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嫩承受求饶h&人妻被领导剃毛

        

“罗长官,这种无聊的话题,你也感兴趣不成?”

        

“怎么说我也是男人,男人喜欢女人,这不是天地人伦吗,有什么不能说的呢?”罗耀呵呵一笑。

        

“罗长官,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罗耀很坦然,他也觉得没必要说谎,当然记忆里的那个自己肯定是谈过的,而且很多场景很深刻。

        

但他只是当那是一段记忆或者经验罢了,并不是属于自己,分清记忆和现实。

        

要不然,他会真的有一天会人格分裂的,毕竟两者成长的环境不一样,性格上还是有很大的差异的。

        

“你身边那个宫慧,应该是你的红颜知己吧?”雨宫慕并不想岔开话题。

        

“是。”罗耀也并不否认。

        

“你们军统有禁令,抗战救国期间不允许恋爱结婚,这对你来说,很痛苦吧?”

        

“你错了,恋爱结婚会牵扯我很大的精力,我的目标是早日把你们这些侵略者赶出中国。”

        

“一年,两年,还是十年,八年?”雨宫慕问道。

        

“不出五年。”罗耀直接给了雨宫慕一个答案,非常肯定。

        

雨宫慕愣了一下,有些吃惊,这究竟是什么样的自信,让罗耀说出这般肯定的答案?

        

“罗长官,你太乐观了吧,眼下这個局势,你们就是花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也打不赢我们大日本帝国。”雨宫慕非常不屑的说道。

        

“是,如果日本按部就班,一步一步的蚕食侵吞的话,那还真不好说,但架不住你们有一群疯狂的军人,最喜欢赌博游戏,以小博大,这游戏一旦超出了限制,那想刹车就刹不住了。”罗耀说道。

        

雨宫慕脸色微微一变,他虽然一直没在权力中枢,可是不代表他不了解国内的情况,军中是有一群狂热的少壮派军人,他们都是战争狂,这些人若是掌权的话,那真的是灾难了。

        

“这个话题我们不谈了,不是我们两个人操心的,还是继续我们之前的话题,长谷美惠和内山美智子,你选一个。”罗耀说道。

        

雨宫慕愣住了。

        

“什么意思?”

        

“活一个,死一个,这么简单的问题,你还听不明白吗?”罗耀呵呵一笑。

        

“罗长官,你是在玩我?”

        

“不,我是认真的,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对犯人用刑,但是,我也不能阻止我的手下,他们需要一个宣泄的口子,我总不能硬拦着,他们也需要立功升职,你说呢?”

        

“你只给我了一张照片,很明显,伱只知道其中一人的身份,而另一人,你并不知道,也没有抓到,你想利用我,对吗?”

        

“我就是在利用你,从头至尾都是,不是吗?”

        

“我要见美惠。”雨宫慕考虑了一下,说道。

        

“不可能。”

        

“那你来干什么,消遣我吗?”雨宫慕突然愤怒的站起来,双拳砸在桌面上,那盛着半杯咖啡的杯子都弹跳起来,咖啡也撒了出来。

        

罗耀露出一丝压抑之色,雨宫慕一向表现很冷静,还从来没有这般情绪失控过。

        

这是他真实的反应,还是装出来的?

        

“那你就告诉我,你选谁?”

        

“我不选,要不然,你还把我关到原来的那个地方去,或者直接给我来一个痛快的。”雨宫慕坐下来道。

        

“好,那我就成全你。”

        

“多谢。”

        

罗耀将早已准备好的甜点取了出来:“这些也是为你准备的,算是我个人请你的。”

        

说完,罗耀收走了咖啡壶,就离开房间了。

        

……

        

“长官,谈崩了吗?”

        

“谈不上,这老家伙跟我玩心理战术呢,现在就看谁撑不撑得住了。”罗耀微微一摇头。

        

“长官,您还没吃午饭吧,一起吃吧?”韩向林邀请道。

        

“我跟刘典狱长约好了,他请我呢。”罗耀笑笑道,感谢了韩向林的好意。

        

“就是刘典狱长让我来请您的,今天中午这顿饭,我作陪。”

        

“行,那走吧。”罗耀哈哈一笑,这雨宫慕跟长谷美惠、内山美智子的三角关系基本算是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了。

        

雨宫慕这种中年男人确实有吸引年轻女孩子的吸引力,智慧,谈吐,气度都是一流的,关键这家伙是个日本人,这很不爽呀!

        

得怎么利用一下呢?

        

回头得好好琢磨一下,可不能白来这一趟。

        

罗耀的规矩,中午不喝酒,刘典狱长是知道的,他可不敢强逼着他喝酒,不过以茶代酒是可以的。

        

本来关系就很融洽,自然是一顿饭吃的是宾主尽欢。

        

吃过午饭后,罗耀去看了一下雨宫慕,发现这家伙端坐在会见室呢,罗耀带给他的甜点一口也没吃。

        

他也没说什么。

        

直接让韩向林把人带回监室。

        

至于怎么处置,还得等他去见了戴雨农再说,他可没有权力擅自处置雨宫慕这样的犯人。

        

稍事休息后,罗耀带着蔡小春离开了小黑煤窑,往军统局本部罗家湾十九号而来。

        

他先去见毛齐五。

        

毛齐五见到罗耀自然是满脸都是笑容,罗耀刚破获大案,深的老头子的赞赏,他消息灵通自然是知道的。

        

这是能进了老头子法眼的人了,军统里面,有多少人能够在老头子那边留下特别印象的?

