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放荡录小说&沦乱麻麻怀孕小说短篇

      

“真武神通波及的范围太广,持续的时间也太长!”

        

“真武帝君为何呕吐?”

        

“我哪知道他用神通还要先吐,他们这些人似乎都怀孕了一样,吐个没停!”

        

“观自在菩萨……”

        

通向仙庭的白光通道中,南极仙翁和白鹤童子的声音走向了低不可闻。

        

又有陶依然放下了坚持,杵着七星剑在那儿呕吐。

        

不仅仅是陶依然,秘境边缘处的公孙举等人吐得不省人事,只有观自在菩萨勉强坐着维持镇定和守护。

        

刺藤块茎的负面效果出乎了众人的预料,甚至于超出了李鸿儒的预计。

        

这远非普陀秘境那株块茎的影响。

        

李鸿儒也幸得自己有预备的手段,而陶依然也能鼎立相助,否则一个不小心,他们在自己地盘遭遇大风险就这么直接团灭了。

        

“菩萨,你刚才应该帮帮我!”

        

服下三光神水,李鸿儒注目着自己体内依旧在膨胀的法力,还有陷入尾声增长的太吾食物。

        

他不满朝着远远处旳观自在菩萨说了一声。

        

这让观自在菩萨双手合十。

        

“并非贫道不愿助你,而是贫道的过去身属于天尊弟子,攻伐天尊犹如弑师,这让贫道难于做到出手打击”观自在菩萨摇头道。

        

“你过去身还有这种缘分?”李鸿儒奇道:“那你对元始天尊看来是很了解了?”

        

“往昔奉师尊之命攻伐诸多…唉!”

        

观自在菩萨叹了一口气。

        

不论在道家还是在佛教,她从未逃脱过掌控。

        

即便此时回归了东土也是夹杂在其中飘摇难于自主。

        

但她还较为庆幸,李鸿儒等人并未强制要求她去做什么,也少有苛责的态度。

        

李鸿儒此时对元始天尊极有兴趣,这让观自在菩萨也介绍了部分相关。

        

有南极仙翁此前的叙说,她此时做一些补充不难,同样提及了不少上古的事情。

        

“屠妖杀妖,驱逐女娲伏羲为尊的天地一朝?”

        

在叙说往事时,并非每个人的立场都保持一致,有南极仙翁的叙说,也有观自在菩萨不同的见解。

        

这让李鸿儒有惊咦两人所讲述代表的不同之处。

        

“我觉得是这样”观自在菩萨道:“自封神一战后,再也没了妖神,只有一些不成器的妖圣,那一场动乱没有赢家,但同时也达成了顶尖层次以人类为首的局面。”

        

“为什么要杀妖?大伙儿以前也是真武宫的理念吗?”李鸿儒奇道。

        

“我听说妖都是外来种!”

        

犹豫了一下,观自在菩萨才低声叙说。

        

“妖族似乎也源于三界外,有妖被同化,但也有妖存在问题”观自在菩萨道:“元始天尊和老君觉得只有将一切妖诛灭才能安心,尤其是昊天帝和灵宝天尊麾下那一批大妖太过于特殊,这也让当时的三清圣人内斗了许久!”

        

“原来这样子!”

        

作为在人间以诛妖为己任的真武宫,李鸿儒只觉真武宫并非没有靠山和同盟。

        

若元始天尊和老君有这种诛妖的观念,李鸿儒觉得真武宫可能属于三清派系,而并非属于仙庭派系。

        

这也让他和元始天尊交互后并未遭遇直接的排斥。

        

当然,事情有好有坏,真武宫这种行为和碧游宫灵宝天尊的态度对立。

        

李鸿儒寻思自己上任以后全然忙着斗佛教斗仙庭,从未砍杀过什么妖,只觉真武宫的理念执行得一塌糊涂。

        

他听了南极仙翁叙说的诸多事,也听了观自在菩萨的补充,心中大致有了一个方向。

        

这让他在与仙庭冲突时不至于步步加码。

        

“你不曾见过上古时代那些凶妖,但你看我们此前挖掘的蔓藤,又有这株刺藤,还有我瓶中的冰霜妖胚,还有公孙夫人的庚金……”

        

“庚金也是妖?”

