名的时空。

    没有多久,在镜子表面浮现出几道人影。

    “老师?”

    “的确是老师!”

    几个年轻的男女脸上满是喜色:“老师……您逃出来了?”

    “之前传闻绿森市遭到了可怕的袭击……连白塔都化为了灰烬,我们害怕你也不在了,呜呜……”

    “……你们死了我都还没死呢。”黛丽丝板起了脸:“还有……立即停止在广播中呼救的行为,你们是想找死么?”

    数个小时之后,按照黛丽丝的指点,两男一女三位学生在一处河滩上与他们的老师汇合了。

    亚伦则是对路边一辆敞篷马车很感兴趣。

    他望着马车的内部,发现其中已经经过改造,有一个大功率电台,以及可以搭得很高的伸缩式天线。

    想必之前,这几个学徒就是利用马车的掩护,伪装成流浪乐团、马戏团之类的身份,一边移动一边进行无线广播。

    ‘倒是还算聪明……并且手艺也不错。’

    他赞许地点点头。

    “亚伦阁下,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三位学生,蒙德、雅安、以及拉莫尔……”

    黛丽丝说着也有些叹息:“拉莫尔很有工匠方面的天赋,可惜她已经选择了我的道路……这个移动电台就是她改造出来的。”

    亚伦看向拉莫尔,发现这位姑娘扎着两条大辫子,脸上还有些雀斑,身材丰腴而充满活力,正略带羞红地偷偷看着自己。

    蒙德与雅安则是一脸紧张,生怕他们心中挚爱的玫瑰被亚伦勾走……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