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出轨闺蜜深爱H文&别扣了好吗

暴动继续扩散,地下世界的民众越来越多的参与了进来。

        

而且正朝着其他区域扩散,如燎原之火。

        

楼顶,昏暗的灯光下米亚在为许末包扎伤口,许末胸口有一道刀痕,鲜血染红了衣衫,白薇也在一旁拿药水帮忙清洗。

        

米亚包扎的同时泪水还在不断的滴落,她知道了很多事情,也有一些疑惑,但她没有多问。

        

“痛吗?”米亚哭着问道。

        

“小伤口,没事。”许末笑着摇了摇头,战甲保护住了,伤口不深,没有太大的影响。

        

他在想眼镜蛇会突然找到这里来,是秦仲干的吧?

        

只有秦仲可能知道他在这里了。

        

看来,他成为秦仲的清理目标了。

        

“砰……”

        

“砰、砰、砰!”远处的街道传来急促的枪响声,随后是尖叫声、慌乱的逃亡声音。 

        

来自城邦的镇压队伍到了,朝着这边进发,他们中大多都是调集而来的执法队的人。

        

也有部分穿着黑白相间的盔甲,将整个人包裹在里面,手中拿着厚厚的白色枪支,枪中射出蓝色的能量光,每一次射击都有人的身体被洞穿来。

        

他们将枪口对准暴动的人群,鲜血很快染红了街道,留下满地的尸体。

        

聚集的民众被打散,也有怒火燃烧的人继续往前冲去,但只不过是让地面多了一具尸体。

        

米亚听到动静站在楼顶远远的看了一眼,看着远处的修罗地狱,内心中的悲痛无以复加。

        

“米亚,回来。”巴图老爷将她从旁边拉了回来,米亚蜷缩在地上。

        

“这就是他们的处理方式吗?”米亚有些绝望。

        

他们拿孩子做基因实验,如今,又拿枪对准了地下世界的民众。

        

“那些人,真的是执法队吗?”米亚像是自言自语,她的眼睛是通红的。

        

巴图老爷无言。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对于米亚的冲击太过强烈了,虽然她知道这个世界很残酷,但依旧没有想过会如同地狱一般。

        

那些‘大人物们’真的有将他们当做人来看待吗?

        

“砰、砰……”巷子里,还有两侧的房屋中也有人对着执法队射击。

        

显然,反抗并没有因为镇压而停止。

        

枪声越来越近,镇压的队伍来到了这边,随后开始分散行动。

        

许末感知着下面的一切,地下世界与其说是一个世界,更像是一座巨大的囚牢,将地下世界的人囚禁在这里,受到牢牢的控制。

        

难怪他们要限制科技了。

        

“你还认为能够改变什么吗?”巴图老爷对着许末问道。

        

能改变什么吗?

        

许末在问自己。

        

方叔和赛斯他们,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们都有着坚定的信念,梦想着能够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最后付出了性命。

        

但是,真的能够改变什么吗?

        

绝对的武力下,似乎没有任何意义。

        

“一腔热血,不过是他人手中的工具,愚蠢。”巴图老爷平静的开口,像是看透了这世道。

        

许末安静的听着,巴图老爷说的话的确有道理。

        

愚蠢吗?

        

他们,很多人都来自地下世界的底层,感受过世界的不公,看到过那些黑暗,他们想要反抗这个世界,想要让这个世界变干净一些,虽然最后被有心人利用了。

        

但是,这是愚蠢吗?

        

没有反抗,默认奴役,被当做奴隶对待。

        

看到那些容器里的孩子,他无法想象幺儿被抓走他会如何。

        

如果是米亚小姐呢?

        

当初教堂里的孩子,也是要抓去做基因实验吧?

        

那些丢失孩子的父母,知道真相后他们会何等的悲痛。

        

恐怕杀死他们,也不会那样难受吧?

        

那都是活生生的人,是年幼的生命。

        

要怎样麻痹自己才能够接受这一切?

        

许末看向巴图,轻声问道:“巴图老爷也年轻过吧,那时候,可曾有过热血?”

        

巴图老爷看了许末一眼。

        

热血吗?

        

已经快忘记那种感觉了。

        

“巴图老爷说的没有错,他们什么都改变不了,终将进入历史的尘埃,或许不会有丝毫涟漪,也没有人记得他们。”许末看着地上的许多尸体,开口道:“但是,他们存在过。”

        

如果所有人都麻木了,任人奴役,反抗都没有,和畜生已经没有区别。

        

那么,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只见巴图老爷看着许末,笑着摇了摇头。

        

这小子,说的也有道理。

        

但是,又能怎么样?

        

“镇压暴动的大部队明天应该会到,可能会更强烈,这片区域怕是不安全了,明天一早出发离开吧。”巴图老爷对着许末道。

        

“就这么离开吗?”许末他有些不甘心。

        

金秘书,秦仲,叶青蝶他们,结局会如何?

