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精厕辣文小说网&一女多男嘿咻猛烈小说

    

相对来说,工作就显得波澜不惊。

        

在从东海回程的路上,自动驾驶后的两名机长就很轻松,伊藤在喝咖啡,贝海洋就是一瓶清水。

        

“海洋君的房子整理得怎么样了?需不需要帮忙?找几个朋友大家一起做也很快的!”

        

伊藤知道贝海洋在忙他的房子,就表现出了关心;这在岛国人之间很少见,他们更习惯找专业的公司解决这类问题,除非是非常好的朋友;

        

像他和贝海洋这种,一天工作连飞行带准备加起来都超过十个小时的同事,就属于那种近得不能再近的关系,这是航空业比较特殊的地方,驾驶员之间如果相处融洽的话,这段经历是可以用一辈子的。

        

贝海洋摇头,“已经交給专业队伍了!伊藤君你在家里干过家务么?找一群朋友过来是不是想喝酒?”

        

伊藤嘿嘿笑,“没干过!在我们岛国,这都是女人的事!她们不需要工作嘛!

        

你做的对,这种事还是交給专业来做比较省心。”

        

贝海洋吐槽,“就是真贵!花的钱都快可以买下那座房子了!”

        

伊藤很同情,“海洋君,这就是岛国的特点!在乡下买房其实都很便宜的,年轻人也留不住,那些老房子大部分都会这么空置,然后等某一场地震,然后推倒重来,或者干脆任它消失……”

        

岛国的人口一直在下降,现存人口又一直在向城市集中,所以对他们来说,并不把乡下的房子当成是一个重要的财产;正如贝海洋经历的,他花那些钱其实也足够盖一间简单的小楼。

        

贝海洋忽然想起来,“这些天怎么很少见平田前辈?他是过不了几天就一定会来看看他的飞机的!我打电话也问不明白,是家里有什么事么?”

        

伊藤叹了口气,“平田前辈家里是有点事!也是房子的问题。”

        

贝海洋就很好奇,“那能有什么问题?自己家的房子……”

        

伊藤解释,“平田前辈的那处房子靠近横田基-地,多少年下来米军一直想在那里扩建他们的基-地,但这样的企图遭到了当地住户的强烈反对。

        

在岛国,土地是私有的,政府没权利强行拆迁,就需要双方沟通,所以我说每一次地震都是强拆的好机会,因为他们可以在建筑强度上做文章!

        

要么你花钱重新盖,要么花钱让政府帮你拆,很多人都不愿意花这个钱,于是……”

        

这和桦国人的观念不太一样,在桦国,不管你在城市里混的有多好或者多不如意,家乡的房子都是必须要维持的脸面,哪怕没人住!

        

因为根在这里,祖坟在这里。

        

这是一种文化,潜台词就是如果未来发达了,成名了,这里至少还能加个匾:某某某故居。

        

但如果你没有了这个根,难道还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中,某小区某棟XXXX室外挂个匾?

        

“如果大家都不愿意搬,米军也没办法的吧?”

        

伊藤苦笑,“确实没办法,岛国法律保护私人财产!但如果加上时间的消磨,又有多少人能坚持下来?

        

几十年前横田基-地就想扩大,结果就一直被抵制,邻居们大家联合起来,政府也没什么办法,夹在米军和住户之间,就只有拖。

        

但几十年后,那些最坚定的老人也走得差不多了,年轻人早就定居城市,也不愿意为从来不住的房子支付一笔不小的开销,所以一家一家的被推平。

        

现在那里留下来的就平田前辈一家,仍然坚持不走;米军可以等数十户人家,却不可能为了仅剩的这一家再等几十年!

        

于是就开始耍手段,你也知道平田前辈的脾气……”

        

贝海洋叹了口气,岛国也有这种事啊!

        

在桦国,这样的新闻基本上已经消失,政府在土地使用权上对老百姓的照顾也很到位,关键是对土地的使用比较得民心,学校,企业,甚至退房还耕,让老百姓感觉自己的让步是有意义的。

        

在岛国这里,为其它国家的军事基地让步,在心情上就很难接受,这是两国之间的差别,也是一个被驻军国家的悲哀。

        

这些东西,都隐藏在每个岛国人的心里,他们不敢轻易表达,就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抗议!

        

“耍什么手段?不能端着枪硬来吧?”

        

伊藤摇摇头,“当然不能!根据协议他们甚至不能主动出现在房子周围,更别说直接施压。

        

但他们可以找人啊,在岛国,黑-膀势力一直存在,虽然没有以前那么猖獗,但像是处理这种民间纠纷却是他们的强项!

        

平田前辈现在面对的就是这么一伙人。”

        

贝海洋就很无语,无论在哪个国家,这样的团伙都是让人头疼的事,他们可能不会强来,但会踩在法律的边缘,大大增加你生活的不方便,不断的骚扰,如果政府在米军的压力下还听之任之……

        

没想到平素性格开朗的老平田竟然还是一个资深钉子户?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事,在桦国的经验并不合适这里,因为华国没米军,黑膀也没有生存的土壤;但既然知道了,也不能装聋作哑不是?他决定抽个时间过去看看,看有没有什么自己能帮得上忙的?

        

他是个讲究回报的人,老平田在他飞行生涯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半年学习中尽心尽力,也从来没有因为不是一个国家的人而藏私,这是一个把航空界看成是没有国界分别的人。

        

对老平田他很尊敬,这是做人的根本,和几百年前两国的恩怨无关。

        

而且,在世界格局发展中,岛国现在也是桦国重点拉拢的地方,鼓励岛国摆脱米国的掌握,消除自己在亚洲的隐患,这是大的方针,国家层面也一直在做。

        

当然,由此引发的就是两国之间的关系变的紧密,哪怕在民间也能体会到这样的趋势。

        

贝海洋还没有狂到想通过这么一件小小的事件在岛国和老米之间上眼药,他就是想帮助一下自己的师傅,随便看看能不能恶心一下谁?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