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爷调教小妾红豆&高H纯肉校园文

大皇子范恩公然宣称不愿与父亲继续同流合污,顺带揭露了他虚伪罪恶的真面目。

        

格兰之火是他放的,转移实验他才是幕后黑手,帝国竞技场是贵族们迎合他的乐趣,暗杀团体紫雾团是他养的,甚至连第二次雪色战役,这种“陈年往事”也给翻了出来。

        

把父亲的老底差点给抖落了一个干净。

        

不得不说,  大皇子从小到大虽然一直被西莉亚的光芒压住一头,但人并非是无能的庸才,有着他自己的智慧才能。

        

里昂对女儿西莉亚突然“大义灭亲”,没想到转过头来,儿子就指责他才是人间恶魔,不配为君,  好一出家庭伦理大剧。

        

“如果这些情况属实,  那位皇帝,恐怕以死谢罪都不够,他没有散播血之诅咒,却是人类自己的恶魔。”雷米迪亚支部座堂的克洛泽副主教,瞄了一眼神色冷漠的露西尔。

        

自动混沌陨落,圣者离去之后,露西尔的表现就怪怪的,经常看着火刑十字架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假如当今皇帝真的如大皇子描述的那样,十恶不赦,幕后黑手,那么异端审判所应该持何种态度。

        

“神的火焰,不会因为对方身份而有什么区别。”

        

克洛泽副主教无声笑了笑,不愧是被誉为“狂辉之焰”的审判者,连皇帝都想烧了。

        

不过倒是也不怎么意外,他与大主教马杰洛通过书信,得知露西尔曾经还想把夜林给烧了。 

        

但他更感兴趣的是,  如今身处帷塔伦,  嫉恶如仇的泰达,会有什么反应?

        

黄金之都帷塔伦·皇家议政厅

        

满朝文武贵族噤若寒蝉,连一口大气都不敢出,气氛压抑的犹如即将落下暴雨的傍晚,无风,但迎面却有着浓烈的窒息感。

        

在他们看来,那位一向只敢满口嘴炮,公开表示自己登上皇位之后如何如何,但在里昂面前又会吓的哆哆嗦嗦大皇子,竟然真的有勇气敢反了。

        

这比哥布林大军占领了阿拉德的笑话,还要更加不可思议。

        

身居首位的里昂眉头微拧在一起,预料之外,情理之中。

        

范恩·弗朗茨身为德洛斯帝国名义上的第一继承人,一直以来为贵族诟病的一点,就是缺乏勇敢的决断力!

        

对于一国皇帝而言,没有什么“以后,下次,如果……”等等一系列推脱责任的词汇,他必须在问题出现时立刻就能找到解决的答桉,而且是其他人都比不上的最佳答桉。

        

皇帝一言独尊,  那他就必须有着超出普通人的智慧和自信。

        

委婉说法,迟疑不定,  都是君主大忌。

        

他的确是把大皇子范恩当做继承人来培养的,但是一直以来很失望,大皇子的才智勉强配得上一国之君,会是一个能够守住现有成果的君主,但他身上少了一种君主应有的自信和果决能力。

        

比如说看似柔弱可怜的斯卡迪女王,也是经历了一番残酷的宫廷政变,才最终登基为王。

        

又比如说,虚祖国的少女国王阿斯卡,顶着满朝指责的压力强开国门,迎接新鲜血液进入虚祖,此举他就非常欣赏,还经常拿来当模彷例子来教育子女。

        

只是万万没想到,大皇子窝囊了二十多年,如今唯一勇了的一次,有着自己的判断和决议,竟然会是在“叛国”这一事件上面。

        

有他十五岁时的一些影子了,不愧是家族传统~

        

“格拉乌斯·沃尔特侯爵,柯纳德·伯恩·克鲁格公爵,巴恩·巴休特伯爵。”里昂逐一点名,他目光锐利,威容如岳,有君临天下的伟岸气势。

        

身为一国之帝王,永恒沉稳的心性是必须的。

        

“北部第二领地的叛军意图自立,是在割裂我们德洛斯的子民,投降者可不问罪名。”

        

说实话,里昂欣赏自己这个儿子勇了一次,但的确不知道对方哪来的底气,就凭着他拉拢的三个军团共十五万人,再加上一些零零碎碎的骑士团和私兵么。

        

在真正的帝国大军面前,将会被摧枯拉朽,消灭的干干净净。

        

当然,大皇子说的灭族之事,他肯定是死活都不会承认的。

        

里昂嘴角慢慢舒展了一丝笑意,自己这个儿子太自以为是,以为揭露真相就能胜券在握,但殊不知,战争,永远是解决矛盾的最佳办法之一。

        

