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穿裙子在公园里做小说&行长,不,不要

        

安排了牛皋去防御兰州,次日一早,陈庆率领大军继续沿着清水河东进,两天后便来到了黄河边,黄河边还有金兵驻扎的痕迹,但军队已经完全撤离,黄河上也看不见浮桥的影子。

        

这一战,金兵被全歼七万余人,俘虏一万人,元气大伤,暂时不会进犯陕西路了。

        

陈庆原本是休整后继续东进攻打河东路,但他得到金兵进入西夏的消息后,他的计划开始面临调整。

        

他挑起西夏内战,又支持萧合达抗击西夏朝廷,眼看两家打得两败俱伤,现在是西夏最羸弱之时,金国却跑来摘桃子了,陈庆岂能容忍?

        

其实要不是金兵进攻陕西路,他现在很可能就在攻打西夏的途中,现在金兵败退,他的北征计划是不是又可以实行了?

        

在肤施县休整了三天,陈庆当即率领大军南下,返回京兆

        

就在陈庆和金兵在陕西路大战的同时,朝廷平叛刘光世叛乱的战争也在进行,天子赵构命令湖广宣抚使李纲率五万军平定刘光世之乱。

        

李纲命令江夏都统解潜和潭州镇抚使刘洪道各率两万人从南北夹攻江陵府。

        

刘光世虽然对阵金兵是出了名的刘跑跑,但打内战他却是行家里手,刘光世则命令心腹王猛和郦琼各率两万军队迎战。

        

郦琼军队驻扎在距离刘洪道军队二十里外,迷惑住了刘洪道,而刘光世本人则率一万军乘船插到刘洪道大营背后,三更时分偷袭刘洪道大营。

        

刘洪道措不及防,军队大败,刘光世斩杀数千人,俘获一万余人,夺走全部辎重,大获全胜,刘洪道只率数百士兵逃走。 

        

而王猛的军队也在通沔镇大败解潜的军队,俘敌八千余人。

        

李纲两战皆败,监军王保立刻将战报传到了临安

        

“砰!”

        

赵构重重一拍桌子,咬牙切齿道:“亏朕还那么信任他,以为他能马到成功,没想到这么稀松,他就是这么回报朕的吗?”

        

赵构立刻令道:“速让秦相公、张相公和赵相公来见朕!”

        

宦官立刻赶去宣召,先赶来的是重新复相的赵鼎,赵鼎看完监军军报道:“李纲已年迈,精力和体力都大大不如从前,而且微臣觉得他明显轻敌了。”

        

说李纲年迈力衰,赵构赞成,但说李纲轻敌,赵构却不太理解,“为什么说李纲轻敌?”

        

赵鼎摇摇头道:“刘光世从未有过胜绩,大家都小瞧他,觉得他是屡败将军,其实不然,刘光世其实还是有本事的,只不过他不肯卖力,但现在涉及他的切身利益,他自然要全力以赴,李纲没有仔细调查,便仓促派兵出战其实就是轻敌的表现。”

        

这时,秦桧和张浚都匆匆赶来,赵构把监军抱够递给他们二人,“你们都看看吧!朕已经无话可说……”

        

秦桧眼中按耐不住兴奋,他一直就反对李纲重掌军权,但官家不听自己的劝说,现在李纲兵败,证明自己有先见之明。

        

但他不敢提这个茬,官家会下不来台,秦桧委婉道:“李纲抗击入侵荆州的金兵颇有建树,这次失利,微臣估计也是轻敌了。”

        

秦桧也认为李纲是轻敌,这倒和赵鼎所见一致,赵构看了张浚,“张相公的意思呢?”

