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慰被陌生人抓住玩弄&少妇蕾丝办公室呻吟

 

又寒暄了两句,邓缨便告辞了去别处了。

        

文舒独自在内院寻摸了一圈,除了找到几本无关紧要的书,赚了三瓜二枣外,依旧没有找到目标《梦括笔谈》。

        

见此,她不由将目光看向了外院。

        

记得来时,经过外院石榴树旁,曾见底下的石桌上摆着一本泛黄的笔记,封面书着“笔谈”二字。

        

她当时就想要驻足观看,奈何引路待女步履未停,身旁的陆大姑娘也没停脚,想起大户人家规矩多,便也不好独自落下。

        

此时属于自由活动,她去外院看看应该没关系吧?念及此,文舒抬腿就往内院与外院分界点的垂拱门而去。

        

此时那里正由两个侍女把守。

        

这是大户人家办宴会时必做的事,为的就是防止来宾发生私相授受的事,影晌主家的声誉。

        

文舒知道这个规矩,按理最好是安分守已,免得给人家添麻烦。奈何前院的那篇笔记一直勾着她。

        

这好不容易来一趟,不看一眼,心里实在痒痒。

        

念及此,她只得大着胆子上前同侍女交涉,问能不能允许她去前院一观,哪怕派个人跟着她都行。 

        

侍女们被派看守此门,深知责任重大,不敢私应。只道让文舒先去问过大娘子,大娘子允了,她们才能放行。

        

无奈,文舒只能反身去花架,找赵夫人通融。

        

只是今日举行晒书会,赵夫人做为主家不可能一个人待着,要么是与夫人们在一处闲聊,要么就是与小娘子们在花架下纳凉。

        

可不管哪种,都不是当面提这种要求的好时机。

        

怎么办呢,该找个什么理由开口呢?

        

文舒默默想着。

        

就在这时,前方廊庑下,一个妇人匆匆而过的身影吸引了她的注意。

        

这不是那日在清晖桥见过的妇人么?也是拐走顺子的重要嫌疑人。

        

见状,文舒忙偷偷跟了上去。

        

好在那妇人虽然步履匆匆,行走的速度却不算快。要不然,以文舒现在的情况,还不定能不能跟上。

        

远远的跟了一会儿,她发现那妇人径直绕过正堂花厅往后面去了。

        

她小心跟过去,才发现正堂后面还有一道木板做的隔墙。

        

那隔墙的长度和高度都与周围院墙一致,两端还与院墙相接,形成一片,不仔细看都不知道中间开了一扇门。

        

此时,那妇人就正推开中间那扇几近‘隐形’的木门。

        

待妇人整个身子都进去了,趁着木门回掩的时侯,文舒忙小心踱过去,走到木门边,先张眼观察四周,确定四下无人后,这才小心的将木门推开一条缝,探眼往里瞧。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以为赵待郎府很小,没想到这木门后头竟然别有洞天。

        

靠近木门的是一方小池塘,不大,只有半个院子大小。池塘四周栽满了花贲,正值初夏,百花奇放,浓妍亮彩,与前院清雅的布局大相径庭。

        

池塘过去靠左,矗立着一栋二层木质小楼。观木材的颜色和她身前的这方木门一样,应该都是新建成不久。

        

换言之,她身前的这方木质隔断和里面的那栋小楼是同一时间搭建的。

        

据上次储红所说,赵侍郎有一外室就是比她早半个月入的京,再加上方才王嬷嬷从这里进去了,文舒断定,那小楼里住的八成就是那个外室。

        

为个外室专门建栋楼?

        

赵侍郎对这个外室也太看重了吧!更过份的是这个外室还是以赵夫人表妹的身份进的府。

        

就这样,赵夫人还能忍而不发。

        

文舒不得不感慨,叹一句:神人呐!

        

不对,就算再喜欢的妾室,建栋楼还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要特意加这么一扇隔断呢。

        

总不能是为了隔绝内院与后院,省得赵夫人去找那位‘外室’的麻烦吧。

        

须知,正房娘子真要找外室的麻烦,绝不是一方隔断就能解决和阻止的。

        

所以,这又是为什么呢?

        

文舒看着木门沉思,从隔断的设计来看,其隐蔽性和性质都更像是不想让人发现和随意进出。

        

赵侍郎为什么要将一个外室‘保护’的这么好呢?

        

联想那王嬷嬷曾经掳走过顺子,文舒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这里不会是专门关那些被拐孩子的地方吧!而赵侍郎不仅知情,说不定还是幕后指使。

        

只有这样才能说的得通,为什么要将一个外室‘保护’的这么好。

        

也只有这样才能说的通,为什么赵夫人能对这样的‘偏爱’,视若无睹。

        

一番猜想后,文舒只觉得后背惊出了一身汗,她警惕的看向四周,又望向里面那栋没什么动静的小楼…….

        

不行,这都只是她的猜想,要想确认,还得拿到实证才行,起码得确认顺子在不在里面。

        

她探眼继续往里看,那嬷嬷自进了小楼后便再没出来过。

        

整个后院,除了花草景物,一个人影都不见。她有心想进去看看,又不太敢,怕被人发现,再堵里面。

        

以她现在的情况,万一被发现,就是想躲都躲不开。

        

可都查到这一步了,不看看,又实难甘心。

        

这还是她头一次离真相这么近。

        

失了这次机会,下次想再到赵府来,还不知何年何月。就算她愿舔着脸再来赵府拜访,到时没有了其它贵女与夫人们缠着,只怕赵夫人会专心致志的招待她一人。

        

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再摸到这里来。

        

可进去,她也犹豫。

        

这里摆明了是赵府的‘私密’之地,她摸到木门外尚还可用迷路来解释。可一旦进去,再被人堵住,恐怕就不是一句迷路能解释的了的。

        

为难了一会儿,文舒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小星,开启远程扫描。”

        

【收到,远程扫描开启。当前扫描距离——500米】

        

【消耗积分:10】

        

【请输入扫描对象】

        

“扫描小楼里的有多少人。”

        

【收到,开始扫描】

        

【扫描结束。楼里有三人,二位女性,一位孩童】

        

话毕,文舒面前自动闪现控制面板。

        

在面板左上角的位置,清晰得展示了楼内三人的全身图,连穿什么衣服,鞋子颜色都一清二楚。

        

看得文舒大呼神奇!

        

让她心惊的是,顺子真的在里面!

        

除了顺子和见过的王嬷嬷外,还有一个年近三旬的陌生妇人。

        

妇人长着柳叶眉,杏仁眼,面若银盘,口若含檀。单论外貌确实比赵夫人强上许多,难怪得赵侍郎如此宠爱。

        

没有别的孩子,只有顺子一个孩童。

        

文舒默了默,心道..这外室,难道真的就只是外室?

        

而顺子,就是这外室与赵侍郎的私生子?

        

片刻后,文舒摇了摇头,还是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因为这道隔断实在可疑。

        

想了想,她在心中问小星,能不能让她听见里面人的谈话。

        

【可以,只是要另收积分。】

        

文舒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大气道:“收就收吧,不就十点积分么。“

        

【不,是一百积分】

        

“什么!”文舒险些跳起来。

        

小星耐心解释:【系统提取声音比扫描画面难度要大许多,因而耗费的能量也更多,所以收取的积分是扫描画面的十倍。好处是,提取声音的时限有十五分钟】

        

十五分钟,虽然时长还可以,但还是贵啊。不过事已至此,也由不得她舍不舍得了。

        

“行行行,开吧,开吧。”

        

【收到。嘀~警报,警报!!!十米里内有人正在靠近,有人正在靠近】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