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羞辱的姿势亵弄她&坐车一晃一晃进入

        

荒木岛。

        

一座位于东海深处的大型岛屿。

        

汹涌的海浪从远处涌来,拍打在礁石上,溅起如雪如瀑的浪花,声音则像阵阵雷鸣在回荡。

        

岛屿上,早已汇聚着许许多多身影。

        

依照阵营不同,这些身影分别立在不同的区域中。

        

东海碧霄仙宫、悬空山、蓬莱仙阁等巨头势力的许多仙王级大人物,赫然都在其中。

        

除此,还有夔牛灵族、巴蛇灵族等东海古老族群中的老辈人物,修为最弱的都是妙境初期的仙王。

        

不夸张地说,在这里随便拎出一个人,跺跺脚就足以让东海震三震。

        

可此时,这些大人物们都收敛气息,显得很客气,或者说很没存在感。

        

因为最受瞩目的,是那些从神域而来的神子和神女! 

        

神子青萧、金逐流、公羊羽等人,分别被悬空山、蓬莱仙阁、碧霄仙宫等大势力的仙王拥簇着。

        

仿似众星拱月,愈发衬得那些神子级人物不凡。

        

事实上,到了如今这些神子和神女的身份,早已不是秘密,被东海各大势力中那些老家伙们知晓。

        

这样的秘密也隐瞒不住。

        

原因很简单,那些神子和神女降临仙界时,皆是由各大势力接引,哪怕他们封锁消息,也瞒不住那些知晓内情的大人物们。

        

巨鲸灵族的太武阶大能“井城”和仙王“井洪宇”同样也在其中。

        

“太上长老,您那边可做好准备?”

        

井洪宇神色凝重,低声传音道。

        

此次除了东海各大阵营的顶尖人物之外,还有来自仙界一些巨头势力的大能也会参与进来!

        

只不过,在启程前往龙宫遗迹的时候,东海这边的各大阵营,和那些仙界巨头势力,将分开行动。

        

此次,井城和井洪宇负责带着东海各大阵营的强者前往龙宫遗迹。

        

井城道:“放心。”

        

他没有解释什么。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来至今,不止世俗凡人如此,那些修为通天之辈,又何尝不如此?

        

龙宫遗迹的机缘,牵动不知多少人心,引起不止多少觊觎的目光,当真正抵达龙宫遗迹后,注定将会上演不可预测的血腥灾祸。

        

井城清楚这一点。

        

他也敢肯定,在场其他阵营的那些人也清楚这一点。

        

可是

        

谁也不会放弃。

        

这就是机缘之争,福祸相依!

        

作为此次行动的发起者,巨鲸灵族很早之前就已未雨绸缪,做足各种准备,也有信心,不会在这一场机缘之争中沦为炮灰!

        

“井城道友,还要等多久启程?”

        

远处,有人问询。

        

就这般着急去送死吗?

        

井城暗笑一声,嘴上则温和道:“眼下,只剩羲宁和李玄钧道友他们没有来,等他们抵达后,我们就启程。”

        

同一时间。

        

青萧、金逐流、公羊羽等神子级人物汇聚在一起。

        

“等进入龙宫遗迹后,先控制住井城和井洪宇。”

        

青萧负手于背,眼神平静地扫了众人一眼,传音道,“如此一来,哪怕他们别有居心,也不得不乖乖配合我们。”

        

众人点了点头。

        

巨鲸灵族曾多次进入龙宫遗迹探寻机缘,对龙宫遗迹的情况也最了解。

        

若对方在此次行动中心怀鬼胎,的确会很麻烦。

        

除此,若能第一时间将这两人掌控,也对他们之后的行动最有利,起码能在和其他人的竞争中,抢占一些先机!

        

“这件事,由金兄负责,如何?”

        

青萧目光看向金逐流。

        

“小事。”金逐流笑着答应。

        

青萧当即谈起第二件事,道:“除此,必须控制住那个名叫李玄钧的角色,此人是唯一一个能够认出龙宫秘文的角色,有了他,足可助我们破解许多和龙宫一脉有关的秘辛。”

        

公羊羽皱眉道:“此人是羲宁的属下,要想将此人拿下,怕是不容易。”

        

下意识地,他目光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秦剑书!

