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水从下面流出来&娇躯滚烫娇喘玉腿

       

“是否能够拿下幽州,就看林仁肇了的。”

        

一句话短短的几个字,却让一旁的赵匡胤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什么情况?

        

拿下幽州?

        

这还怎么玩?

        

淮南之战,赵匡胤输了一次。

        

这一次,对上的是契丹。靠的是硬实力,策略什么的,反倒是其次。他相信殿前司是天下最强的劲旅,有足够的实力战胜撕碎一切对手。

        

但是现在他听到罗幼度已经在谋取幽州,登时涌现出一股无力的感觉。

        

赵匡胤突然有些体会到自己的老上司张永德的感受了。

        

难怪他对李重进如此敌视,这一直给对方压在身下,谁受得了?

        

郭荣笑道:“成事在人,谋事在天。就算不成,先生也不必过于在意!”

        

“对了!”

        

他想起一事关心地问道:“听说你从军中请了御医,可是有谁受伤了?”

        

罗幼度回道:“是舒元,倒也没有生命危险,不过有十数个创口,让御医好好诊治也可放心。”

        

郭荣颔首道:“此战他昼伏夜行,迂回百里,奋勇拼杀,居功至伟,当得如此。此人彪悍狡黠,当初给朕留下极深的印象,是个人才。不过常不尊号令,喜欢独来独往,这毛病不好,不过朕信你能够好好用他。”

        

“御营司还没有散员编制吧,那就便将他编入御营司,担任散员都指挥使。”

        

罗幼度正想找机会跟郭荣申请将舒元转入御营司,不想郭荣自己开口安排了,心中大喜,作揖道:“谢陛下成全。”

        

散员顾名思义就是没有编入天威军、神卫军、龙卫军、龙骧军、卫圣军、宣威军六军的编外兵卒。

        

通常作为六军的预备役兵士,一般以新兵、降兵为主。

        

六军是有固定兵额的,但散员严格来说并没有固定兵额,可多可少。

        

郭荣继续道:“朕现在加封你为幽州招讨使,除你御营司之外,韩通所部、韩令坤所部,现在皆由你临时调派。”

        

“谢陛下!”

        

罗幼度大喜过望,韩令坤是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韩通是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

        

两人一个马帅,一个步帅,是侍卫亲军司并列的二号人物。

        

也就是说侍卫亲军司,除了李重进这一个独苗他调不动,其他的兵都能调。

        

御营司、侍卫亲军司,尽管是临时的,但这感觉不要太舒服。

        

罗幼度直起身子,目光从赵匡胤脸上一扫而过,果然看到了两个字“羡慕!”

        

郭荣道:“时候不早,朕回去还要处理政务,就不去探望舒元了,你代朕问候便是。”

        

“遵旨!”

        

罗幼度应了一声,随即道:“恭送陛下!”

        

目送郭荣离去,罗幼度立刻下达了自己这个幽州招讨使的第一个命令:“传令韩令坤,让他率领所有侍卫亲军司骑兵北上,直驱幽州城,伺机夺城。若无机会,则封堵幽州四门,莫要让萧思温回到幽州。”

        

回到了瓦桥关的兵卒屋舍,现在这里成了伤兵营。

        

这一战舒元所部三千人,人人带伤,阵亡与重伤患者高达八百人。

        

可谓极其惨烈了。

        

瓦桥关原姚内斌屋子。

        

罗幼度还未走到近处,就听到了舒元杀猪一样的惨叫。

        

“哎呦,疼疼疼……”

        

走进屋子,军医正在给舒元搓揉着身上的淤血,粗厚的手掌抹上活血化瘀的药酒,用力地搓揉着。

        

这位要功绩不要命的大将正龇牙咧嘴地发出阵阵惨叫。

        

罗幼度在一旁笑道:“想不到你也知道喊疼!”

        

这第一眼看到给兵士抬下来的舒元,罗幼度还以为他要挂了。

        

一身的血迹,身上铠甲的鳞片上满是各种兵器留下的痕迹,有些地方的铁片甚至都散开了。

        

随军大夫帮着他褪去了盔甲血衣,发现他身上刀剑创伤十一处,遍布全身,还有很多地方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的是兵器未有破甲,但力量透入造成的淤伤,严重的是受到了钝器的击打。

        

钝器在战场上的杀伤力在战场上比之刀剑,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舒元疼得脸都歪了,说道:“属下也是人,自然也知道疼。这在伤口上用药酒搓揉,不等于是伤口撒盐嘛!”

        

“忍着点!”罗幼度道:“这可是钝器造成的伤,不将淤血化了,你这条手臂都会落下隐患。”

        

他有心让舒元分心,问起了战局战事。

        

舒元将自己驱赶马群冲击敌阵的情况细说,忍着疼痛颤着声道:“想不到敌方军中还有能人,挡住了属下片刻。若非对方主帅跑得快,早一点赶来支援,属下得付出不小的代价。奇了怪哉,就这胆子也来带兵?不如回家种地更有前途。”

        

他嘴里抱怨不停。

        

萧思温提前跑了,斩杀数量就下来了,也失去了擒贼首的机会,功劳自然就小了不少。

        

舒元能战能打,平时也爱兵如子,兵卒都乐意为之死战。

        

但是在战场上他却不会去在乎什么伤亡,只要有功绩,再难啃的骨头,他都愿意去啃。

        

哪怕啃坏了满口牙也不在乎。

        

故而打硬仗,舒元是难得的好手。

        

罗幼度无奈道:“这就是草原人作战的风格,相比动不动就死战的我们。他们自古以来都没有这个概念,打不过就跑,苗头不对就撤。”

        

“最让人佩服的是,明明四散着撤退。在撤退的途中会自动聚集在一处,形成全新的战斗力。我们若是追得太狠,还有可能受到反击,导致失利。”

        

“所以在他们眼中,与其死战惨胜,不如保全实力的败退,寻求全新的机会。”

        

“不过好玩的是,他们这种打法,有部分人不习惯,显然是萧思温平素疏于战阵,没有将他们的理念传给当地的将领。”

        

舒元闻言也只能报以苦笑。

        

罗幼度道:“此战成果以是不俗,方才陛下已经提拔你为御营司散员都指挥使,正式调入御营司任职。”

        

舒元咧嘴大笑了起来:“能跟着统军,这一身伤值了。”

        

罗幼度跟着笑道:“此次擒获的四千降卒全数调拨你的麾下听用,暂由姚内斌代你统领。接下来可有不少硬战要打。你就在此好好养伤,康复后立刻归队。”

        

舒元一听还有硬战,眼睛立刻就亮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