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双腿玩弄调教花蒂h文&S洞吃了多少颗珠子

       

一连几天,赵保山都是乐衷于在各个生产队之间奔波。

        

乐此不疲。

        

早上大清早出去,晚上带着一车车干的玉米杆子、黄豆秧子。

        

中间还夹杂着不少的药材。

        

弄的整个生产队,家家户户的道场上都是这这些东西。

        

没办法。

        

羊圈那边的道场比较大,但是也放不下那么多的东西。

        

而周小川帮了老头子几天忙,那边就不需要了。

        

用老头的话说,那就是吃了药能不能活,剩下的就是听天由命了。

        

不过他也会经常熬点药给这些牲口喝。

        

因为还要继续榨油,所以他也就没有去田里。 

        

那边由赵大凡带着。

        

赵保山借着人手不够为由。

        

将三喜、钱红兵给叫了回来。

        

女孩中,他又把周凤兰、爱菊和小凤给叫了回来。

        

看着过来帮忙的几个人。

        

周小川一阵的无语。

        

估计剩下的李国盛几人都以为是他周小川出的主意。

        

不怀疑才怪。

        

而且他总感觉,这是赵保山在给三喜创造机会呢。

        

劳动力大部分都去田里挖水渠。

        

今天又走掉一部分,去县城参加义务劳动。

        

所以今天难得的,看到了四五个,平时不怎么出来的几个大姑娘。

        

都是十六七岁的大姑娘。

        

也就是在农忙收玉米的时候,看到过几次身影。

        

赵队长媳妇看着周小川,便笑道:“小川,老赵说了,这里就交给你指挥了。保证指哪打哪!”

        

几个大姑娘们都在好奇的看着周小川。

        

要知道现在的周小川可是村里的大红人。

        

人长的帅气,有文化,有能耐。

        

说没人动心,那是不可能,但是都知道这些是城里来知箐。

        

也就谢绝了这些想法。

        

或者说是都放在心里。

        

周小川闻言笑了笑,“苗婶,这都已经弄过好几次,你们也知道怎么弄了。就按照以前的来就行了,我就掌握火候就好了。”

        

苗婶闻言点了点头,这些大姑娘小媳妇们还是要她来。

        

这样方便一些。

        

没看几个小女子看周小川的眼神,已经像是会吃人的样子吗?

        

花生米这几天已经有人剥好了。

        

接下来,碾花生面、生火蒸花生面,炒花生面。

        

上盘榨油。

        

有条不稳定的进行着。

        

小媳妇、老娘们在一起,总爱说一些家常里短。

        

一直就比较活跃的小凤,又开始怂恿起来爱菊。

        

“爱菊,上次林妈说的有寿!你考虑过没有?顺子走了有好几年了吧!”

        

正在拉着风箱的爱菊,闻言手停顿了一下。

        

爱菊闻言沉默了一下。

        

没有说话。

        

爱菊没有说话,但是旁边的一个小姑娘便撇撇嘴。

        

“以前怎么不说,非要等苗苗她们长大了,才过来说。早干嘛不了。”

        

小凤听到这话,有点不满。

        

“小梅,难道你还想给你哥找啊!就算你愿意去换亲,人家不一定愿意啊!”

        

听到小凤的话,被称为小梅的也是一阵气馁。

        

“那是我的事,要你管!”

        

小凤闻言笑了笑,“我可不敢管,我就随便说说,难道你还想让爱菊跟着三傻?”

        

对方闻言一脸的不满,“我哥怎么了,至少会疼人。他从来都不打我。”

        

“是啊,他不打人,那你问问爱菊愿不愿意?”

        

小凤闻言笑呵呵的说道。

        

爱菊听到这话,还是没有说话。

        

周小川在旁边炒着花生,静静的听着这一幕。

        

说话的人,是三傻的妹妹。

        

家里还有一个接近七十岁的老人,辈分比赵保山还要高一级。

        

祖孙三人相依为命。

        

听三喜说过,这丫头一直想给自己哥哥找一个媳妇。

        

甚至放出话来,将来可以换亲。

        

奈何没人看的上三傻。

        

所以她一直垂涎爱菊这样的。

        

爱菊这种带着好几个孩子的,不是没有人想要。

        

相反,想要的还不在少数。

        

爱菊的年龄不到三十。

        

多好看谈不上,但是长的也不丑。

        

主要是之前干旱过去没几年,人们都没缓过劲来,哪里敢往家里拉四口吃饭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这几年稍微缓过劲来。

        

愛菊的几个丫頭也都渐渐长大了。

        

真要弄過来,生个儿子,这几个丫头将来的彩礼都够儿子取媳妇了。

        

实在不行就找年龄差距一样大的家庭,定娃娃亲。

        

以亲换亲。

        

思绪间,便听到苗婶突然来了一句,“哎,小梅,你哥怎么了?家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了,还是怎么回事?”

        

听到她的话,小梅一脸的疑惑。

        

“没有啊!怎么了三妈!”

        

苗婶闻言迟疑的问道:“你没发现吗?三傻最近好像笑的少了。没以前那么多了,不是见到人就笑了。”

        

听到她的话,小梅也是一脸疑惑,“没有呀,我感觉好好的呢。干嘛这么说?”

        

“哦,可能我看错了吧!”

        

“你没看錯,我也感觉是的。以前走一路都能听到他的笑声,现在都是见到人了才笑。”

        

旁边的三喜闻言便说道。

        

“是吧,我还以为我感觉错了呢!”

        

听到两人的话,小梅也是一阵的狐疑。

        

但是她感觉好像没有啊!

        

周小川在旁边听到几个人的话,手顿了一下。

        

没想到几个人都是那么的敏锐。

        

想来是自己的泉水有作用了,要知道这几天自己可是给他喝了不少的泉水。

        

不过他确定,对方的心智还是个孩子。

        

看来下次给三傻喝水,不能再直接给他喝。

        

下次要偷偷的了。

        

不过他也感觉这泉水好像还真的有点用啊!

        

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治好三傻!

        

因为现在人手没有之前那么多了,所以榨油的速度就没有那么快。

        

只能慢慢来。

        

这一弄就是半个月的时间。

        

才将别人送来的花生给全部榨完。

        

8个生产队,少的二百斤,多的三四百斤,一共送来了接近二千多斤的花生。

        

赵保山看着榨完油还剩下大概一百多斤的油,以及那一千多斤的花生饼。

        

那是高兴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这样算下来,一人能分个一斤左右了。

        

家里人多的能分个好几斤。

        

这还不算上自己家产的花生呢,按照往年,大概一人还能分到一斤左右。

        

不过这一斤,是到过年的。

        

也就是三个月的时间油。

        

但是有了这些油,至少能过个好的肥年了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