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硕乳球奶水乱文&男人扒开女人屁股使劲桶

后来陆陆续续又来了几桌客人,今天的客人还不错,要是一直保持这样还是不错的呢。胡秀荣那是乐得合不拢嘴,儿子真是家里的福星,自从辞职以后,这饭店的生意明显的好了许多。

        

看着这样的情况,是得再找个服务员了,自己在79年上工练的还行,脚力很好,也有劲了,可是母亲毕竟年龄大了,还是要多注意些。

        

胡秀荣哪里感觉累,看着一桌接着一桌的客人,心里就像吃了蜂蜜一样。等挣到钱了,那就可以给儿子找对象结婚了,房子是有了,就差礼钱啦。

        

刘德超心里更是美滋滋的,本来还以为饭店要倒闭的,看来现在是不会了。

        

几个小时以后,客人全部离开,刘宸也洗把脸,准备去办点事。

        

自己开车掉到了河里,自己重返到了79年,上次回来已经让保险公司处理了,车辆属于报废了。拿着资料,刘宸又去工安管理部门办理车辆报废手续,一系列忙好以后,又打车到了出租屋。

        

洗了个热水澡,坐在电脑桌边,找马爸爸买东西。

        

衬衫卖的还不错,买。

        

劳保鞋也需要,买。

        

男女式手表,买。

        

一次性火机,买。 

        

香皂,买。

        

蚊香、灭虫灵,买。

        

全部买好以后,又打了一会游戏,睡觉。

        

第二天天刚亮,刘宸洗漱完,正准备去店里,这时手机响起来,一看是母亲打来的,

        

“儿子,快点来吃早饭,今天会更忙,”

        

饭店一般早上是不卖早点的,现在才八点,中午的饭都订好了。

        

刘宸打车来到家里,父母亲都坐在饭桌上等着他呢,进屋,拿起餐桌上的油条吃了起来。

        

胡秀荣心里那个高兴啊,平时一顿饭没几桌人,现在才八点就订好两桌了,心里那个高兴啊。

        

“妈,你看着合适的再找个服务员啊,不然你和爸太辛苦啦。”

        

胡秀荣笑着看着刘宸,点头说道:“服务员不急,但是找儿媳妇还是得快点。”

        

看着母亲怪怪的笑容,刘宸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什么情况?这母亲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啊?

        

自己可是才分手没多久,暂时还不想找呢,真男人要什么媳妇,一个人多逍遥快活。再说了,要是遇到前女友那样的,自己还怎么活啊?不要,坚决不要。

        

“妈,什么意思?到底什么意思?”

        

“没有意思。”

        

看着母亲的样子,刘宸心里好像猜出了八九十。

        

不,臣妾做不到啊。

        

刚经历过一段失败的恋情,才不想着很快的进入下一段呢。

        

刘宸端起稀饭喝了一口,准备撒腿就跑,被刘德超一把拉住,

        

“你小子快点坐好,收拾收拾,换件衣服,等会人家姑娘就会到我们饭店的。”

        

妈呀,谁来救救自己啊。

        

刘宸想给王若吉打电话,今天可是戴兮兮爷爷的生日,没空理自己。

        

“哎呀,看看能怎样?听你张姨说今天这个姑娘可漂亮了,和你是初中同学,家境好,素质高,更重要的是人家是老师,有修养,长的那叫一个水灵,你不去看看,错过了多可惜。”

        

胡秀荣一下子说了许多,说的好像是天上有地下无的一样,可是刘宸却没有一点心动。

        

初中的女同学,那会是谁呢?

        

所有初中的同学在脑子里回放,大多记不住了,而且自己班的也没几个长的拿的出手的啊。

        

胡秀荣拉着刘宸去换了衣服,还别说,捯饬捯饬,还真是一表人才呢。毕竟一米八几的个子,关键是在79年上工练的一身肌肉,看上去还真有那么帅帅的呢。

        

简单的吃好早饭,刘宸就被父母强拉着去饭店等着相亲对象了。

        

不多会儿饭店的厨师李彪和他媳妇张妮妮就来了。

        

“宸子今天穿的好帅啊。”

        

张妮妮看着刘宸笑着说道,今天一定要加油哦,听说这女孩子可好了。

        

这几天张妮妮看着饭店的生意很好,自己在这干了好些年,这几天生意最好,想着自己娘家表侄女长的眉清目秀,和刘宸年龄相仿,因为工作也没婚嫁,正好可以把她介绍给刘宸。

        

李彪拍着刘宸笑了笑:“不用担心,一准成。”

        

刘宸心想,宝宝苦,但是宝宝不说。

        

反正就是走一过场,只要自己说看不上不就可以啦。

        

到了厨房也帮着收拾收拾,这也泥鳅还有一点,黄鳝剩的不多了,龙虾还有一点,野鸡、野鸭子没有了。

        

“阿宸,你在哪里收的这些野生的,卖的真好啊,可惜太少了。”

        

李彪心里想着,这年轻的时候河里到处都是,也没见几人吃,现在少了,反而人都抢着吃,真是越贵买的越多啊。

        

说话间,只见一个穿着淡绿色连衣裙,微微卷起海藻般浓密的长发,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白皙的皮肤,高跟鞋衬托的细长的腿。

        

“哎呀,馨冉,你来了,快点里面坐。”

        

张妮妮看见是表侄女马馨冉来了,连忙过去迎接。

        

“快去啊,还站着干嘛?”

