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双处高洁&他弄得我死去活来很舒服

      

尽管孙一琪说他会让秘书安排好,可萧峥还是给安海集团老总安如意打了电话,说了他和孙书记要过去的事。

        

安如意抱歉地说,因为酒店还有14天就正式开业,她跑回了三亚,向董事长父亲报告相关准备情况,所以目前不在天荒镇。她这就跟酒店经理说,让她安排好。萧峥说:“不需要特别的安排,县.委办会订包厢和房间的。我打电话给你,无非是看看你在不在,要是在的话,就可以一起聊一聊。你们酒店不是要开业了吗?我们县里也希望看到你们有一个开门红呀。”

        

安如意心头一暖,这段时间为酒店的开业她没少跑来跑去、忙前忙后。越到酒店开业之时,其实心情也是越紧张。没有什么投资是十拿九稳的,更何况这是安如意完全独立完成的一次投资,成功与否对她今后在集团中的地位大有影响。所以安如意不可能不重视,一重视也就容易心累。

        

所以,萧峥的一句关切的话,就如暖潮一般涌入安如意的心里,让她感受到了甘泉的甜意。安如意道:“谢谢萧县长。我这两天就会回来,到时候我请你来吃饭。”萧峥道:“我周三要去宁甘省一次,跟省里结对扶贫考察团去。等我回来之后,我再联系你。”安如意道:“那你一回来,就打电话给我哦,别忘了。”萧峥道:“怎么可能会忘?那你先忙吧。”

        

跟萧峥通完电话,安如意又立刻给酒店经理去了电话,让她一定要招待好萧县长和孙书记。酒店经理见老总亲自打电话来,自然格外重视,精心安排起来。

        

跟孙一琪约的是六点半,萧峥在五点钟下班之后,就让沙海送自己回了绿水村,看看父母,给老爸拿了点烟酒回来,又给老妈准备了些保湿霜、铁皮石斛等保健营养品。

        

费青妹说:“萧峥,你以后回来,真的不要再带这些东西了,我们村上现在都能买到了。自从有了竹楼街和美食街之后,村上开了超市、药房、诊所,我们现在生活越来越方便,也快赶上县城了。”

        

萧峥就道:“那就太好了。”费青妹说:“所以,你以后回来什么都不用带,不要乱花钱。钱存起来,以后还要买房子呢,你以前的房子不是给陈虹了吗?”说起陈虹,萧峥的心头颇为复杂,但他不会说出来,就道:“老妈,我知道了。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房子过几年我就能买上的。”

        

萧荣荣在一旁插话道:“叫我看,房子还不是最重要的,关键还是媳妇。以后找媳妇,就是要找靠谱的,不能再找跟陈虹一样的,太看重钱。”“你少说一句,”费青妹道,“虽然陈虹和我们萧峥分手了,但我们为人父母,不能说人家女孩子的闲话,这一点是最起码的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萧荣荣道,“我也就提醒儿子一句,你看我在外面说过一句陈虹的坏话吗?半句都没有。” 

        

萧峥给萧荣荣递烟,说:“老妈,这一点你可以放心,老爸做人有底线、说话有分寸。”萧荣荣马上道:“还是儿子了解我!”费青妹道:“萧峥,你别把你老爸夸得飞起来。”萧荣荣说:“什么叫做‘夸’?儿子说得话最实事求是了嘛。”

        

旁边沙海一听,抽的烟都呛了一口。费青妹说:“你看,你看,沙海都受不了你的自吹自擂了!”沙海忙道:“阿姨,我是自己不小心呛住了。”说着,沙海就逃出了屋子。萧荣荣说:“沙海是自己呛了,跟我没有任务关系。”

        

费青妹说:“我不跟你辩,我给儿子做饭去。”萧峥忙道:“老妈,你不用准备了,晚饭我不在家吃。”费青妹略有失望:“怎么今天又不吃?”为人父母,有时候就是最希望儿女能回家一起吃顿饭。

        

萧峥道:“我去上面安海酒店吃。”萧荣荣的目光亮了亮说:“是不是安如意姑娘请你的?安如意姑娘很不错的,虽然是做生意的、长得也好,可最关键的是为人低调、与人为善、人品一流,这样的有钱人太少了。我觉得,儿子你和安如意姑娘是可以谈的。”

        

老爸一句话,又转到了谈婚论嫁上了,萧峥忙道:“不是安总请我吃饭,老爸你想多了。今天是我和我们县.委孙书记吃饭。他马上要到市里当领导了,今天打电话给我说一起吃饭。我也算是给孙书记践个行。”萧荣荣听后道:“这倒确实该去,不管怎样都是同事一场,而且孙书记是升了。”费青妹听说,也就不留儿子了:“那你赶紧去吧,已经六点多了,不要饿着了。”

        

萧峥站起来,又说:“爸妈,今天我过来,还要跟你们说一声,周三我要去一趟宁甘省出差,四五天左右,省里和宁甘有个结对扶贫的工作,我是县区一级的代表一同去。”费青妹一听道:“宁甘省,那么远?不是跟去华京差不多了嘛?”萧荣荣道:“比华京还远,特别是路不好走。宁甘省,条件很差的,清朝左宗棠说‘苦脊甲天下’就是说的那个地方。”

