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宠公子h/百合女女H各种play教室阳台

        

六月九日。

        

当中午铃声敲响的那一刻,意味着一九九六年的高考结束了。

        

不过从教室出来的学子们,表情都不是很好。

        

因为本就还未从昨天上午地狱级难度的数学打击中熬出来,今天噩梦级难度的物理,又给了大家当头一棒。

        

毫不夸张的说,近乎三成同学,连题都看不懂。

        

在校门口集合,看到刘珊珊的脸色和死人一样,张青控制了下,没笑出声来。

        

齐娟晚到了一会儿,先看了眼张青的面色,见他神态自若,再看刘珊珊,登时哈哈笑了起来。

        

刘珊珊都快哭了,骂道:“你笑个屁啊!考崩了!”

        

齐娟这才劝道:“你是不是傻,考崩大家都考崩,他们崩的更狠,所以你还是可以的。”

        

张青也有些无奈,道:“天天刷历届高考真题,模拟试卷做了那么多,结果题型完全不同,倒和奥赛有些像,确实出的偏了。”

        

齐娟眉开眼笑道:“要不是你上月底突发奇想,拉着我一起做了两套奥赛题,现在我也跟着一起哭了。” 

        

“什……什么?”

        

刘珊珊突然爆发:“你们两个偷偷做了奥赛题?撞没撞到原题?怎么不告诉我?”

        

齐娟忙哄道:“想什么呢?只是同类型题。再说,当时我让你做,你会做?那会儿我们也就是换换脑子,挑战一下。”

        

刘珊珊又耷拉下脑袋,道:“唉,算了。我怎么可能跟你们刷那种题,时也命也运也,天要亡我珊珊妹,呜呼奈何!”

        

周围路过的同学都笑了起来。

        

“我爸来接我们了,快走快走,去吃大餐!”

        

忽地,齐娟在人群中发现了她爸的光头,登时高兴起来,招呼张青、刘珊珊来。

        

张青闻言忙看过去,挥手示意,刘珊珊还是不肯抬头,将脑袋靠在齐娟肩上,搭着她往前走。

        

一直走到马路边,齐平一看三人表情心里就有数,笑呵呵道:“珊珊,考完就完事儿,多想无益,啊?”

        

刘珊珊生无可恋的点点头,应道:“哦,我知道了齐叔。”

        

齐娟威胁:“回家再这样,我妈更念叨你!”

        

刘珊珊又不傻,叫嚣道:“阿姨还没下班儿!等阿姨下班了,我已经缓过来了!”

        

三人见她如此,也就放下心来。

        

齐平是真的大胸怀,压根儿不问三人高考的事,而是和张青商量道:“花蝴蝶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

        

张青摇头道:“要看她准备怎么做,我听说她还有两个小孩,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到处跑。齐叔叔是圈内人,知道这一行其实很累,忙起来基本上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家里。”

        

齐平闻言,居然沉默了稍许,叹息道:“就是这个难处啊。要不是孩子,以她的嗓音和实力,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可惜了。”

        

张青想了想道:“她的声音很好?我这几天高考实在忙,没有时间听她的专辑,对她了解的不多。”

        

齐平肯定道:“虽然不算顶尖,也是天生的金嗓子,这两年生活不顺,抽烟抽的有些影响,但问题不大。唱歌技巧娴熟,是真正跑场子历练出来的,没有问题。”

        

跑场子就是跑酒吧,唱的好就有钱拿,唱的不好根本没戏。

        

张青了然,道:“真是很好的条件的话,那少跑一些也不是不行。”

        

齐娟提醒道:“不要感情用事,你既然许下了十个歌手的诺言,那这十个名额每个都很珍贵。不跑发行商演,光靠卖专辑,能赚几个钱?总不能找个地方养老吧?”

        

张青笑道:“其实过于频繁的商演,未必是好事,有一种营销手段,叫饥饿营销。”

        

齐娟笑,她又不是不懂,道:“饥饿营销那也需要花费大量资源去炒热,大红之后才有资格摆谱。”

        

张青道:“只要她有实力,这个倒不是问题。”

        

齐娟给刘珊珊鼓劲儿:“今天有好歌听了哦!”

        

齐平好笑道:“也是没道理。多少歌手一辈子都难遇到一首金曲,怎么到了你这里,随便往外蹦?”