帝国的政治制度有些僵化,开国元勋们掌握着大部分的资源,政治资源,修炼资源,比如独特而强大的秘术,比如……驭剑术。

        

某些名门世家,还掌握有家族武术,从不外传。

        

如今在整个帝国掀起风雨的竞技场,其实原本就是无聊的贵族们找了一些奴隶,教授部分家族武术进行比试,来满足互相攀比的心理。

        

贵族们希望通过战斗奴隶的表现来证明自己的家族是多么荣耀,武术是多么高超,部分战斗奴隶,后来被称之为“魔枪士”。

        

换而言之,即使里昂是很强势的霸权型君主,但是帝国这尊金字塔的顶层,仍然被贵族阶级所牢牢掌握着,严密的像一个金块。

        

寻常普通人家,难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之所以巴恩·巴休特一直被当做年轻一代的新贵典型,也是因为如此原因,年轻人需要向上的动力。

        

而战争的爆发意味着有军功诞生,会有人洒血疆场,也会成就某些人功勋荣耀,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但那“一将”的存在,能够激起更多人的奋斗之心。

        

战争的爆发,能够一定程度上促进经济的繁荣流动,同时也会极大的转移民众的注意力,对于新年后就多灾多难的帝国来说,这一次大皇子的叛国,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场久旱逢甘霖,一举多得。

        

大皇子自认为得到了强大的力量,而且站在正义一方,此战必胜,里昂也认为这场战争来的正是时候,能够化解帝国的种种内忧,取胜,可使国民士气大振,有新鲜血液崛起,

        

可想而知,往后一定是战争伴随着各种舆论,有人血洒满地,也有人功成名就。

        

————

        

夜林用一根小木棍和丝线,拴着一副腥臭的鸡肠子,在一条河边钓小龙虾,收获多少,图的就是个趣味。

        

“我觉得,里昂可能注意到了帝国本身存在的问题。”夜林手一抬,一只钳子通红的龙虾被提了上来,随手丢到盆里。

        

阿斯特拉鬼鬼祟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叼走,嘎嘣嚼了稀碎,然后嫌弃吐了出来……没熟的,不好吃。

        

以法罗湾到拜伦海角之间画一条线,然后延长,穿过德洛斯帝国,大致将帝国领土划分为以帷塔伦为首的第一领地,以及北部灰地沙漠的第二领地。

        

一南一北,无论是民风还是经济水平都截然不同,差异极大。

        

南部奉行军事化管理,经济繁荣,帷塔伦更被誉为黄金之都!

        

北部民风活泼开放,风格上偏向于班图族,因为地理环境因素,以及资源贵乏,导致经济发展非常低迷。

        

表面上辉煌雄伟的帝国,其实内地里暗疾顽固,矛盾重重,战争就成了一方良药。

        

“所以说,如今自信满满,胜券在握的大皇子,其实只是里昂用来治理帝国的一瓶药?”月娜咋舌,还真是勾心斗角的一家子。

        

“嗯,差不多就是。”夜林颔首,然后又钓上来一只螃蟹,试图投喂阿斯特拉,结果被它嗤之以鼻。

        

“不过风险非常大,因为里昂过往的作为,已经激起了民愤。”

        

总体局面来说,除了大皇子获得了奥兹玛赐予的一点力量是不稳定因素之外,帝国的赢面足有九成。

        

然而,对帝国怀有血恨的班图族,应该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父慈子孝”的两人,第一次战场碰撞很快就发生了,于“背叛者平原”展开了一次十多万人规模的血腥战争。

        

背叛者平原,原本是用来寓意卡赞和奥兹玛两位帝国的叛徒,现如今似乎又有了新的指代。

        

惨烈了战争之中,帝国军展现了非凡的军事素质,同时召唤了许多超出大皇子预料之外的战斗力,也就是帝国研究所的部分成果。

        

含有龙之血脉的低配毒龙,一只比宫殿还要庞大的魔眼,由泰拉石供能的机械牛王,以精神受创为代价培养出的魔斗士,部分嗜战若狂的魔枪士……

        

大皇子的确成了里昂的一步棋,他的反叛,有助于帝国真正展现研究所的力量,告诉民众部分牺牲是在所难免的,但新获得的力量,定然会让帝国永世辉煌。

        

第二领地的军队被重创,满地尸骸,一位军团长被暗杀身亡,若非关键时刻大皇子退休展现出传说境界巅峰的力量,强行扭转了几乎溃败的局势,他会变成帝国历史上最大的笑话。

        

没多久,帝国第一皇女西莉亚在圣者之鸣号现身,称研究所的邪恶实验是对她的污蔑,诺顿会长可以作证,帝国研究所一直都是皇帝手中的力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