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宝贝啊小坏蛋你轻点啊&校园总攻高H公用的室友

“你们两个打赌,为什么要赌我家?”

        

夏琪抱怨一句,接着取出两支烟放进嘴里,将烟点燃之后,她从嘴上拿下一支,随手给高文扔了过去。

        

“呐,再给你一支,就凭你聊了那么多。”

        

“没必要!”

        

高文一旁,邸园飞速出手,直接将旋转的香烟夹在手里。

        

拿过烟,邸园送到自己嘴边,不屑的抽上一口。

        

吐出烟气之后,在那袅袅的烟雾中,邸园冷笑一声。

        

“大人的理想,你们还没资格评价。”

        

“啧啧,真是尽职,所以你果然很喜欢高文的想法?”

        

夏琪调侃一声,接着又取出两支烟分别递给高文和雷利,四人全都抽了起来,这小酒馆顿时好像烟筒一样。

        

烟雾里,邸园轻轻点了点头。 

        

“对于七武海,我和我那些海军的朋友全都觉得没有必要,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压制海贼,让他们不能随意离开新世界!

        

而七武海这种分化海贼的手段,先不提这个规矩根本无法让七武海真正为海军所用的问题。

        

只说用海贼来治理海贼的政策,这种政策会不会给平民带去一种感觉,那就是海军已经无力压制海贼了?

        

再加上罗杰这个海贼王留下的大密宝一说,多少平民被其影响走上了错误的道路!

        

雷利,你……呵呵,海军之所以容忍你退隐香波地,因为你并不是纯粹的海贼,你更像是冒险家。

        

但不是每一个海贼都能如你一样!

        

很多人或许出海时还抱有初心,但当他们遇到危险,当他们遭遇海难,缺衣少穿,濒临饿死,于是选择是否劫掠时……。

        

他们是海贼,海贼当然要做海贼该做的事!

        

就这么一个道理,能让百分之九十的年轻海贼在面临人性的抉择时,彻底坠入贼的领域!”

        

话音落下,邸园悠悠的吐了口烟气。

        

“我并不懂太多道理,我的前半生,全都沉浸于提高自己的实力。

        

我想不到废除七武海的办法,更想不到让海贼绝迹的办法。

        

那既然大人有信心掌握七武海,并以此稳定伟大航路,那我当然要做大人手中的刀剑,为这种好事尽一份力!

        

至于大人将来能做到怎样,呵呵。

        

不管大人能为下一个时代带来怎样的变化,那种变化,都一定会比当今时代更好。

        

毕竟再没有任何一个时代,要比现在更差了!”

        

说到这里,邸园将只吸上几口的香烟按灭在烟灰缸里。

        

而高文,他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叼着烟站起身来。

        

“邸园说的不错,这也是我最欣赏她的地方,没有主意并不可怕,向有主意的人靠拢就好。

        

至于你们,雷利和夏琪。

        

算了算了,成见就像一座大山,很多东西不让你们亲眼见到,你们估计不会想把未来赌在我的身上。

        

今天就喝到这儿吧,我要回去准备出海,顺便先跟着邸园练练体术。

        

以后怎么样,那是以后的事,雷利你不要忘记去九蛇岛和我会面就好。”

        

说完,高文走向酒馆大门,邸园则飞快起身跟在他的右后方。

        

临近门口,高文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

        

“九蛇岛见,雷利老师。”

        

“九蛇岛见,小子!”

        

雷利回应一声,随后和夏琪一起远望着高文的背影,等他们走远之后,雷利回过头,和夏琪一起叹了口气。

        

“这就是天龙人的后起之秀么?”

        

雷利念叨一声,将手里的酒瓶子放在吧台上。

        

他已经没什么心情喝酒了。

        

而夏琪,注意到雷利脸上的失落之后,她眉眼一挑,呵呵一笑。

        

“我倒是挺喜欢他的主意,他和其他天龙人不太一样,让这样一个有地位,有能力,又愿意为世界做点什么的人去尝试一下,何乐而不为呢?”

        

“可他的思想与罗杰的想法恰恰相反,罗杰可不会喜欢稳定一词,太稳定,何来能掀翻世界的浪潮呢?

        

他这样做,我们很被动啊!”

        

“别,我可不是你们,咱们还有仇呢,你们当年和卡普一起拆了我洛克斯海贼团的事情,我迟早都要报复的。”

        

“切,这话听太久了,夏琪,等我死去,你随便报复都好。

        

至于你们洛克斯海贼团,你不也很想看到它的解散么?”

        

“那是两码事,虽然当初我们团的气氛真的很差,成员太强,心思太多,不团结,互相攻讦,几乎每个人都不是甘于人下的家伙。

        

但那都是成员们越来越强引发的问题,单单说起洛克斯船长的话,他绝对比你那位罗杰要伟大的多!”

        

“随你随你,我最近这十几年……对罗杰的想法……。”

        

雷利沉默下去,他重重的吸了口烟。

        

“虽然看见船长掀起的浪潮不断活跃,老夫偶尔会与有荣焉。

        

但看着报纸那些来自四海各地的新闻,越来越多的厮杀和掠夺,还有逐年递增的奴隶成交量等等。

        

也许人老了,就是容易反省自己的过去吧?

        

有些时候,我也忍不住觉得,我们的目的,真值得这么多牺牲么?”

        

“谁知道呢,这可不是局内人能看透的东西,还是让未来去评价吧,雷利。”

        

夏琪摇头说道,接着她猛然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至于现在,呵呵,你是要去九蛇岛对吧,那可是个女儿国啊!

        

你知道你在那里该怎么做吧,你一定不知道,没事,我会教你!”

        

雷利:“哈?!!”

        

……

        

高文离开十三号树岛之后,邸园小步跟在高文身后,轻声问道。

        

“大人,七武海……真的能成为你的力量么,他们连五老星的命令都不愿听从!”

        

“能不能为我所用,不需要看他们是否曾为别人所用,我不是别人。”

        

高文回应一声。

        

听着高文的回答,邸园点点头,赞同的说道。

        

“的确,大人您的霸气远超他人,区区七武海,我会为您将其一一降服!”

        

“有这个心是好的,但他们可不是靠你自己就能搞定的人,如果单凭武力,那我就算找了白胡子过来,他们也不会服气。

        

我有其他办法,因为我能给他们的,他们自己全都求而不得。

        

君臣关系,无论于其中哪一方而言,都是一种互相需要的关系。

        

我需要他们,我也有能力满足他们的需要,这就够了。”

        

“呃,您说的我不太懂……。”

        

“哈哈,你要是什么都懂,那我还有什么用。

        

走吧,回去见一眼穆斯加鲁德,然后我要置办一座自己的宅邸,接着让你好好教教我体术。”

        

“遵命!”

        

两人一时间加快脚步,没过多久,他们便回到了穆斯加鲁德的宅邸。

        

他们俩刚走进门,宴会厅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喝!

        

“你把高文哥搞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你喝多了,他却不在这里!!!”

        

“咳咳!”

        

听见这个声音,高文无奈的咳嗽两声,也不知怎么了,这几天总能看见夏露莉雅在打穆斯加鲁德……。

        

宅邸里,穆斯加鲁德似乎有些迷糊。

        

“你说什么?高文不见了?不可能,他昨天在我这住的!

        

等等,现在几点,天这么亮了?

        

他应该去逛街了吧,一定是吧,夏露莉雅,你就不会问问我的侍卫,看有没有人知道高文的行踪吗?”

        

“我才不想和下等男人说话,反正高文是跟你出来的,他要是出一点事,我一定会宰了你!”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