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带套套内谢美女/男朋友喜欢吻我的下面

      

孟超找到702号对面,一栋半废弃的大楼。

        

犹如一条壁虎,悄无声息爬上天台。

        

他在天台上仔细扫描周围七八条街道的环境,在脑域深处构造出了一座栩栩如生的模型,并且在反复推演中,拟定了作战和逃生计划。

        

方圆三五百米内,几乎听不到太多声音。

        

楼下只有一家已经打烊的饺子馆,卷闸门半拉了下来,里面还聚集着七八个住在附近的闲汉,就着十来个饺子、半箱啤酒和挂在天花板上的电视机,和老板高谈阔论。

        

聊的当然都是刚刚发生在鑫辉商贸大厦的事情。

        

“你们晓得,那些有钱人吃的都是什么吗?钻石九头龙的龙肝!新鲜的,还在‘卜愣卜愣’乱跳,刚刚割下来,切成透明的薄面,拿来蘸着吃!要说享受,还是这帮王八蛋会享受!

        

“当然是真旳,我二大爷的三表舅的小儿子,就在鑫辉商贸大厦里面当服务员的呀!

        

“他告诉我,大厦里面还有一家洗浴中心,洗澡水都是基因药剂,这么大的池子,这么大,比游泳池都要大,基因药剂每两个钟头,就要换一池子新的,旧的脏了,就直接开闸,冲到下水道里去了。

        

“你们在电视上当然看不到这样的场面,全都剪掉了,让你们看到还得了,所有人还不都起来造反了啊?” 

        

孟超将超凡视觉和听觉激活到了极限。

        

生命磁场瞬间穿透了装装样子的卷闸门。

        

看到一个五六十岁的半老头子,唯恐天下不乱地说。

        

他的酒友们,大概早就习惯了他添油加醋,胡说八道的风格,只是哄笑,并不当真。

        

“不过,现在的超凡者,的确是不如以前了。”

        

笑过之后,又有一个缺了半颗门牙,说话漏风的大伯,用手抓起一只饺子,感慨道,“我记得,刚刚有超凡者的时候,超凡者和我们普通人都是差不多的,大家同吃同住,艰苦朴素,根本没半点架子。

        

“那个谁,‘霸刀’罗武,你们都知道吧,我最早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没有发家,却已经很能打了,那时候我们还经常一起吃饭,有什么事叫他帮忙,他都很叫得应的,不像现在,他搬去了‘龙城壹号’,想见一面都难了。”

        

“好了,赵家伯伯,知道你认识‘霸刀’罗武,这件事情你说了二十多年了!”

        

又有一个尖嘴猴腮的小老头说,“人家有权有势了么,肯定要去住‘龙城壹号’的,难道还像我们一样,住一辈子的永盛大街啊!

        

“话说回来,现在很多人,的确太过分,囤积了这么多的紧俏物资,心眼都黑透了,难怪整座大厦都被人家围起来,活该丢人现眼,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蔚蓝联盟倒是真厉害,真硬气。”

        

说话漏风的大伯把饺子咽下去,砸吧着嘴说,“没听说他们有什么特别厉害的高手,怎么就敢这样拆神境强者的台?”

        

“神境强者又怎么样?”

        

尖嘴猴腮的小老头,不以为然道,“神境强者再厉害,毕竟就这么几个,几只手就能数得过来,蔚蓝联盟却能发动千千万万的超凡者,神境强者又被抓到了痛脚,本身就理亏,还能怎么办,还能梗着脖子,和千千万万超凡者打擂台?”

        

“哎,你们说,全民修炼法案有没有可能,借这股东风通过?”

        

又有人兴致勃勃地说,“要是真能通过就好了,我孙子孙女现在上的小学实在太差,整间学校,从校长到老师,就三个超凡者,里面还有两个是残星超凡,这教学质量要是上得去,就见鬼了。

        

“我听说,那些有钱人的孩子,学校里都是清一色的超凡者老师,又把补药当成零食来吃,这叫我的孙子孙女,拿头去和人家比!”

        

“肯定能!”

        

又有人神秘兮兮道,“我有朋友在生存委员会里搞卫生,早就收到消息了,这次已经不是全民修炼法案能不能通过的问题,而是九大超级企业会不会被拆分掉的问题。

        

“听说,很多人都支持拆分九大超级企业,起码要拆成几十個公司呢!

