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小撑开稚嫩挣扎求饶哭喊&老人公下面好大爱爱好爽

     

公司里那些人,都说他是个天才,在生物医学方面的造诣,比肩那些最顶尖的科学家。

        

琳琳又说他,唱歌很厉害,还会各种乐器,超级有才华的。

        

他还非常有钱,开的是上亿的车,拥有华天安防这么大的一家公司,神洲生物现在估值也不低,再加这个仁华医疗,他到底多有钱啊?

        

现在,竟然还是个医生,会给人看病,这简直……有点离谱!

        

“哪有人能这么厉害,什么都会,估计就是用了关系,随便考出来的,医术很蹩脚的。”

        

她想了想,暗自哼道。

        

“老板,你还是医生啊!看哪种病的?”

        

她问道。

        

“不管哪种,都能看!”

        

叶默笑道。

        

唐月瑶听得一怔,继而心中嗤笑,只觉这老板脸皮有些太厚了,他才几岁啊!刚考出来的医师执照,就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什么病都能看。

        

人家老专家都不敢这么说!

        

真会吹!

        

她心下又是暗哼。

        

她也没再问了,跟着走去。

        

她决定,先跟着看看,要是这家伙真带她去看什么专家,她就随便搪塞一下,反正她没病,也检查不出什么东西来,再把结果给这個混蛋看看,证明自己的清白!

        

她唐月瑶,多冰清玉洁的黄花大闺女,怎么能背上那样的污名!

        

“这是……去哪?”

        

走了好一会,也不见他停下,她便小声问道。

        

“哦!先去心外科一趟!”

        

叶默应声道。

        

其实,今天他是不想来医院的,因为昨天刚来过,看了一下那位换心病人的情况,但今天,心外科的人联系他,说有个棘手的病人,需要他来看看。

        

他去了宝悦酒店一趟,顺便见了见来这边出差的宁雨婷,便过来了。

        

“心外科?”

        

唐月瑶一怔。

        

这个科室,可不一般啊!

        

这个科室涉及到的病,都是很难,很复杂的,难道这个老板,还会看心外科的病?

        

想了想,她便一摇头,觉得不太可能!

        

“那边就是了!快到了,我先去看看,等会儿,再带你去看个专家。”再走了一段路,叶默指着前方道。

        

说着,便是拐过了一个转角。

        

这时,廊道对面,不远处,正站着一道身影,在那拿着手机,打着电话。

        

他情绪似有些暴躁,不时破口大骂,满脸的恼怒之色。

        

他身材颇高,穿着一身西装,容貌俊朗,看起来,二十七八的样子。

        

“这些破事,你自己不会处理啊!什么都要请示我,你是废物吗?懒得说了,挂了!有什么事,等回去之后再说!”他又是骂骂咧咧的,直接挂了电话。

        

他扶着墙,大口喘着气,忽然,一咬牙,猛地抬脚,往墙上踹了一记。

        

“妈的!”

        

他咬着牙,破口大骂,心情却是烦躁极了。

        

本以为,爸退休了之后,他接管了集团,一切都会一帆风顺,他会将集团做强做大,风光无比,可结果,竟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才短短七天啊!

        

他的万兴集团几乎就要垮了,开不了工,卖不出去东西,银行都要抽贷,股价已经彻底崩了,一塌糊涂,集团里更是人心惶惶,所有人都觉得,万兴集团要完了。

        

才七天,已经走了一大批人!

        

对于这样的局面,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如今的天海,根本没有人理会他,也没人看得起他,他想找人求情,屡屡碰壁。

        

这种无力,挫败的感觉,几乎要逼疯了他!

        

还有爸的情况,也一样糟糕,之前那次昏迷,虽然及时抢救过来了,但心脏的问题却更严重了,加上爸其他的基础病,天海那边的医生都说,不能做手术,没有办法救了。

        

最乐观的情况,爸也就只能再活个一两年了。

        

爸他,分明才五十来岁啊!六十都不到!

        

也是这两天听说,这边帝京的仁华医院,有个很厉害的医生,他们才带着爸过来,想试试的。

        

“希望能行吧!”

        

他深吸了口气,竭力平静下来。

        

爸他现在还不能走,要走了,担子全压他身上了,他可负担不起。

        

叶默走来,一眼就注意到了他,脚步立时一顿。

        

后边的唐月瑶,还没反应过来,正在出神想着什么,一下子撞了上去。

        

“啊!”

        

等身子贴上去了,撞在了他宽厚的背上,再微微反弹回来,她才有了反应,惊呼一声,再低头一看,脸刷地红了。

        

“你干嘛!”

        

她银牙一咬,气恼道。

        

好好的,干嘛停下,害她都撞上了。

        

这混蛋,该不会故意占她便宜吧!

        

叶默没理会她,一直盯着前方那道身影看。

        

那人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扭头看来,下一刻,浑身便是一震,如遭雷击,那张俊朗的面庞上,逐渐浮现了一抹难以置信之色。

        

紧接着,他面色一沉,咬牙切齿,眸中迸射出了滔天的恨意。

        

是那个混蛋!

        

就是这家伙,害了他宁家,害了爸,要不是他,宁家现在也不会这么惨,爸也不会被生生气得病发倒地,以至于病情加重。

        

这个家伙是h市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明显只有一个可能,是冲着他宁家来的,把他们害得这么惨了还不够,觉得不够解恨,还要过来,亲眼看看他们家的笑话,当面奚落他们!

        

这个混蛋,好生歹毒啊!

        

还有那个野种,那个臭不要脸的女人,也一样歹毒,爸都那么求她们了,她们还不满足,非要彻底整垮他宁家,害得他们家破人亡,她们才开心么!

        

他越想着,心头怒火越是旺盛。

        

他拳头捏紧了,额头有青筋不断暴起。

        

“你个混蛋,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他再忍不住了,咆哮一声,露出一脸的狞色,大步上前,捏紧拳头,到了近前,便是狠狠挥来。

        

叶默伫立不动,只是冷眼觑着他。

        

眸光中,满是嘲弄,不屑。

        

“你干什么!”

        

他都不用动手,一声娇叱,身后一道倩影闪出,抓住那只挥来的手,狠狠一扭,再是一个旋身。

        

伴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他便被轻松压倒在地,被膝盖顶住,再无法动弹。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