        

就是罗耀犯了什么事儿,戴雨农都不能擅自处置,必须上报老头子才行。

        

当然,罗耀虽然是军统的人,但职务上不归军统管,戴雨农只能对罗耀用家法,但其他方面,约束就很小了。

        

而现在,就更小了。

        

罗耀的前途未来,那在他毛齐五之上,这是铁板钉钉了,这样的人毛齐五就算不巴结,也不愿意得罪了。

        

至于被贬的叶重光,现在只能是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先忍一忍,熬一熬了。

        

“这事儿不难办,难的是把人调走,得有人替补上去,这个人选就比较难了,但这也不是事儿,上次你跟我说了,我就留意了,你放心,十天之内给你办好了,确实也是待的时间太长了,也该动一动了。”毛齐五听了罗耀的有关刘典狱长想动一动的想法的,马上就拍着胸.脯保证道。

        

“毛座,谢了。”

        

“自家兄弟,不用客气,你现在是大忙人,我就不留你说话了,有事儿来个电话就行。”

        

“多谢毛座。”罗耀道。

        

“不要叫毛座了,生分了,叫老毛就行。”

        

“这我可不敢,这要是让外人听了,会说我不尊敬前辈,不知道天高地厚。”罗耀忙道。

        

“多心了,多心了……”毛齐五哈哈一笑,如今的罗耀可以说是羽翼丰满,位高权重,还能如此谦卑有礼,这很难得。

        

“我要去见戴先生了。”罗耀说道。

        

“好,我就不送了。”

        

……

        

“先生,大致情况就是这样,这长谷美惠可能只是主犯之一,而另一个犯人,很有可能就是我们一直都在找,却一直未有线索的内山美智子,而长谷美惠的开锁技术也极有可能从内山美智子手中学到的,雨宫慕跟这两个女人还有着复杂的恩怨纠葛,简单来说,是师生恋加三角恋关系。”罗耀将情况跟戴雨农描述了一下,又对三人的关系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总结。

        

“师生恋?”

        

“雨宫慕曾经在间谍学校做过内山美智子的教官,她们两个在那段时间内产生过一段感情,后来雨宫慕离开日本去德国留学,而长谷美惠是他回到日本后收的学生,这两个女人一前一后,都曾经是雨宫慕的学生,而两个学生都爱上同一个老师,但是雨宫慕被捕后,这两个本应该是情敌的女人居然联手了,一个则很早就潜入山城,另一个则是后来也通过关系来到中国,她们在山城相遇了,我猜测,她们的目的就是救出雨宫慕后,再分一个胜负,决定归属谁。”

        

戴雨农听了之后,有些讶异的道:“这只是你的猜测吧?”

        

“学生是从他们的谈话的语气、神态中分析的,虽然不敢说百分之百的正确,但还是有七八分把握的。”罗耀道,“现在我们抓了长谷美惠,可以在这上面做文章。”

        

“你想怎么做?”

        

“我问过雨宫慕,长谷美惠跟内山美智子这两个女人当中一生一死,他作何选择?”

        

“他怎么回答的。”

        

“他没有回答。”罗耀道,“但是,我们可以替他做这个选择,如果雨宫慕所说的都是实情的话,那么内山美智子跟长谷美惠是两个性格不同的女人,内山美智子从小的生长在一个十分压抑的家庭,她性格很好强,但难免会有所偏激,而长谷美惠虽然也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但她从小感受到母亲的温暖,长大后虽然长谷寿文对她教育有些冷酷,但她遇到了雨宫慕这样一个关心她的好老师,可以说雨宫慕是她心里的那道光,她的爱是带有崇拜式的,奉献式,而内山美智子则不同,她控制欲.望很大,她只允许她一个人享有雨宫慕,正是这种控制欲,才是他们的这段感情没有走下去原因,而内山美智子是个偏激的人,她的东西绝不会跟别人分享,即便是跟长谷美惠联合,最终也会走向决裂,所以,学生有一个大胆的想法。”罗耀十分郑重的说道。

        

“在送他们上断头台之前,给她们办一场婚礼,说是成全她们,以显示我们的仁恕之道和人文关怀!”罗耀说道。

        

“攸宁,你这么做,只怕会遭来非议,我们有必要要给这两个日谍这样的礼遇吗?”戴雨农摇头道。

        

“先生,其实我的意思是,这只是一个形式,重点不是婚礼,而是把这个消息散出去,让那个内山美智子知道,如果,她主动跳出来的话,我们就省事多了。”罗耀解释道。

        

这么一说,戴雨农明白了,就是利用这个消息刺激一下内山美智子,看她能否忍住,要是忍不住的话,自己跳出来,远比他们挖空心思去找要强的多。

        

“你这招够损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