        

数天前,他们这些神子和青萧联手做局,一举将羲宁牵制住,为的就是给秦剑书创造机会,去血涡海域擒下那名叫李玄钧的角色。

        

可谁曾想,秦剑书最终却失手了。

        

连他身边的老仆雪愧银都惨遭神祸而亡。

        

这个结果,让众人心中都有些不满。

        

可他们都看得出,秦剑书明显也被打击到,从血涡海域返回后,就显得很沉默,情绪低沉。

        

他们也曾问询,秦剑书遭遇了什么。

        

可秦剑书却没多谈,只说那李玄钧的实力不容小觑,就是太武阶强者也很难将其一举拿下。

        

事实上,那等奇耻大辱,秦剑书怎能宣之于口?

        

秦剑书深呼吸一口气,按捺住内心的憋闷和恨意,沉声道:“依我看,若要拿下那李玄钧,诸位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青萧点了点头,道:“等进入龙宫遗迹后,我和卿舞姑娘一起出手,牵制羲宁,你和公羊道兄一起,去拿下李玄钧。”

        

他拍了拍秦剑书的肩膀,道:“到时候,秦道友可别意气用事,伤到李玄钧的性命,毕竟,他对我们的行动有大用。等事后,道友可以随意处置此人。”

        

秦剑书唇角一阵抽搐。

        

他没有告诉众人,那李玄钧是何等难缠可怕的角色,也不曾讲述在血涡海一战中,他是何等憋屈、愤怒且无奈。

        

而这等情况下,当听到青萧云淡风轻地说,要让他和公羊羽一起对那李玄钧动手时,秦剑书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他叹息道:“青兄,我担心控制不住恨意杀了李玄钧,干脆还是换别人和公羊兄一起对付此人吧。”

        

话虽这般说,他心中很不是滋味。

        

身为堂堂神子,却因为忌惮,不敢去应战,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个耻辱。

        

可理智告诉他,必须拒绝应战。

        

否则

        

摇了摇头,秦剑书不再多想。

        

见此,青萧似乎很理解般,道:“也罢,你和我一起去牵制羲宁,让卿舞姑娘配合公羊兄一起,去收拿下李玄钧。”

        

卿舞和公羊羽皆点头答应。

        

秦剑书则莫名地暗松口气,旋即,他心中又不禁生出羞耻之感,自己怎么就能为此而感到轻松呢?

        

简直太可耻了!!

        

秦剑书内心很纠结,很憋闷,也显得愈发沉默了。

        

众人可不清楚秦剑书内心的变化。

        

接下来,青萧谈起第三件事,“此次前往龙宫遗迹的行动中,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和我们一样的角色。”

        

“他们和仙界那些巨头势力一起行动,在进入龙宫遗迹后必会遇到,我们也需要提前”

        

刚说到这,场中产生一阵骚动,打断了青萧等人的交谈。

        

“羲宁神女来了!”

        

“那一身道袍的年轻人,莫非就是精通龙宫秘文的李玄钧?”

        

议论声中,荒木岛上众人的目光,都齐齐看向了一个地方。

        

远处海面上,一叶扁舟乘风破浪而来,三道身影立在其上。

        

正是苏奕、羲宁和樊骓。

        

巨鲸灵族的井城当即笑着迎上去,“三位道友,就等你们前来了!”

        

很快,苏奕等人走下扁舟,来到了荒木岛上。

        

或许是因为能够破解龙宫秘文的缘故,苏奕虽然已经足够低调,可还是引起了许多关注的目光。

        

“李玄钧!”

        

秦剑书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恨不能现在出手,将其生吞活剥。

        

卿舞美眸闪动,语气娇润,“妙境初期修为?这李玄钧可不止易容改貌,分明还隐瞒了自身修为!”

        

“必然如此。”

        

金逐流道,“否则,秦兄身旁的扈从雪愧银,怎可能会被逼得不得不动用太和阶的修为,以至于最终惨遭神祸而亡?”

        

一下子,秦剑书心脏像被人捅了一刀,气得差点骂人,就不能不谈这些!?

        

青萧眉头皱起:“奇怪,我怎会从这家伙身上感到一丝莫名其妙的熟悉之感。”

        

熟悉?

        

众人一愣,一头雾水。

        

公羊羽笑了笑,道:“这简单,且让我看看他真实的面容,或许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说话时,他一对眼眸悄然变得深沉如漩涡,涌现出丝丝缕缕诡异的紫色符文,遥遥看向刚来到荒木岛上的苏奕。

        

紫虚窥天术!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