        

胡秀荣一把推着刘宸,这小子还站在原地,也不知道去迎接一下。

        

“刘宸,别来无恙啊?”

        

看见是马馨冉,刘宸眼睛瞪的老大了,脑子像放电影一样的回放着,好像记得有个叫马馨冉的女同学,但是长的那叫一个惨啊。

        

记得那是的马馨冉带着牙套,黑黑的皮肤,被班里的同学起了“大黑妞”的外号,胖嘟嘟的,一头毛糙的短发。记得她父母是在水产公司上班的,而且他们全家都在水产公司住,没事她也喜欢帮着父母干活,经常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鱼腥味。

        

刘宸挠着头发,瞪眼看着,这还是当年的“大黑妞”吗?

        

这玲珑有致的身材,还有那明眸皓齿、清秀脸庞,看得刘宸直发愣。

        

“哎呀呀,有戏,有戏啊,和宸子认识,你看看我们家宸子的眼神,挪不开了。”

        

胡秀荣笑着望着刘德超说道,这女孩子看着就讨人喜欢,看一眼就让人喜欢上了。

        

“大。。。大黑妞。”

        

刘宸走过去,支支吾吾的说起了人家的外号。

        

“我现在还黑吗?”

        

马馨冉把头发挑在耳后,微笑着看着刘宸。

        

刘宸的脸红了起来,这哪里黑啊,简直是白里透红啊。

        

“不。。。不黑,白的很。”

        

“哎呀,你们原来认识啊,那你们聊啊。”

        

大家才反应过来这两人原来认识啊,那这就好办了。

        

刘宸把马馨冉叫到了包厢里,两个人说着以前上初中的事情。

        

刘宸对马馨冉的印象不是很深,自己一般比较喜欢和男孩子玩,打球、跑步的他比较喜欢,对于女孩子,他真的没多少印象。

        

可是马馨冉却不同,一听说相亲的是刘宸,她的心里还是有好感的。

        

记得有次自己被别人嘲笑假小子,甚至有人欺负她长的丑,自行车轮被扎破,那可是刘宸帮着怒怼回去,并且载着她。送她回去的。

        

那时的他就感觉自己对这个男生有好感,但是那时太小不懂。

        

两个人就这样坐着随便的聊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走着。

        

刘宸似乎看出了马馨冉对自己还是有点好感的,但是他不能伤害人家,现在自己就想好好的把饭店经营好,向钱看,向厚看,其他的暂时不考虑。

        

“对不起,我刚经历了一段失败的感情,现在不想再谈,我只想把饭店经营好。”

        

马馨冉听到刘宸这样讲,心里还是有点伤感,但是她很快的调解过来,“没事,不急,我也是家里催着来的,先加微信聊着呗,毕竟是老同学呢。”

        

听到马馨冉这样说,刘宸的心里还是很欣慰的,他还感觉怕伤到人家呢。

        

饭店门口停了几辆车,下来十几个人。

        

“老板,昨天订的。”

        

胡秀荣连忙迎上去,把人带劲了包厢。

        

等客人坐下,胡秀荣才想起来,人家昨天订的今天中午来吃甲鱼、野鸡什么的,但是一时忙忘了,没有让刘宸留着,甲鱼那些全被刘宸卖完了。

        

胡秀荣拿出菜单,只见刚才那个身材魁梧,大腹便便,带着眼睛的中年人推开菜单,

        

“把你家野生的甲鱼、黄鳝那些好东西全部上来,钱不是问题。”

        

“实在不好意思,甲鱼昨天真的卖完了,都是我的错,我忙忘记了,你看看换成其他的可以吗?”

        

“你这老板是干什么的?我不是给你说好吗?”

        

男人的声音很大,在隔壁包厢的刘宸听的那是一清二楚。

        

连忙起身去隔壁看看。

        

“老板,实在不好意思,是我们的失误,你看看其他的菜,我给你打八折。”

        

“差你那点钱啊?你看看这让我们怎么吃?”

        

男子气的瞪眼看着刘宸,准备起身离开。

        

正当自己准备来开的时候,他无意中看见了刘宸手上带的小叶紫檀的佛珠。

        

“你把你手上的佛珠给我看一下。”

        

刘宸也楞了一下,这换话题也太快了吧,刚才还在虎视眈眈的生气,这会却笑着摇看自己的佛珠。

        

“给。”

        

刘宸取下佛珠,递到男子手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