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大又紧水又多18p_啥姿势让男人夹得更紧

      

“凡哥你就别取笑我了,我知道我那时候见识浅薄。”

        

霍灵儿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把衣服放在架子上,“等我哥出来,就给他穿这一套衣服吧,我都已经熏好了,也熨好了。”

        

“我哥是不是很快就能好啦?”

        

她一双明媚的眼睛看着苏凡,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期盼,还有希望。

        

苏凡笑了笑,语气中透露着自信,“会不会很快就好,我不能给你打包票,但是只要有我在,他的伤势,就绝对不会恶化一丁点儿。”

        

霍刚的伤势,是被打伤,还被下了毒,时间不久,并不难治疗。

        

之所以一直拖着迟迟没有治疗,还是因为水生村一直都被狂尸和幽鬼给包围着,许多物资都已经匮乏了,更别提药材了。

        

没有对应的药材,根本就没有办法彻底的治疗好他身上的伤势,不过或多或少,苏凡还是懂一些药理,知道该用什么东西替换,而且他手中掌握的药方,比这个世界的药方更完善。

        

这才能够快速的治疗好霍刚身上的伤势。

        

但是再快,也要有一个缓冲的流程,现在苏凡用的药,已经是在下猛药了,比起虎狼之药,也只有一线之差。

        

所以需要一些时间的缓冲,治疗完这几天,就需要给霍刚一个自我调养的时间,才能够再开始下一次治疗。 

        

等到这样的治疗,来上个大约三次以后,看霍刚个人的身体情况,就能够决定什么时候中断治疗了。

        

中断治疗的那一天,就是霍刚的身体,完全大好的一天,苏凡很期待那个时候的来临。

        

“太好了凡哥,谢谢你,我真不知道要该怎么样报答你,如果没有你的话,或许现在我和我哥都已经不在了,霍家的武馆也已经不在了。”

        

霍灵儿眼中浮现起来了感动的泪水,她并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但是面对苏凡这样丝毫不保留的温柔和帮扶,真是再也没有办法忍耐住内心的感慨和感激。

        

苏凡没有做什么肢体接触,以免得被误会,他只是随手将架子上的衣服拿了起来,对着霍灵儿笑了笑。

        

“不用感激我,我们是两清的,毕竟你哥也答应过我,收留枭雄老哥,还有小狼。”

        

“你先出去吧,你哥也快醒了,我把衣服给他拿过去。”

        

不过……

        

苏凡心里想着,自己现在能够收敛来的药材并不多,这次能够凑齐药材,给霍刚疗养身体,真的只能算是运气好。

        

下一次,也就是三天之后,再想给霍刚做药疗,那就会有一些药材缺少!

        

现在他还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办法,补全那些缺失的药材,这次的药材,是实在没有办法被替换的。

        

苏凡略微有些犹豫不决,自己要怎么办?

        

难不成现在就要去处理水生村外面的那些狂尸和幽鬼吗?

        

“呼……喝!”

        

听到淅淅沥沥的水声,苏凡回过神来,面色不动的拿着手里的衣服,绕过屏风,走到了屏风的背后。

        

然后就看到霍刚已经睁开了眼睛,从浴桶里站了出来,水淹没在他的腰间,苏凡没有兴趣,多看一个男人的身体。

        

他上前两步,手中动作游龙一般的变换,在霍刚的身前轻轻的掠过,将那些银针尽数的归拢到自己的手中。

        

然后如法炮制,绕到霍刚的身后,将所有的银针都收下,妥善的放好,随后将衣服直接丢进了他的怀中。

        

“裹上衣服吧,你感觉自己身体的状况怎么样?”

        

苏凡对于自己的手法,还是有些信心的,而且他也不光是仅用药物治疗!

        

之所以霍刚背后的银针插的那么少,就是因为还要留出来给自己放手掌的地方,用内力一点点的去推动霍刚身体里的淤血和阻塞,帮助霍刚达到尽快的康复地步。

        

霍刚擦干净身上的水,从水里迈出来,裹上衣服,直接就不管不顾的站在地上打起拳来。

        

手底下的功夫招数变换,游动,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兴奋,随后收功抱拳,立在原地紧紧的握着拳头。

        

霍刚感受着身体里翻涌的力量,虽然还比不上自己全盛时期,可是比起来最开始走投无路,上天入地都无门的那种状况,已经好太多了。

        

“好极了!”

        

“我现在真的感觉自己好极了,凡哥!从未有过这么好的时候!”

        

他兴奋的不能自己,激动的直接跪了下去。

        

“多谢凡哥救我的命。”

        

不仅仅是谢苏凡救了他的命,还谢谢苏凡让他以后又可以继续修炼武功。

        

武功对于他来说,就是他的第二条命。

        

“起来!”苏凡喝了一声,内力化作轻柔的拖动力,直接把霍刚从地面上拖了起来,让霍刚跪都跪不下去。

        

霍刚又一次的惊叹了,虽然他早就在心里,有了对于苏凡的武功境界的估摸,但是没有想到,现在苏凡都已经可以内力外放了,实在是让他震惊。

        

“男人跪天跪地跪父母,不需要跪我,我救你,也只是交易而已。”

        

苏凡摇头道:“你不需要对我行如此大礼,我真的没有对你做什么需要值得被特别感激的事情。”

        

霍刚固执的摇摇头,嘴上却没有反驳苏凡什么。

        

他知道,他不管反驳什么,苏凡都会让他不用客气,所以他将这份情意,深深的记在心里。

        

没有什么好报答苏凡的,但是在这一刻,霍刚已经决定,从现在开始,苏凡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绝不背叛,绝不违背。

        

“既然这样,那我就……”苏凡看了看天色……他没看见,不过他估摸着,现在也差不多该到时间了,准备告辞,回去吃午饭。

        

而霍刚也同时开口:“凡哥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不如留下来一起吃……”

        

两个人的话都没有说完,就同一时间被打断了。

        

“砰!!”

        

霍灵儿猛地推开了门,面色焦虑的冲了进来,直接管都不管,绕过屏风就跑了进来。

        

她看着霍刚和在霍刚身边的苏凡,语气有些不安,“不好了,哥,凡哥,哈三郎来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