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局长让我添下面/啊~有水了h

        

府衙谢燕来的住处人来人往——钟长荣总觉得这个称呼有点奇怪,凭什么府衙有谢燕来的住处。

        

但没办法,府衙就是有谢燕来的住处。

        

有人送药有人送水有人送饭菜还有兵士举着不知道哪里摘来的梨子——

        

“后院的梨子,我守着谁都没能偷走,就给小爷留着呢。”

        

谢燕来本就受欢迎,这次突袭擒获了西凉王更是宛如炸了边军,到处都在说谢燕来的名字。

        

人人以谢燕来为荣。

        

他是悄无声息回来的, 但消息传开,无数兵士蜂拥而来,争先恐后要看谢燕来一眼。

        

后院简直无处下脚,宛如羊群。

        

钟长荣重重咳了一声,挤来挤去的羊儿们扭头看他,安静下来。

        

“战事还不算尘埃落定, 都这么懈怠了吗?”钟长荣沉声喝道。

        

羊群四散。

        

钟长荣拦住举着一筐梨的兵士,让他滚蛋, 把梨子留下。

        

其他人都跑了, 小山站在门外不动,看到钟长荣的眼神,挺直脊背:“我的任务就是守护谢将军。”

        

当了校尉领兵一万的小山依旧被钟长荣踹了一脚:“在这里你守护什么?戒备谁呢?滚蛋。。”

        

那倒也是,这里是帅府,小山只能滚了。

        

钟长荣嘎吱咬了口梨子,汁水满嘴,气道:“我都没注意过梨子树,这群兔崽子盯着也罢,竟然都没想过给我吃。”

        

谢燕来躺在摇椅上,一张巾帕蒙着脸,摇摇晃晃说:“因为,牛嚼牡丹吧?”

        

钟长荣抬脚踹摇椅, 摇椅猛地摇动, 差点将谢燕来从上掀下来。

        

谢燕来抓着扶手撑坐,脸上巾帕跌落, 露出面容, 他的脸更孱白, 这也让他的眉更黑, 唇更红。

        

“我是伤者,重伤。”他说,“你是要杀了我夺走功劳吗?”

        

钟长荣难得得意一笑,上上下下打量:“说伤得差点死了?谢将军,别太娇气啊。”

        

谢燕来不理会他,哼了声再次躺回去,用巾帕遮住脸。

        

钟长荣一边嚼着梨子,一边围着摇椅转,将谢燕来翻来倒去的打量一边,谢燕来没有丝毫反应如同睡着了。

        

“别睡了别睡了。”钟长荣将梨子啃完,再次用脚踹椅子。

        

谢燕来扯下巾帕看着他:“钟将军,大夫让我一天把药当饭吃,不分白天黑夜昏睡,这样做才能保住我一条命。”

        

钟长荣笑了,居高临下抬抬下巴:“我给你找个养伤的好地方,去征伐反贼萧珣和邓弈。”

        

谢燕来神情震惊,看着他:“你又没有抓住西凉王,经历了生死大战,你怎么脑子就受伤了?”

        

如果只看他神情差点就被戏弄了,钟长荣呸了声。

        

“我都这样了,去她那里能做什么?”谢燕来冷笑,又拉长声音,“不是有人追着将军你自荐要去嘛,那种人不用白不用,往死里用。”

        

“我们阿昭根本不需要人帮忙。”钟长荣倨傲说,“你就负责把援军带过去就行了。”

        

说到这里打量谢燕来一眼。

        

“这种任务,你躺着去就行,到了之后,也不耽误你继续躺着养伤。”

        

摇椅上年轻小将挑眉看着他,要说什么。

        

钟长荣制止他,淡淡说:“还有,你现在功劳太大了,我不会让你留在云中郡,以免你分走我的权利——谢九公子。”

        

是啊,他除了叫谢燕来,还是谢家九公子。

        

如今邓弈反叛,朝中最有权势的人只剩下谢氏。

        

与西凉战事结束,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平静了,反而要开始另一场战斗,功赏划分兵权争夺,旧人被剔除,新人补进来,所以楚昭才要他留在边军,稳固边军,稳固地位。

        

“我们付出的,我们得到的,都要握在自己手里。”

        