        

“那应该同样属于特殊的妖胚残留物,只是化成了庚金之物!”

        

观自在菩萨点头。

        

如今的妖属于妖血传承,又辅助修炼才能成长为足够强大的妖。

        

而在上古年代,诸多妖更多是靠着天生神圣的馈赠。

        

这类妖生而强大,又具备各类奇特的身躯和能耐。

        

有些妖被驯服,也有妖难于管控,惹出各种麻烦。

        

在这数百年之中,三界的妖也就孙悟空、平天大圣搞出了一些事情,但相较于上古时代的众妖,孙悟空和平天大圣惹出的麻烦只能称呼为毛毛雨。

        

嗜血、杀人、屠村、屠镇、戮仙、献祭、掀起洪水、释放瘟疫……

        

在上古时代,诸多大妖的手段蛮横而又暴力,视人命如草芥,少有规则约束,只凭喜好做事,便是仙神也要遭殃。

        

“三界外到底有什么?”李鸿儒问道。

        

天上、地下、人间,又涉及各类秘境,这就是三界。

        

但李鸿儒难于知晓什么才属于三界外,三界外又要如何去,三界外为何有妖进入三界……

        

他的问题让观自在菩萨难于回答。

        

没有去过三界外便没有答案。

        

对观自在菩萨而言,那同样是一片茫然和陌生。

        

“这事情只有鸿钧圣人知晓”观自在菩萨道。

        

“那你的过去身问过鸿钧圣人吗?”

        

“我那时只算孙子辈,没我开口说话的份,只是远远注目过鸿钧圣人数次!”

        

一切的最终只有老君整理完善鸿钧圣人的传承,也就有了最初的道家。

        

观自在菩萨难于解李鸿儒的惑,李鸿儒也不以为意。

        

对一众教派大佬追求的超脱三界外,李鸿儒没那心思。

        

但凡有事涉及鸿钧圣人,诸多人的言语都是不详,既无文献资料,也没有法宝留影,甚至对方连署名的书籍都没有,这一点也不符合历史的传承。

        

李鸿儒往昔怀疑道家仙庭这帮人吹牛吹上天,将迷信行为吹嘘到自己深信不疑,他甚至怀疑鸿钧圣人是否有真实的存在。

        

到现在,李鸿儒也就信了曾经确实有这么一号人。

        

但没有人可以追寻鸿钧圣人的痕迹。

        

李鸿儒看着观自在菩萨。

        

这位菩萨目光中有一些迷茫,似乎已经难于回忆鸿钧圣人的容貌和话语。

        

诸多的一切都推给了鸿钧圣人,但若要观自在菩萨描述鸿钧圣人,又或对方做过什么,观自在菩萨又难于说出来。

        

李鸿儒问上数句,观自在菩萨脸显尴尬。

        

“我过去的记忆更多是存放在慈航那边,对鸿钧圣人的一切很难想起!”

        

观自在菩萨晃晃头回应了李鸿儒。

        

她的眼中微带异色。

        

若非李鸿儒不断询问,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具备往昔相关的记忆。

        

但实际上,这一切只是她认为而已。

        

若要观自在菩萨将之回忆后叙说出来,观自在菩萨已经难于记得鸿钧圣人曾经做过什么事。

        

依三界中某些古宝的痕迹来说,她也就存留着鸿钧圣人曾经在分宝岩上大肆分发各类宝贝的壮举。

        

但随着诸多古宝的湮灭,观自在菩萨只觉自己这份记忆似乎也有在不知不觉中消退。

        

这让她心中骇然。

        

不知不觉中,她似乎在遗忘道家最强仙人的一切相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