        

张浚沉吟片刻,“两战皆败,轻敌是个主要因素,另外一方面,也足见刘光世并非无能,以文官对付刘光世这样军阀并非上策,微臣推荐刘锜率军平定刘光世叛乱。”

        

赵鼎摇摇头,“刘光世资历深厚,老奸巨猾,刘锜虽然也是西军出身,还是不能独当一面,还不如让吴阶率军去平叛。”

        

秦桧却反对吴阶,认为擅长防御,进攻欠缺,而且他刚调去淮河布防,不能半途而废,秦桧推荐张俊为主将,杨沂中和刘锜为左右副将,可统军十万,战船三百艘前去平定刘光世叛乱。

        

赵构接受了秦桧的举荐,下旨免去李纲湖广宣抚使之职,改任知岳州事,继续恢复洞庭湖沿岸民生,同时下旨召见张俊

        

目前张俊就在临安,受天子宣召,他急急赶到皇宫。

        

张俊年约五十岁,身材高大,容貌深沉,虽然是武将出身,但他文才也不错,算得上是文武全才,这也是赵构的用人标准,不单纯启用武将,必须文武双修,包括张俊、韩世忠、岳飞、刘光世都是文武全才,甚至连陈庆也是因为文才不错,才得以重用。

        

“微臣张俊参见吾皇陛下,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张俊目前率十五万大军驻防长江沿岸,但由于岳飞、韩世忠和吴阶的军队基本上已经攻下江淮,正在淮河沿岸构筑防线,所以张俊的军队可以暂时调离,前去平叛。

        

赵构温和笑道:“爱卿请起,赐坐!”

        

有宦官给他搬来一把椅子,张俊在赵构对面坐下。

        

赵构问道:“关于李纲平叛刘光世失利,爱卿认为问题出在哪里?”

        

张俊躬身道:“回禀陛下,微臣一直认为,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李公犯下的错误就是不知己也不知彼,仓促出战,才导致兵败。”

        

赵构饶有兴致道:”爱卿不妨具体说说?”

        

“回禀陛下,李公不碰军事已快三年,一直致力于垦荒屯田,安置百姓,恢复杨幺之乱后的民生,就算是卑职这样的武将,三年不碰军事都会感觉到陌生,莫说李公这样的文官了。

        

而且他用刘洪道为左军,但他却不知道刘洪道这两年安于享受,军纪松弛,训练荒废,他的军队时有扰民害民之事发生,所以刘洪道大营才会被刘光世轻易偷袭得手,几乎全军覆灭。

        

解潜的军队也一样,驻扎在江夏,这几年训练荒废,卑职听说他的士兵已经整整一年没有集结训练,整天沉溺于喝酒赌博,丝毫没有体力,所以才被王德率领的新兵击溃,李公显然不知道这些情况,这就是不知己。

        

微臣都知道刘光世在操练水军,把货船改成战船,可李公却一艘战船都没有携带,只带了几百艘携带粮草物资的后勤船,可见李公一点不了解对方情况,这就是微臣说的不知己也不知彼,所以必败无疑。”

        

赵构听得大为赞赏,这才叫专业,把李纲兵败的原因分析得格外透彻。

        

他连忙问道:“如果朕让爱卿为主将,爱卿会怎么打?”

        

“陛下,微臣很了解刘光世,此人心性薄凉,心胸狭窄,猜忌之心极重,偏偏他最倚重王德和郦琼二人,微臣和郦琼有旧,知道他对刘光世一直心有不满,微臣会从郦琼身上着手。

        

所以微臣想向陛下讨一道封赏,封郦琼为都统制,让他镇守一方,微臣就有把握把郦琼拉拢过来,刘光世失去郦琼,如失一臂,彻底平叛指日可待。”

        

赵构大喜,他取出一面金牌递给张俊,“封赏郦琼,爱卿可以自行决定,若能平乱刘光世,朕封你为太尉、夏国公。”

        

“谢陛下信任,微臣明天赶往建康府,即刻出兵!”

        

张俊告辞退了下去。

        

赵构当天再度下旨,封神武右军都统制张俊为湖广宣抚使、讨逆大元帅,率十万水陆大军前往荆湖南路平乱。

0

更多精彩

乳尖h奶/双洁bl黄文

2022年4月1日 小羽 0

     陈凌继续道:“空八军直属特战团等基地彻底扩建才能规划过来,在这个项目之前,我们的任务重点,就是依靠即将到来的陆大毕业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