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扒开私人部位让男人桶&车上超短裙麻麻扶着我的腿

     

黎真不喜欢住在日向大宅里。

        

你们能想象么,睡到大半夜里突然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这群偷窥狂就不能管好自己的眼睛!?

        

白眼是拥有透视眼能力的,所谓透视眼并不是那些猥琐之辈想的看透衣物,白眼所透视的是人体经络,穴道,骨骼及查克拉的流动情况,结合望远眼通常是作为战场上一等一的侦查手段。

        

这份能力是日向一族的骄傲与荣誉,世家传承的知识与教育,经过刻苦修行得以开眼者没有一个将这双眼用在低俗的恶趣味上。只是像日向这样的大家族永远不缺宵小之辈的窥伺,当夜幕降临后自然有白眼人形监视器在运作,一切侵入者都在那双白眼下无所遁形。

        

正常人哪怕忍者也不会感受到来自一公里外的视线,但黎真并不正常。

        

观其二周目到死黎真都没有一天获得过安心感,修行自然能量的他感官也日渐敏锐,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每当有白眼扫过他那该死的警觉性就令其惊醒。

        

心情恶劣的黎真几次试图找那个半夜里的偷窥狂把他捶一顿,可日向家大的像个迷宫,黎真又没有什么方向感最终无疾而终。

        

这只是一部分因素,日向大宅毕竟不是黎真的家,寄人篱下会令黎真有些不自由,这当然不是日向一族对黎真有什么限制,而是黎真这种孤僻狂热爱好者喜欢一个人住。

        

对黎真来说家这个字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与其说那是家,也不过是一个短暂的住所,一间房子,一个狗窝。

        

一周目时他就没有长久定居于某地整日为生计奔波,二周目时倒是租过一间房子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只不过被人寻仇一发起爆符送上了天。

        

黎真在医院时临时起意想要有个自己的住所,现在安定的三周目,和平的木叶忍村,忍者的大本营,总不能在这种地方把他的房子炸上天吧? 

        

和鸣人吃过拉面后黎真就雷厉风行的找日向日足说了这件事,日向家收养黎真,给了黎真无忧无虑的成长环境甚至学习条件,这些都是莫大的恩情。虽然对一向独立自主的黎真来说即便没有日向家他也会获得今天的一切,但恩情就是恩情,老古董顽固思想的黎真一板一眼的对日向日足道谢并表示必有所回报。

        

其实不然,黎真并不知道如果没有日向日足的帮助,他是无法安稳走到今天的。

        

日向家若是平稳安和的正统路线A,那没有得到日向日足帮助的黎真,则有可能会进入充满坎坷甚至被人控制,更进一步被切片做研究的志村团藏路线B。

        

一个简单的选择会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

        

日向日足是族长,并且经常作为木叶的门面出使他国,他对黎真的事情真的并没有怎么上心,日向家对黎真的照顾对家大业大的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更不在乎一个毛头小子能有什么回报。

        

这只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如果黎真没有那令白眼惊讶不已的庞大查克拉,作为一个平凡的孩子,日向日足也不会收养黎真,会让他在那间孤儿院普通的成长,普通的死去。但正是因为这个孩子身怀力量,日向日足念及往日自己和弟弟日差救下的这条性命,才不忍黎真被人利用,这份力量被用在错误的道路上。

        

受到古板英才教育拥有大家族自豪骄傲的日向日足收养黎真也不是为了从他身上获利,不施恩也不利用,普通的,顺其自然的,任由黎真成长,一如三代目火影大人的建议那样。日向家只是作为黎真还未成长起来之前的保护伞,让邪魔外道不敢轻易窥探,而现在正式成为忍者的黎真自然受到整个木叶大家族的保护。

        

日向日足对黎真提出要搬出去住并没有多问,身居高位的他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这小子到底有没有新的栖身之所,不过他倒是认为这个深藏不露的小子一定是有自己的深思熟虑,怎么可能没有想到自己的新住处?

        

只是对黎真提出的回报,身为大人物的从容为了给这个自尊心强烈的小家伙一个台阶,才提出让黎真与宁次进行较量来作为交换。

        

刚好这无论对雏田也好,花火也好,对宁次也很有帮助。

        

这样儿戏的交换条件作为对日向家五年养育之恩的回报,无论黎真还是日向日足对此都没有什么意见。黎真并不是那种人情练达的社交达人,社交厌恶证的他并不会考虑对方是怎么想的,对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黎真来说,这就跟一加一等于二是一样的,我提出有所回报,至于你是要我去杀个人还是扶老奶奶过马路,无论事情轻重只要我完成了,那我们就两清了。

        

“唔,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丸子店里,宁次对天天与小李说完后端起了一杯茶小嘬一口,随后拿起一串酱油丸子。

        

宁次原本就准备在应付完宗家后来这家丸子店与第三班成员汇合,考虑到天天与小李和黎真关系匪浅就顺手拉着黎真一起来考虑对策。

        

有关黎某人即将流浪街头的对策。

        

“这可糟糕了,要不去请教下阿凯老师吧?”

