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抓住圆润丰腴屁股&喘息夹住H

        

安紫萱在爱情面前时精明,时而犯傻。

        

身体像是一片落叶,但是落下来的时候,接住的人就像是接一发炮弹一样。沉得要死。侯平安手一伸,就拦腰将安紫萱给接住了。

        

一只手环着腰肢,一只手托住了腿弯。

        

而安紫萱的身体则蜷曲起来,上身一挺,紧紧的贴着侯平安的胸膛就靠住了。

        

在完美的谢幕的舞蹈动作。

        

安紫萱轻松的从侯平安的怀抱里跳下来,随后又转了一个圈,稳稳的站在地面上。但是一身都带着水渍了。刚才一字马的时候裤子和身上都沾了泥水。但是泥不多,主要是水。身上的衣服有些地方湿透了。

        

这是处于对心灵的一种自然而然的舞蹈动作的流露。

        

信手而来,却又丝般顺滑。

        

安紫萱这个时候对舞蹈忽然有了一种新的感悟。其实,跳舞就是跳自己的心境。在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情感。然后升华成对某种生活的理念的表达。

        

这几个动作的衔接是完美的,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安紫萱内心还停留在刚才的突如其来的情绪爆发之中,有着无限的快感,而这种快感甚至和侯平安在一起纠缠的时候全身心的放开的那种感觉是一样的。

        

“侯老师——”

        

“嗯!”

        

侯平安应了一声,眼里看着这个姑娘,看她从露台走到边上,然后双手撑着栏杆,眺望着远处的风景的样子。

        

“老公——”

        

“嗯!”

        

侯平安又懒懒的应了一声,嘴角都带着一点点的笑意了。以为他看到了安紫萱背靠着栏杆,面朝他,眉眼都在飞舞着笑意。

        

“我想在这上面种花。”

        

“随你啊,你是女主人!”侯平安说道,他对这些东西又不感兴趣。

        

“我还想在我们小区的附近开一家舞蹈培训班……”安紫萱说着,用手指着远处的街道,“就在那边,或者那边也行,反正离家里很近就可以了。”

        

“随你啊,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侯平安也走过去了,两人面对着面,侯平安用手碰住她的脸颊,一使劲,将安紫萱的嘴唇就嘟起来了。

        

安紫萱摇头,摆不脱。

        

“嗯嗯——”

        

她发出不满的声音,又摇头,想要摆脱,但是侯平安捏得很稳,她又不用手帮着,反正就像是两个人在做小游戏一样。

        

侯平安就将脸凑了过去。

        

“呜呜”的声音就消失了。

        

两個人贴的很近,仿佛那飞丝一样的雨,只不过是让两人之间的距离变得更加的充满着雾气,湿漉漉的看不见还有两人的情绪。

        

小圆洗完了碗,巴巴的端了两杯苹果汁,想要送上去。不为别的,就是想讨好一下女主人安紫萱。

        

虽然安紫萱展示了自己亲和的一面,让小圆的心理安定了不少了,但是她总觉得,自己讨好一下安紫萱的话,可能自己就会更容易留下来而不被赶走。

        

当初来常陵市,自己的主要工作就是照顾好侯平安啊!现在顺便的照顾一下女主人,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所以小圆巴巴的上来,然后就看到了让自己目瞪口呆的一幕了。

        

侯平安光天化日之下……不,细雨蒙蒙之下,和女主人亲吻了。我的天啦!小圆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瞪圆了。

        

会不会长针眼啊!

        

这是小圆的第一个念头,因为听乡里的人说过,偷看别人亲热,会长针眼的。虽然后来弄清楚了,根本就不会。但是童年的阴影是不容易那么消褪的。

        

“小圆?”

        

安紫萱面对着门那边的,一眼就看到了小圆。

        

使劲的推了一下侯平安,让他离开了一点,但是没有不好意思,反而还对着小圆眨巴眨巴眼睛,笑嘻嘻的调皮得很。

        

小圆结结巴巴:“我……我送果汁的……苹果汁……很好喝的!女主人……你要不要尝一下?”

        

女主人?

        

侯平安一愣,然后看了看安紫萱,又看了看小圆。脑子里忽然就升起了一幅画面。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圆月,下面是楼台的空地,其间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穿着黑白相间的女仆装,正端着一盘果汁,嘴角上还有汁水的残留……

        

特么的,怎么整?

        

“不准想!”安紫萱的声音忽然就打破了这种美好的瞎想。

        

侯平安肯定不会承认啊,就算被抓了也不能承认啊。于是就干咳一声说道:“我没有想啊?你别瞎说。”

        

“哈哈……”安紫萱就大笑,然后朝着小圆走过去,“侯老师是语文老师,语文老师最擅长的就是发散思维,所以……你能不能换一件宽松一点的衣服?这样在家里就会更舒服一点,你说呢?”

