筷子放进P眼的图片&黑粗大粉嫩小

        

景小冉答应大先生不会将给他治病这件事告诉宋时曜,所以晚上宋时曜来电话的时候,她没有提。

        

十月份入秋。

        

晚上的天气已经凉了。

        

景小冉添了件披肩,纤细娇小的身子优柔的依在阳台栏杆上,白皙修长的手臂慵慵懒懒的搭在上面,指尖玩弄似的敲着铁制的栏杆,发生金属般的响声。

        

微风拂来,轻掀着她漆黑如墨的长发,扫过她忧郁清冷的眸。

        

她就像一块羊脂玉,月色一照白里透光。

        

倾泄出一股子妖艳的美丽。

        

后院经过的女佣们抬头发现了她,忍不住驻足。

        

“冉小姐也太漂亮了,往那一站,就好像一幅画,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相信这世界上还能有这么好看的人儿。”

        

“所以说二少爷有福气啊。”

        

“以前还以为二少爷对女的不感兴趣,现在才知道,不是二少爷对女的没兴趣,是只对冉小姐有兴趣。” 

        

“可不是!我要是男的,我也选冉小姐,又不矫情,又不做作,人还特别温柔,说起话来轻轻柔柔的,没一点脾气……反正这个二少奶奶我是认定了。”

        

“好了好了赶紧走,没看到冉小姐在打电话吗?估计正和二少爷聊着呢,嘿嘿……”

        

三两个女佣走远了。

        

景小冉和宋时曜有两天没通过电话了,他告诉她明天下午就回来,到时候一下飞机就来老宅接她回去。

        

她应好。

        

两人又接着聊了一会。

        

宋时曜语气温柔的埋怨道:“我们都一个礼拜没见面了,怎么也没听你说过一句想我?”

        

景小冉笑笑:“我若说了,你能立刻出现在我面前吗?”

        

宋时曜继续追问:“那是想还是不想?”

        

景小冉很认真的想了想才说:“有点儿~!”

        

她没撒谎,确实有点想大叔了。

        

只是国庆假期太忙,又是忙着去看二姐景诗在电视台的表演,又是忙着跟景禾学车,今天又忙着给大先生治病,其余空下来的时间,她都用来看书了……所以留给想大叔的时间,自然就少了。

        

宋时曜很容易满足,并不妄想一下子占有她。

        

所以哪怕只是一句“有点儿”,也足够慰藉他这些天对小丫头的思念了。

        

桃安拿着一叠文件进来时,正好撞见他满面春风的样子。

        

不用猜就知道爷在跟冉小姐打电话。

        

也只有冉小姐,才能唤起爷最柔情的一面。

        

所以说,女人不仅是毒药,只要选对了,也可以是解药,专门治“不近女色”的这个病。

        

瞧,冉小姐不就把爷治好了吗!

        

爷性福的生活不也来了吗!

        

真好啊!

        

桃安都快羡慕的流口水了,也不知道自己那瓶解药啥时候来?

        

他也不挑……

        

不求像冉小姐那样十全十美,三全三美总得有吧?

        

到时候,他也学着九爷那样有事没事跟对象煲煲电话粥。

        

看谁能煲过谁!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