楚昭在信上写,这封信是通过木棉红那边送来的,避开了朝廷,也防备着谢氏的窥探。

        

钟长荣看着躺在摇椅上的年轻人,他知道阿昭小姐相信谢燕来,他也相信,但谢燕来并不是一个人,他身后是谢氏。

        

其实说出这句话,他也难掩歉意。

        

这孩子拼死拼活取得这么大的功劳,却要让他离开边军,他是谢家的九公子,但这一身伤是他自己承受。

        

谷屛

        

摇椅轻轻摇动。

        

“好啊。”谢燕来说,将巾帕重新蒙在脸上,“这个任务不错,我可以去送兵马,但别忘了,我该有的功劳封赏一个也不能少。”

        

别忘了的意思是,人可以赶走,但功劳封赏要给足,要让谢氏没机会质问,钟长荣看着谢燕来,哼了声:“你运气好,邓弈叛逃了,这次不会与人阻止你当卫将军了。”

        

……

        

……

        

十月秋风扫过黄河岸的时候,楚昭驻守在这里半個月了,萧珣兵马的确被拦在河对岸,但朝廷的兵马也打不过去。

        

对面的防守亦是森严。

        

阿乐奔出来,看到楚昭站在河岸,小曼在她不远处摇着水草玩。

        

“小姐。”阿乐将披风给楚昭裹上,“河边浪大风大。”

        

楚昭笑着道谢,再遥远对岸。

        

“斥候探报萧珣现在不准备渡河了。”她说,“而是去攻打河北那些未归顺的州府,邓弈拿着圣旨玉玺虎符在前,他率兵在后,归顺的当场封官赐兵,不归顺的攻城屠杀,用不了多久,那边都要收入萧珣囊中了。”

        

阿乐轻声道:“小姐,我知道你想渡河,但没办法,李将军也说了战事是长远的,欲速则不达。”

        

战事的确是长远的,楚昭心想,不过——

        

“这次跟那次不同。”她说,“我不会让战事打七八年的。”

        

阿乐眨了眨眼,七八年?先前将军们商讨战事的时候,是说要做好长期准备,但说了具体时间吗?

        

“皇后娘娘!”

        

身后传来急促的喊声。

        

楚昭阿乐都回头,小曼也警惕地站到楚昭身边,看着几个武将疾奔而来。

        

“娘娘。”为首的将官神情激动,“边军援兵到了。”

        

楚昭略有些惊喜,不过这也在预料中,她跟钟长荣说了要五万兵马来。

        

“来得还挺快。”她说,“那我们重新布防筹划吧。”

        

为首的将官笑道:“娘娘,他们没有来与我们汇合。”

        

楚昭微怔。

        

“娘娘。”另一个将官抢着喊道,“他们绕道进入了萧珣兵马后方,已经拿下两城了。”

        

楚昭大喜,这可不再她预料中。

        

“太好了。”她抚掌大笑,眼睛闪亮如火,“李将军,这样的话萧珣他后防被破,前守后攻乏力,我们可以再趁机渡河了!”

        

几个将官对视一眼,亦是神情激扬。

        

“遵令。”

        

……

        

……

        

边军援兵的突袭果然影响了萧珣兵马的布防,半个月后,通过坚持不懈的渡河战,朝廷的兵马终于踏入了对岸,且势如破竹一直到连拿下两城。

        

看着如潮水退去的中山王兵马,朝廷兵马也鸣鼓收兵,停下追击。

        

“待我们休整,再加上援兵,到时候,让他们逃无可逃。”将官们站在城门上含笑说,视线看向西边,带着几分期盼,“皇后娘娘应该与边军汇合了。”

        

……

        

……

        

楚昭远远就看到对面的人马,不过与行军的兵马又不同,队伍里除了马匹,还有一辆车。

        

车上摆着一张摇椅,看不到人,只能看到翘起的一只脚,随着走动摇摇晃晃。

        

楚昭脸上绽开笑容,催马疾驰近前,看着那只脚。

        

“谢燕来——”她大喊。

        

听到喊声,脚依旧晃动,然后有一只手伸出来,一扬。

        

楚昭下意识伸手一揽,怀里便多了一个沉甸甸地梨子。

        

“谢爱卿。”她看着梨子笑道,“这贡品也太寒酸了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