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男生做是什么感觉/自己心水的np

        

为了生死干一杯。

        

其实只是为了他们见过了生死干一杯。见过了生死,就会对生命多一种感悟。或许会改变一下对人生的态度,也或许啥都没有改变。

        

即便是为了生死干一杯,但是也不能因为酒驾扣12分。所以有些看似有意义的东西,真的对人有很大的影响吗?

        

喝了一杯之后,杨梓欣也活泛起来了,继续猛涮各种肉类。

        

“侯老师,请求发言!”

        

沈鹊迎这时候忽然笑着,举起了手,就像事学生举手提问一样。没想到这个时候,看起来比杨梓欣稳重的她也皮了一下。

        

“准!”

        

侯平安偏用别的语气来回答。

        

这也让沈鹊迎笑了一下,但是更深的感觉就是这个男人似乎不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人,反倒是很喜欢从不同的角度来做事情,出人意料之外,却又意料之中。

        

“侯老师,请问未知而知是一个病句吗?”

        

“要看你怎么去理解了。”

        

侯平安轻笑一声,他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沈鹊迎要问这么个问题。既不和这次旅行相关,也不和自己未来相关,更不是问一些八卦。。

        

好像是无厘头一样的问题。

        

“哦?还请侯老师解惑。”

        

一旁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宋文钰也竖起了耳朵。她不是不想插话,而是她觉得自己和侯平安并不是这一次之后就再也不会相聚的。

        

她也有她的相处的方式。

        

参加这个车友会,只不过是一個开始而已。

        

“按照语文中古文对而字的解释,其实有很多种。主要做连词来讲的,表示并列关系,也可以表示承接关系,也可以表示转折关系,更可以表示修饰关系的。”

        

“我是好学生。”

        

“我也是!”

        

一旁的杨梓欣终于放下了两手都是油的肉串中抬起头看着侯平安了,笑嘻嘻的,像极了一个讨好的小浣熊。

        

“表承接关系的时候,不知而知,那就是从不知到知的过程。所以这就不是病句了。当然还有表修饰的时候,所得通俗一点,那就是不懂装懂的意思。所以也算不得病句。但是其中一个关键点那就是前面有什么条件。”

        

这种语文知识,尽管宋文钰以前语文成绩还不错,但是也被绕的头晕了起来。

        

而杨梓欣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侯平安。

        

“侯老师……这个……什么时候语文变得这么复杂了?”

        

这样的话,直接让沈鹊迎就忍不住笑了。

        

“其实复杂的不是语文,而是人心。”侯平安看了看杨梓欣就说道,“譬如你,觉得这个语文很复杂,其实是你心中认为语文不就是说话吗?汉字谁还不认识几斤啊?”

        

“也是哦!”

        

杨梓欣还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其实还是啥都没有听懂,但是不耽误她夹起一大块已经烤好的五花肉,沾了调料粉,也不用生菜叶子包了,直接一口就放进了嘴里。一边嚼还一边说道:“任何复杂的东西,进到嘴里,就简单了。”

        

“哈哈——”侯平安也忍不住笑了。

        

复杂的东西进到嘴巴里,最终拉出来的都简单了。

        

“多谢解答,谢谢老师!”沈鹊迎还很认真的站起来,对着侯平安鞠了一躬,就像是学生对老师鞠躬问好一样。

        

至于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侯平安懒得去想。

        

女人的用意,有必要去追根溯源吗?真的没必要,因为最后你会发觉,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

        

吃完自助餐,杨梓欣已经腆着肚子了。这让沈鹊迎又想起了上次和侯平安的那个怀孕的玩笑了,忍不住笑起来。

        

杨梓欣居然秒懂了,脸红起来。

        

看来这女生并不是单纯,而是懂而不懂。就是懂得又装不懂。就像是刚才沈鹊迎问的那句“不知而知”一样。

        

吃完了侯平安再次问:“你们说地址,我送到家。”

        

“不用了,我们在这里打车就行了。”沈鹊迎却没有上车了,而是拉着杨梓欣说道,“以后我们也可以再联系的。”

        

那就随她便了。

        

侯平安从来不勉强,也不会非要送女生。又不是什么很亲密的关系,最多就是经过了一场旅行和车祸之后的熟人而已。

        

倒是杨梓欣还想蹭侯平安的车,却被沈鹊迎拉扯着上了网约车。

        

“干嘛坐网约车啊,侯老师送我们回去,不就是十几分钟的事情吗?”杨梓欣奇怪的问坐在自己旁边的沈鹊迎。

        

“你是少根筋啊。”沈鹊迎就笑骂了一句,“侯老师确实很有魅力,但是这种人也是最具有不确定性的,我就知道你心里有些想法了,所以才将你赶紧拉走的。”

        

杨梓欣就瞪大眼睛,看着沈鹊迎:“啊?有这么明显吗?”