        

“哦,是哦!”小圆恍然大悟,难怪感觉到束缚感的。

        

谷硖

        

“给你这个!”小圆将两杯果汁塞进了安紫萱的手上,飞也似的逃走了,“蹬蹬蹬”的一路上飞奔,直到客厅里,看着坐在沙发上正吃圣女果的小水。

        

“刺激到了吧?”

        

小水似乎早就料到了小圆的结局一样。

        

“我让你别上去,你非要上去。”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啊!

        

刚才小圆做了果汁,准备往上端的时候,她就警告小圆了。别上去,别上去。结果死心眼的小圆非要上去,结果好了,这不一溜烟的跑下来,就知道受刺激了。

        

其实小圆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上次在旅馆里,姐姐小玉和侯平安躲在一起做什么,她就隐隐的知道一些。

        

唉,可怜的姑娘,还没明白爱情是什么,就已经接受了多次的成年人的教育了。

        

坐在沙发上,还有些发懵。

        

“他们在干什么?”小水也很好奇,虽然想象得到,但是还是忍不住要问。一边问心里还一边的猜测,而且又还有些堵。

        

少有的找虐型。

        

“亲嘴!”小圆终于回过神来了,然后看着小水,“大圣哥和女主人亲嘴了。”

        

“小圆——”

        

小水忽然问了小圆一句。

        

“嗯?”小圆下意识的回应了一下,看着小水,愣愣的,“干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要搬出去?”小水看着小圆说道。

        

“啊?搬出去啊?”小圆诧异的说道,“那……那谁给大圣哥做饭呢?搬出去,伱不喜欢住这里了吗?”

        

小水强笑了一下,脸上的肌肉都显得很僵硬:“如果你住在这里的话,可能每天都会遇到想你刚才遇见的事情。你不觉得很……很尴尬吗?”

        

尴尬?小圆想了一下。

        

“还好啊,就是从来没见过,以后见得多了,也没什么啊!”

        

这心大的,小水恨不得好好地看看她的脑子里装的什么。莫不是真的应了那句“熊大无脑”的话了?

        

这傻姑娘啊,小水又只能叹气。

        

“你想啊,如果下次他们正……正……那个的时候,你忽然又遇上了,真的不尴尬吗?”

        

“不尴尬啊!”小圆摇头,“习惯了就好啊!”

        

“傻子,我说的是他们,他们可能会觉得尴尬。唉,跟你说不明白。这样说吧……等过几天,我租好了房子,就搬出去了。”

        

小水这时候是下定了决心的。

        

“你要不要跟着我一起?如果我们俩个,就租一套大一点的房子。”

        

小圆这时候就显得非常的踌躇了。怔怔的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搬出去。我来这里就是因为照顾大圣哥才来的,要是搬出去了,我就没有意义了。”

        

“我们在拍小视频啊,这就是我们的意义。”

        

小水觉得小圆有点儿固执了,老是守着这一条,让人十分的无语。

        

“不是啊,照顾大圣哥才是最重要的。”小圆嗫嚅着,好像又怕小水生气一样,“我……我拍视频只是觉得好玩,我又不想长期做这个,我喜欢做菜。”

        

小水叹了一口气,这种事情,不能多劝。只能点点头说道:“那好吧,你就待在这里吧,反正我过几天就搬走了。”

        

“嗯……”小圆点点头,忽然说道,“小水姐,那辆车你开吧,你租出去了,外面不方便,有辆车更好一点。我……大圣哥这里有几辆车,我也方便得很。”

        

小水想了一下,点头:“那行吧,如果你不想开大圣哥的车,你就给我打电话,我接你,我们一起上班。”

        

“嗯呢!”小圆使劲的点头。

        

小水就摸了摸小圆的头,站起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来众华国这么久了,终于有了一点事业上的提升。虽然很舍不得这里,但是安紫萱的到来,直接让小水从自己编制的梦幻中清醒了过来。

        

她和侯平安是没有可能的,连幻想都没有了,所以她不想待在这里了,因为这很尴尬,如果哪一天碰到侯平安和安紫萱亲热的场面。

        

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房间里,靠着窗户。

        

无边丝雨细如愁啊!

        

小水忽然想起了一句众华国的古诗。仿佛这一句诗歌就是为了自己现在的心情而作的。只不过这愁绪,不像是思雨那么断断续续,而是接连不断,然后缠绕在自己的心间,不停的缠绕,密密麻麻的,解不开。

        

真该死的雨天!

        

小水心里想着,眼睛看着,慢慢的有些出神起来。

        

这时候传来了敲门的声音。然后侯平安的声音也传过来了。

        

“小水,我进来了啊!

        

“啊?”小水慌张的一转头,不经意间,甩出了一串晶莹的水珠了,将脸颊都沾湿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