        

浓眉大眼的珍兽幼崽看上去似乎有些情绪低迷,不复往日燃烧生命的活力,连最喜欢的香辣丸子都没什么胃口只吃了十来串。

        

成为忍者短短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小李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屡屡拖大家后腿,对此自责不已的他自信心也受到了不小打击。

        

小李原本就是毕业生中身手最差的那一个,既不会忍术也不会幻术,就连体术也比一般人差劲。这样的他还偏偏老将队伍里的宁次,这样的天才当做假想敌,觉得对方能做到的事情自己没有理由做不到,为此较劲的他不断将事情搞砸。

        

“这并不是什么问题,随便找个马厩住下就可以。”

        

黎真并不在乎的说道。

        

“你是哪里来的流浪冒险者么?”

        

“唔。”

        

天天秀眉微蹙,手中绷带一紧令黎真差些痛呼。天天一见到黎真就发现了他腿上自残的伤势,但伤者本人迟钝的像根木头一样对此毫无反应。所幸天天随身携带者一些医疗道具,这原本是为小李准备的,每次任务下来这家伙或多或少都会受些伤。

        

天天与小李开始叽叽喳喳的出着不成熟的主意,黎真和宁次则安静的喝茶。黎真虽然没有想过离开日向家后该住在哪里,但其实对此并不在意,天当被地当床这种看上去潇洒实际上苦逼的生活他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宁次则只负责将黎真带到他的小伙伴这里来,终归是大家族的少爷,衣食住行样样不愁,并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你还有多少积蓄?”

        

“不知道呢。”

        

“有亲戚朋友之类的可以暂住么?”

        

“没有哦。”

        

“说是要搬家,你就没有点行李什么的?”

        

“这东西算么?”

        

看着黎真将那株盆栽摆在桌上,天天突然有想给这木头人一刀的冲动。

        

虽然以前他也是这副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劲的样子,可都已经无家可归了,该说是乐观随遇而安呢,还是多少脑子有点病。

        

毕竟只是一群刚成为下忍的少年少女,委实提不出什么好的办法,这种时候其实像小李说的,请求上忍的帮助和意见或许比较好,宁次在将自己盘子里的酱油丸子吃完,用手帕擦嘴后说道。

        

“首先去找个地方暂住吧,然后接任务获得经济来源,这样无论是旅店也好房租也好都有办法解决吧?”

        

“问题就在于这个暂住的地方,宁次君。可惜我家太小了住不下两个人,不然的话……”

        

小李遗憾的说道,要是房子再大一些的话就可以让黎真住进来。

        

忍者这一职业时刻与死亡为伍,双亲若都是忍者的话,成为孤儿的几率会大大增加。小李的双亲虽然不是忍者,却被卷入了忍者之间的战斗而死。

        

和黎真这样村外捡回来的孤儿不同,木叶会收养自己村子里孤苦无依的孩子,当他们有一定自理能力后,若父母有留下房屋则由他们继承,若什么都没有,则会租借给他们一间公寓,待拥有经济收入后再偿还租金。

        

当然也不能指望公寓能有多大多好,那只是一个基本的栖身之所,只要还有忍者这个职业存在一天,除非不生孩子,那任何忍村有关处理孤儿事宜的压力总是很大。

        

天天咬起一颗芝麻丸子,可爱的小脸上出现些许纠结之色,待到一盘丸子吃完后,她鼓起勇气说道。

        

“要不先住我家好了,我家还蛮大的。”

        

这话并没有任何特殊的意思,作为一起学习成长的同窗,木叶的同伴,无论那个无家可归的人是谁,亚撒西的天天同学都会伸出援手,嗯,不过男孩子什么的果然还是……不,不过因为这家伙是个木头人,所以应该没问题!

        

天天不由想起让黎真当练习对象时,这家伙的字典里完全没有怜香惜玉这个词,是字面意思上的男女平等主义者。

        

“喔!这可真是帮大忙了!”

        

小李一脸问题解决的没烦恼样,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

        

宁次则皱起了眉头,脑海中满是日向一族条条框框的古朴严苛教育,男女授受不亲之类有伤风化的内容。

        

明明是话题的中心却毫无自觉的黎真捏起一串糯米丸子,丸子上裹着致死量的红豆,当店家自豪的推荐起糯米丸子后,黎真的DNA就不由自主动了。

        

那是幼时看到过的景象,只不过小时候只关注那几个铁皮旮沓而忽视了那部剧中的美人,其中铁甲小宝第十六集美树小姐吃糯米丸子的镜头给无数人的童年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黎真咬下一串糯米丸子像个老爷爷一样慢慢咀嚼着,闻听天天说的话后咽下丸子,看上去一脸认真的回应道。

        

“这可不行。”

        

“哈啊?”

        

“我可是想一个人住才离开日向家的。”

        

“你一个要饭的还嫌饭馊!?”

        

天天怒而吐槽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