        

“还不明显?你都差写在脸上了。”沈鹊迎没好气的说着,“行了,这些事情就别想了,侯老师是大人物,我们是小人物,还有啊,知道我为什么问‘不知而知’吗?”

        

“不知!”杨梓欣笑嘻嘻的回答。

        

“其实这句话就是,不了解的人,却强行的要去了解,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沈鹊迎叹口气说道,“我的本意是问‘不知而知’这后面的结果是什么。但是他回答却从语文角度分析了很多。”

        

“或许他没有听懂呢?”

        

“他那么聪明的人听不懂吗?”沈鹊迎笑着摇了摇头,“男人装傻,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对不感兴趣。”

        

“对你不感兴趣?”

        

“是对我们俩不感兴趣。”沈鹊迎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准确的说是对你不感兴趣。”

        

“嘿嘿,不感兴趣就不感兴趣呗,我又没什么损失。”

        

这都不是事,对杨梓欣来说就是这样。毕竟只是萍水相逢的人而已。相处时间太短,能有什么深厚的感情出来了?

        

侯平安自然是知道沈鹊迎的用意的。

        

“不知而知”是不是一个病句?呵呵,女人都喜欢搞这些似是而非的事情来进行试探,来显示自己的智慧。

        

那是“不慧而慧”,说的直白一点,那就是自作聪明。

        

沈鹊迎看起来是挺成熟的,但是成熟过头了。倒是杨梓欣的性格更让人印象深刻一些。而自己面前的这个宋文钰,在整个回家还有吃自助的过程中都没有什么存在感,反而是最为聪明的一个女人了。

        

蠢女人总以为自己聪明,所以喜欢试探。聪明的女人却装的很蠢,总是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或许就是两人不同的处世哲学吧。

        

“送你回去吧!”侯平安这次没有问宋文钰的意见了。

        

“好啊!”宋文钰也笑了笑,然后说了自己的地址。

        

上车,然后宋文钰坐副驾驶,指挥侯平安方向。也不过是十几分钟的路程,到了小区门口,侯平安也懒得下去,直接和她挥手告别。

        

宋文钰也不强求,搞什么上去喝一杯咖啡之类的把戏,站着挥了挥手,一直目送侯平安的车消失不见了,才转身进小区去了。

        

一定要站着等车消失不见。

        

因为宋文钰不确定侯平安会不会通过反光镜看自己是不是站在原地目送他离开。如果哪怕是有那么一瞬间的观察到自己在目送他。那种心里的感觉都不一样的。

        

好感会蹭蹭蹭的往上涨。

        

小女人的小心机,其实只要不是什么坏心思,都是不会让人感觉到反感的。甚至有时候会有一种享受在里面。

        

一个想得到你关注的女孩的小心机,能有什么坏心思?

        

侯平安将车开到了别墅了。停好车,看了看时间,晚上九点半了。这个时候,客厅里的灯还是亮着的。

        

刚走到大门口,门口开了,小圆看到侯平安“呀”的一声,飞奔过来,就像是一辆卡车撞击到了侯平安的身躯一样。

        

然后这辆卡车就长出双臂,将侯平安的腰紧紧的箍住了。

        

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侯平安能够感受到这种心里迸发出来的情绪。摸了摸她的头,这让小圆很满足了,就像是一直被莫顺毛的狗子一样,笑嘻嘻的挽起侯平安的胳膊,一起进到了客厅里。

        

“大圣哥!”

        

小水已经站在客厅里迎接了。

        

“坐吧。”侯平安示意,然后自己坐在两人的中间,一只手一个的搂住了腰肢,忽然一些感慨了。

        

之前所谓的生命的感慨,对生死的感慨,到现在的真实,他觉得生活原来不是在于你经历了什么,而是你现在享受着什么。

        

“小圆,如果有一天我发生了车祸,你会怎么办?”

        

侯平安看着电视,享受着小水给他喂的切成一块一块的苹果,忽然问了小圆一个问题。

        

“啊?车祸?”小圆似乎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到了,因为脑子还没有将这个问题存档,所以还处于处理器运算的阶段。

        

就像是低配版的电脑内存,忽然运行了一个大型的桌面游戏一样,半天了才缓过来。

        

“我给你擦点红药水啊!”

        

“???”

        

这次轮到侯平安愣了一下,然后就笑起来了。

        

这姑娘的心思真的没的说了。在她的印象中,车祸就是擦破点皮的那种。不过也不怪她,平常在越难的时候,都是骑摩托车,车祸都是车摔倒了,或者是骑着骑着自己就翻了啊。

        

“如果是高速上的汽车的车祸那种呢?”

        

“我们赶紧救人!”小圆一本正经的回答,小手还捏成了拳头,好像真的已经发生了一样。

        

侯平安不由得笑起来,在小圆的心中,自己始终不会是车祸的主体,而只是车祸的旁观者。

        

这就是单纯,没有一点杂质的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