        

张青道:“金曲其实并不少,港城顾同邦、李兆慈,湾湾的温明成、孙士中,写一首红一首,都是乐坛教父级别的人物,内地也有周邦清他们。”

        

齐平摇头笑道:“你写给娟子的那首英文歌,他们哪个都写不出来。”

        

张青道:“词估计难,但曲肯定没问题。其实RB的音乐圈,比中国还要发达的多。港台那边喜欢翻唱那边的歌,有点无趣。”

        

齐平笑道:“现在已经好很多了,七八十年代翻唱的更多。后来顾同邦、温明成他们越写越勇,金曲层出不穷,一首比一首惊艳,算是维护住了华语音乐的尊严。等他们看到你后,一定会欣慰,后继有人。尤其是温明成,音乐圈内公认的大哥,十分爱才。估计还会挖你去滚石,你的杜鹃唱片想进湾湾,少不了他的提携。”

        

张青道:“这都是将来的事了……而且我不会去别的音乐公司。”

        

齐平了解:“因为版权?”

        

张青点头道:“越是了解这一行当,就越觉得歌手不易,尤其是创作型歌手。耗费心血写的歌,到头来所有权益都是唱片公司的,一旦翻脸,说不让你唱就不让你唱。在我看来,这都不只是权益的问题,而是一个歌手作者的尊严问题。”

        

齐平呵呵笑道:“那你的公司准备怎么做?”

        

张青道:“创作型歌手自己写的歌,如果将来想离开,可以用适当的钱买走。”

        

刘珊珊道:“那你写的歌呢?”

        

张青好笑道:“那所有权肯定是公司的,我又不是做慈善的。”

        

刘珊珊撇嘴道:“那他们谁还敢摆脱你?你一封杀他们,他们连歌都不能唱了。”

        

张青无语道:“好好的,我封杀别人做什么?”

        

刘珊珊阴恻恻的笑道:“你要是想潜规则人家,人家不也乖乖得听?不过你不需要,啥也不用做,人家一大早就去给你送爱心早餐……”

        

“别出卖我!”

        

齐娟大声笑道。

        

张青只是微笑,没有解释什么。

        

刘珊珊继续煽风点火:“怎么,无话可说了吧?”

        

张青摇头道:“珊珊,你还不懂信任的快乐和幸福。”

        

“呕!”

        

刘珊珊变脸呕吐,然后大声道:“是你不懂女孩子!”

        

齐娟忙划分距离,道:“早跟你说了,艳艳先和我爸妈还有我说过,我同意了的。”

        

齐平都一边开车,一边笑呵呵的点头。

        

刘珊珊“呸”了一口,道:“也不知谁跟吃了只苍蝇一样!”

        

张青道:“这无关信任,换我是齐娟,也会不舒服,所以我和艳艳说了,以后不必这样做。真想感谢我,好好学习,踏实做人,将来能做出一番成就来,也算是帮我了。”

        

刘珊珊看着张青,有些不理解叹息道:“张青,你和我们一样大啊,怎么能随时保持这样冷静?都说男生后劲大,可你这后劲也太大了吧?我哥他们也是男生,怎么都大学了,一个个的还跟二百五似的,也看不见长大呀。”

        

这话让张青、齐娟和齐平都笑了起来,齐平温声道:“珊珊,不要和人比。人和人之间,原本也没法比。”

        

刘珊珊撇嘴道:“齐叔,都是人,怎么就不能比?”

        

齐平呵呵笑道:“都是人,为什么你和娟子从小衣食无忧,张青从小从苦水里熬出来的?”

        

刘珊珊语滞,讷讷道:“出身又由不得人选择。”

        

齐平笑道:“是啊,出身由不得人选择,天赋其实也一样。所以,人和人是不同的。和人比,很难幸福的。张青以前如果和人比这些,也不会有他今天。”

        

张青摇头道:“今天我和人比,不如人处也多的是,做好我们自己,活好每一天。”

        

刘珊珊咬牙道:“看你这么大彻大悟,干脆出家当和尚得了!”

        

齐娟哈哈大笑,张青也笑,道:“我对佛教没什么好感,佛门不事生产,蛊惑人心。所谓有教无类,放下屠刀即可立地成佛,不如说舍得香油钱,就能成佛。”

        

刘珊珊祖母信佛,严肃道:“你要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

        

齐娟提醒道:“珊珊奶奶是虔诚的佛教徒。”

        

张青点头笑道:“好,我尊重,我是在说我自己。佛经教义还是挺好的,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见微而知著,揭示宇宙真谛。”

        

齐娟笑着同刘珊珊道:“回去给你奶奶说,她天天诵的都是科学,是宇宙的真相。”

        

刘珊珊哼了声,道:“那她更高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