        

“如果不是有这样的风吹出来,蔚蓝联盟怎么可能把场面搞得这么大嘛!

        

“哈哈,这下子,很多人都要倒霉了!”

        

就在闲汉们手舞足蹈,幸灾乐祸的时候。

        

一个花白头发梳得纹丝不乱,衣服虽然朴素,扣子却规规矩矩扣到头,和环境有些格格不入的公鸭嗓,却叫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要一副见不得人家好过的样子,就算再怎么拆分,都分不到你们手里,这么高兴干什么呢?

        

“要我说,蔚蓝联盟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人家神境强者有钱,那也是人家辛辛苦苦赚来,一刀一枪从怪兽喉咙里拼出来的。

        

“九大超级企业能发展到今天的规模,也是人家的本事,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现在看到人家把企业做大做强了,就眼红,又要从人家身上割肉,又要把人家大卸八块,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嘛!

        

“要都像蔚蓝联盟这样子搞,以后谁还敢为龙城卖命厮杀,谁还敢把棺材板都压上去,千辛万苦、提心吊胆做企业?反正做大做强之后,都要被收割和拆分的嘛!这不是严重打击超凡者征服异界的积极性么!”

        

这番话,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

        

但深更半夜还在这里扯淡的街坊邻居,都很清楚彼此的底细。

        

当场就有人笑起来:

        

“老杨,不要认真,大家都是说说笑笑,你不就是二儿子在寰宇集团工作嘛,我们说我们的,生存委员会的议员们又听不到,不会因为我们两句话,就把你二儿子的饭碗打破的啦!”

        

“就是嘛,老杨,你儿子大概也还没当上寰宇集团的老总,何必生这样大的气?”

        

“对了,老杨,有一件事情,我始终没想通,你说,你儿子都进寰宇集团了,听说还在怒涛山那边买了房,怒涛山可是好地方,洞天福地,灵气充裕,住到那边去,人都要多活两年,哎,你说你怎么还不搬过去,和你儿子儿媳妇一起住,非要和我们一起,挤在永盛大街呢?”

        

最后这句话,戳到了“老杨”的痛处。

        

老杨的脸皮涨得通红,公鸭嗓也变得又尖又利,急急地说:“我儿子是叫了我好多次,我都不乐意过去,实在太远,郊区里的郊区,你们晓得,我是住惯了市中心的人,怒涛山,原先听都没听过!

        

“而且,我儿子最近正在事业上升期,就要提拔当主管了,我和他说,你真有孝心,就把给我准备的那间房,改造成修炼室,好好修炼,好好上班,什么时候修炼到了地境巅峰,甚至突破天境,当上你们公司经理了,到时候,你在怒涛山买个别墅,哪怕只买个排屋,爸爸肯定去住!

        

“我儿子从小最乖,最听我话,他答应了。”

        

这个回答,大概也被公鸭嗓说过了无数遍。

        

但这并不妨碍他每说一遍的时候,大家都笑得像是头一回听到那样欢快。

        

孟超蛰伏在天台上,静静聆听了很久。

        

确认呼吸和心跳声,和街坊邻居们的数量对得上。

        

而方圆三五百米内,也绝不存在第二名观察者。

        

这才像是一片枯叶,掠过永盛大街,轻飘飘地落到了彩虹公寓的最顶层。

        

根据高闯提供的线索,他很快找到了“无尾猴”租住的316室。

        

门窗紧闭,无论大门还是窗户,都没有被人撬开过的痕迹,地上也没有留下脚印。

        

房间里面既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更没有人形生物的热量反应。

        

周围七八间,上下三四层,所有邻居都睡得正香。

        

孟超仍旧不放心。

        

双手紧贴墙壁,生命磁场如同潮水般渗透到了钢筋混凝土的深处,确保房间内不存在任何机械或者灵能控制的机关陷阱,也没有暗藏能拍到进入者面部信息的监控探头。

        

这才将手指轻轻按在锁眼上。

        

灵磁体从毛孔中渗透出来,如同胶水般灌入了锁眼中,很快凝固成了钥匙的形状。

        

孟超悄无声息打开了房门,和艾蕾一起走了进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