        

“巴图老爷等我片刻。”许末转身下楼去了,没有过多久,他拿了一个包裹回来,打开包裹,里面有一叠厚厚的联邦币,是叶青蝶给他的。

        

“我听说足够多的联邦币可以通往上面的世界,是真的吗?”许末对着巴图老爷问道。

        

“假的。”巴图老爷摇了摇头:“除非是上面世界下来的人,不然,你走不出去。”

        

“所以,这也是阴谋了。”许末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

        

“巴图老爷您要搬家,需要用到联邦币,这些可以带上。”许末对着巴图老爷道。

        

巴图眯起眼睛,盯着许末。

        

“许末……”米亚也走过来,看着许末,他什么意思?

        

“幺儿跟着巴图老爷,应该很安全。”许末微笑着开口道,巴图老爷的实力比他强很多。

        

“哥哥,我不要……”一旁乖巧的幺儿像是听懂了般,哭着扑向了许末。

        

许末抱着她,幺儿哭喊着道:“我不要离开哥哥,我要一直和哥哥在一起。”

        

许末眼眶有些湿润,这些天的相处,他对幺儿也有了感情。

        

“幺儿乖,哥哥会去找幺儿的。”许末在幺儿的额头上轻吻了下。

        

“许末,我不许你留下。”米亚也哭着开口道。

        

“米亚小姐放心,我很怕死。”许末对着米亚笑着道。

        

作为死过一次的人,他很珍惜自己的性命,不会去和方叔一样送死。

        

“你想要做什么?”巴图老爷对着许末问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至少要看看结局。”许末回应道:“我会小心,巴图老爷要搬去哪里,等这里结束了我就去找你们。”

        

“去主城区吧。”巴图老爷回应道:“你等我一下。”

        

说着,他也下了楼。

        

没过多久,巴图老爷提了一个金属箱上来,许末见过,但感知无法穿透,他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

        

箱子有密码,巴图老爷打开,随后将箱子推向了许末。

        

许末看了巴图老爷一眼,随后打开了金属箱,内心微微颤动了下。

        

战甲!

        

黑色的战甲,套装。

        

还有战刀,漆黑的战刀,如死神之刀。

        

“还记得那酒鬼混蛋吗,竟然说米亚不是老子亲生的。”巴图粗鲁的骂道:“我也年轻过,而且,年轻时比你还帅。”

        

许末愣了愣,抬头看着巴图老爷。

        

看来巴图老爷的故事,可能比他想象中的更复杂。

        

所以,这肥胖的身躯,是因为基因进化液吗?

        

“就当是你买的吧。”巴图老爷对着许末笑道:“忙完后,去主城区找我们,到时候,给你讲讲我年轻时的故事。”

        

“好。”许末重重的点头。

        

“战甲和战刀都是源力武器,需要源力充能装备补充能量,这里没有,只有源力块,我会留在房间,用完了你可以自己找源力块补充能源。”巴图老爷教会许末使用,许末看到箱子里面有源力晶体,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浓郁能量,那是源力块。

        

这些,都应该是来自上面世界的科技,巴图老爷竟然弄到了。

        

“试试。”巴图将战刀递给许末。

        

许末握住战刀,站起身来走到一旁,昏暗的光线下,战刀亮起了漆黑的光芒,犹如一道道黑色闪电般游走,许末感知着周围的能量,使之覆于战刀之上,朝前劈出,一道黑色的刀光一闪而逝。

        

很强,许末继续尝试着,他想要找到之前的感觉,源力覆于战刀之上,力量能够更强。

        

许末一刀刀劈出,战刀传出风声,像是在黑夜中怒吼。

        

看着前方挥舞着战刀的许末,米亚流着泪。

        

“好刀,这样便能破甲了。”

        

许末停下了,笑着说道,他的战斗力将会大增。

        

“米亚,为许末披甲。”巴图老爷对着米亚说道。

        

米亚点头,她哭着为许末披甲。

        

看着许末身穿黑色战甲,手持战刀,米亚哭着哭着便笑了起来。

        

这一刻的许末,真的很好看。

        

旁边的白薇也哭了。

        

“米亚小姐哭什么,害怕吗?”许末笑着问道,他还是第一次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米亚面前。

        

之前,他只是十五岁的少年。

        

“不……”米亚流着泪摇头,但美眸中却有光,看着许末道:“许末,我很骄傲。”

        

许末听到米亚的话揉了揉她的脑袋,仿佛这一刻的他才是本来的他,米亚低着头,任由许末揉着脑袋,笑容格外的甜美。

        

“哥哥。”幺儿仰着头,看着许末,小眼神中有着崇拜之意。

        

“幺儿,乖乖听巴图老爷和米亚小姐的话,等哥哥去找你知道吗?”许末蹲下身子对着幺儿道。

        

“好,幺儿听哥哥的话。”

        

幺儿一边擦眼泪一边道。

        

许末在她额头轻吻了下,随后站起身来,拥抱了下米亚,开口道:“米亚小姐,巴图老爷,白薇姐,幺儿,等我。”

        

“我等你。”米亚哭着道。

        

转过身,许末往前奔跑,从楼顶一跃而下。

        

米亚走到楼顶边缘,看着许末身影奔向远处,抽泣中,有轻柔的歌声传出。

        

都是勇敢的

        

你额头的伤口你的不同你犯的错

        

都不必隐藏

        

你破旧的玩偶你的面具你的自我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