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用嘴帮我高潮是爱我吗/白嫩赤裸的小屁股做下去小说

      

萧谨行点头,真心认可安泞的能力。

        

五年前就认可了。

        

否则,以他当初对安泞的排斥,哪怕安泞再怎么会自保,也死在了他的手上。

        

而他也不得不去承认,他和安泞之间,仿若这才是彼此最好的相处方式。

        

不谈感情,只谈事儿!

        

一旦事成便分道扬镳。

        

“好了你去忙吧。”安泞也没有在意萧谨行的心情。

        

说完了她的事情之后,也不想耽搁了他。

        

毕竟萧谨行作为一国之君,除了对付白家,还有很多政事儿要忙。

        

她也要好好想想细节,怎么才能够更顺利的让白墨婉上钩。

        

萧谨行点头。

        

他转身欲走。

        

垂眸又看了一眼砚台上的笔墨。

        

安泞此刻倒是没有注意,她还在想她的事情。

        

那一刻就听到萧谨行说道,“他的名字,原来是这么写的。”

        

安泞回神。

        

她转头看了一眼。

        

她要不要告诉他,她其实就是随便写写。

        

实在过于无聊,练练字而已,并不是寄托什么相思之情。

        

当然安泞最终还是没说。

        

私人的感情,她并不需要给萧谨行做什么解释。

        

也不想去解释。

        

萧谨行也不会多问。

        

他直接离开了。

        

离开后不久,平公公出现在了寝宫,“奴才给娘娘请安。”

        

“有事儿?”安泞诧异。

        

“回娘娘,陛下让奴才给你送一样东西过来。”

        

“什么?”

        

平公公恭恭敬敬的呈上一张宣纸。

        

安泞皱眉。

        

她打开一看。

        

看到里面工工整整,行云流水的三个毛笔字,“傅星弋。”

        

安泞无语了。

        

萧谨行是有多幼稚吗?!

        

这也要比一下吗?!

        

她又从来没有说过,她毛笔字有多好。

        

“陛下说,娘娘的笔墨实在是……”平公公不敢说出来。

        

安泞眼眸微紧。

        

“不过陛下说了,娘娘按照他的笔墨描绘,就可以写得好看。”平公公讨好道,“陛下对娘娘真的是用心良苦,如不是陛下这段时日太忙,一定会亲自教娘娘书写的。”

        

安泞冷笑了两声。

        

平公公要是知道“傅星弋”这三个字的含义,怕是要把自己的舌头都要割断以谢罪。

        

“对了娘娘。”平公公又继续说道,“这两月皇上一直没看娘娘的寝宫是因为皇上也是太忙了,每日休息的时间不足两个时辰,但其实皇上每日都来了娘娘的寝宫,自然没有进来,是怕打扰到了娘娘休息,但事实上,每日都在娘娘宫外驻留,皇上心中一直都有着娘娘。”

        

安泞一边看着萧谨行写得“傅星弋”,一边听着平公公的话,漫不经心的说道,“平公公,你知道有时候人会怎么死吗?”

        

平公公懵逼。

        

一时不明娘娘的意思。

        

“死于,话多。”

        

平公公吓得冷汗都出来了,他连忙说道,“奴才不打扰娘娘了,奴才告退。”

        

灰溜溜地就走了。

        

安泞看着平公公落荒而逃的模样,淡笑了一下。

        

她低垂着眼眸又看着面前的宣纸。

        

萧谨行这是在告诉她,他真的已经放下她,然后接受了,她对傅星弋的感情吗?!

        

……

        

翌日。

        

萧和臻来了皇宫。

        

安泞带着安呦呦和安鹿鸣去了丽太妃的寝宫。

        

萧和臻和吴叙凡生了三个小孩。

        

三个都是男孩。

        

大的四岁,小的两岁,最小的三个月。

        

三个孩子都被领着入了宫。

        

大的和小的和安呦呦和安琪一起在院子里面玩耍。

        

最小的那个被丽太妃爱不释手的抱着,此刻看到安泞过来,才让奶娘抱走了,然后内屋就剩下了安泞,萧和臻和丽太妃三人。

        

“今日我让太妃宣和臻入宫,是有重要事情和你商议。”安泞直截了当,也不拐弯抹角。

        

“娘娘请说。”萧和臻连忙应着。

        

“你应该知道,萧谨行和白家现在的局势很紧张。”

        

“有偶尔听吴叙凡说过一两句,但他怕我担心,所以并未和我多说。”

        

“一句话就是,萧谨行容不下白家,白家现在也容不下萧谨行了。而今日找你,便是希望你能够帮你皇兄一把。”

        

“和臻定当竭尽全力。”

        

安泞也知道萧和臻不会拒绝。

        

她直接把她的计划说给了萧和臻。

        

萧和臻还是有些惊讶。

        

她没想到,是用这种方式。

        

“放心,等一切过去之后,萧谨行会给你们平反的。”

        

“可是……”萧和臻还是有些勉强,“真的不能先告诉吴叙凡吗?我怕他接受不了。”

        

“什么时候对吴叙凡感情这么深厚了?”安泞打趣。

        

原来只是因为担心吴叙凡。

        

那就大可不必担心。

        

吴叙凡从小就练就了被萧和臻伤透的钢铁之心,无坚不摧!

        

萧和臻被安泞打趣有些脸红。

        

她说道,“就是真的放下了。毕竟我和袁文康确实也不可能,就如你说的一样,我越是过得不好越是自我折磨,伤害的越是我们两人,只有我真心的和吴叙凡好好过日子,才是对彼此最好的方式。”

        

安泞微怔。

        

萧和臻的一席话,仿若突然戳中了她的心口一般。

        

真正学会放下。

        

才是真的,放过自己,放过他!

        

而不仅仅只是,痛苦的遗忘。

        

“娘娘?”萧和臻看安泞突然走神。

        

安泞连忙回神,说道,“想明白就好。”

        

“也是真的放下了才知道,原来想要真的释然一段感情,并不是想的那么难。我曾经对袁文康是真情实意,在我能够好好爱的时候,我用尽了我的全部。然而我的能力就只有那么大,我对他的感情最大限度就只能发乎情止乎礼,所以我们最好的结局就是相忘彼此给予祝福。好在,我没有一直钻牛角尖,否则也不会知道,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也可以过得很好。”

        

“不只是我现在很好,袁文康看我过得很好,他内心才会安心。当然,他虽然现在还没有婚嫁,但我相信,等他真的遇到了他的真命天女,他会和我一样,坦诚的去接受另外一段感情。”萧和臻说着的时候,嘴角带着笑。

        

是真的看透了一切,接受了一切,放下了一切,才会这般云淡风轻,又满怀向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