        

萧峥道:“对对对。老爸,今天你终于说出了一句配得上曾经世家公子身份的话了。应该就是你说的这个地方。”

        

萧峥这两天一直也在关.注宁甘省的经济社会情况和风土人情,因而也有所了解。

        

萧荣荣道:“去去,别把老爸跟华京那个家族联系起来。我现在就是一个普通农民,并且很开心当个农民。”萧峥道:“好好,是我不好,说错了。”

        

“谁叫你吊书呆子,不能怪儿子。”费青妹替儿子说话,又叮嘱道,“到那么苦的地方去,你要照顾好自己呀,一定要吃好、穿好。你等等,我给你去超市买点东西,方便面、饼干、苹果、橘子多带点去。”真是儿行千里母担忧,说的就是费青妹现在的心情。

        

“行了,行了!”萧荣荣道,“你儿子又不是小学生春游,他现在是副县长,又是跟省领导出去结对扶贫,对方都会安排好的。你就放心吧。”萧峥也道:“是的,老妈,我们这次去是帮助人家发展的,宁甘省肯定不会亏待我们的。你放心。”费青妹想想也是,就笑着道:“那你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萧峥点头。萧荣荣说:“儿子,赶紧去吃饭吧。”费青妹也道:“对,对,赶紧去吧。也替我跟安如意姑娘问个好,这姑娘是真的很不错。”萧峥哑然,没想到父母对安如意都是这么满意。他只好道:“知道了。”事实上,今天安如意并不在,可这解释起来又要费周折,估计孙一琪也快到了,萧峥不能再耽搁,就辞别了父母,坐入了车子,向山上的安海酒店开上去。

        

今天,萧峥让小钟和沙海都来了,萧峥打算晚上也住在这里,让小钟和沙海都放松一下。

        

快到酒店的时候,沙海说:“萧县长,关于宁甘的情况,我又整理了一份材料,装订好了,是现在给你,还是等明天再给你看?”萧峥道:“现在给我吧。”这两天,萧峥只要逮到空,就想多了解一下宁甘的情况,材料不怕多。

        

沙海将一本厚厚的材料递给萧峥,车子也就到了酒店的平台上。萧峥拿着材料下车。

        

转身一望,落日已沉,酒店里灯火浮现,宁静之中是低调奢华。开业在即,萧峥感觉到酒店的细节,较之上次来,更加精致到位了。萧峥对安海酒店开业之后的生意是有信心的。

        

他刚下车,经理马上过来把萧峥迎了进去,她身穿黑色、带细蓝断线条纹的制服,白色的衬衣,领结精巧恰当,胸口饱.满挺立,在前面引路的时候,脚步迈的小而紧凑,背影也是巧妙完美。这个女经理的形象,就是很标致,应该也是众里挑一的。

        

女经理将萧峥、沙海引入一个包厢当中,里面应该是用植物香精净化过了,令人心旷神怡。孙一琪还没有到,萧峥就在沙发上翻开了沙海准备的宁甘资料,继续看起来。女经理给萧峥泡了茶水,萧峥说让她去忙吧,这边让一个普通服务员招呼就行了。萧峥不想接受太多的特殊照顾,否则总是感觉不自在。

        

萧峥没看一会儿,孙一琪就在秘书长的陪同下到了。萧峥也只好将材料搁在了一边,跟孙一琪握手,问道:“孙书记,我们直接吃饭,还是先喝点茶?”孙一琪道:“已经六点多了,大家肚子都饿了。我们先吃饭吧。”萧峥就对沙海说:“那就通知服务员上菜吧。”孙一琪又道:“今天就让秘书、驾驶员跟我们一起吃吧。”

        

萧峥道:“这样最好。”于是,孙一琪、萧峥的秘书、驾驶员都一起上桌,陪同领导一起吃饭。孙一琪说:“今天大家都住在这里了,晚上哪儿都不去,大家都喝点白酒吧。”萧峥想到,孙一琪应该是要离开安县了,借此机会犒劳一下秘书和驾驶员,就道:“大家都喝一点白的。”

        

秘书、驾驶员也是点到为止,敬了领导酒,吃了主食,就主动请示出去,萧峥笑着道:“你们跟我们喝,恐怕还是有点拘束。沙海,你主持一下,带大家再去外面喝点。”沙海也难得放松,今天得到县.委书记和自己领导的双重允许,也不放弃这个机会,就说:“好的,萧县长,我这就去安排。”

        

等手下走了之后,孙一琪端起了酒杯,说:“萧县长啊,在安县的这两年,我自己没有放开手脚干,真的是很遗憾。”

        

萧峥朝孙一琪看了看,孙一琪的表情中确实带着点落寞,可见孙一琪的这话应该是有感而发。萧峥就道:“孙书记,我认为,你在安县干的已经很不错了。你到安县之后,安县经济社会平稳发展,美丽乡村建设继续推进,‘放炮子’非法集资行为得到查处,这些不都是成效吗?要是你干得不好,省里也不会提拔你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