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后耸动低吼好紧好舒服&荡女少妇系列小说

苏奕将羲宁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因果书明显也被勾起好奇,书页上浮现一行字:

        

“世上之事,有因必有果,不得不说,你找对人了,那些神明做不到的,不见得我做不到!”

        

“姑娘,把你的手按在我身上,我来为你解惑释疑,指点迷津!”

        

言辞间,很是自负。

        

羲宁罕见地有些紧张,抬手按在因果书上。

        

她身上的秘密不止一个,并且是自她出生时就有,连神明都视作禁忌,无法窥破其中玄机。

        

而现在,有因果书帮忙,或许……就能真相大白了!

        

一缕猩红的因果力量宛如丝线般,从因果书上涌现,缠绕在了羲宁纤细的指尖。

        

旋即,因果书密密麻麻的书页哗哗作响,混沌气蒸腾,有无数玄奥莫测的符号在那一张张书页中闪烁,一如在推演什么。

        

偶尔,甚至能看到一些模糊而虚幻的画面,在因果书中浮现,直似浮光掠影,一闪即逝。

        

“找到你了!”

        

忽地,不断翻动的书页停顿,其中一张书页上,浮现出一个神秘的烙印图案。

        

图案中,是一片枯竭灰暗的世界,万象黯然,唯有一柄模糊的剑影浮沉其中。

        

这是?

        

苏奕等人目光都齐齐看去。

        

因果书浮现出一行字:“这一幅烙印图案,融于那位姑娘与生俱来的天赋力量中,极为古怪,就如同一个谜团,近乎无法破解,只能等这位姑娘什么时候将自身的天赋力量彻底觉醒过来,或许就能体会到这一幅烙印图案的秘密。”

        

苏奕惊讶,一幅与生俱来的烙印图案,竟需要觉醒天赋力量才能明悟其中的奥秘,这无疑进一步体现出,羲宁的身世何等特殊和神秘!

        

因果书上,字迹继续出现:“可以确定的是,这一幅烙印图案,牵扯到极端禁忌的命运之道!”

        

“命运之道?”

        

“不错!”因果书似乎很激动,也很警惕和小心,“我怀疑,这位姑娘在出生之前,就已得到来自命运的垂青!”

        

羲宁星眸闪动,道:“我是否可以理解为,我与生俱来的天赋之所以拥有这一幅烙印图案,是早在出生前就被人安排好了?”

        

因果书:“不好说,除非……”

        

字迹戛然而止。

        

因为那一张书页出现了无数裂痕,直似要燃烧起来。

        

这让因果书大惊,火急火燎地涂抹掉那一行字,道:“看到了吗,又他妈触碰到禁忌了!”

        

众人:“……”

        

苏奕则有些明白了,对羲宁说道:“谈起这一幅烙印图案的来历时,既然让因果书都差点遭受反噬,那么它的来历,注定非同寻常,换而言之,若是有人安排好的,那么此人的道行……注定足以对抗因果之力,让因果书都无法窥破其玄机!”

        

因果书:“我怎么感觉你是在讽刺我不中用?”

        

苏奕道:“那要不你尝试推演一下那一幅烙印图案的来历?”

        

因果书:“……”

        

它顿时不吭声了。

        

“我的命运……早被人安排了么……”

        

羲宁那轮廓灵秀美丽的眉梢浮现一丝惘然

        

,“可我从不曾感觉自己这一生曾被人支配过……”

        

苏奕轻声安抚道:“无须在意这些,等你真正觉醒天赋力量时,或许就能弄清楚其中的真相。”

        

羲宁点了点头。

        

“不见得。”

        

因果书忽地再次浮现出一行文字,“这位姑娘身上,可不止有这样一个秘密,之前我曾注意到,她的性命本源中,有一件神秘的宝物,我虽能感应到此宝的存在,却无法看出,这宝物究竟是什么。”

        

“姑娘,你能否将此宝亮出来,容我看看?”

        

下一子,苏奕的目光也看向羲宁。

        

羲宁怔了怔,摇头道:“早在我出生时,那件宝物早已融入我的性命本源中,根本无法取出。”

        

“不过,每当我潜心修炼时,我能清楚感应到,那件宝物形似一片叶子,极为模糊,一如被混沌力量覆盖。”

        

一片叶子?

        

苏奕一怔,也大感惊奇,道:“此宝有何妙用?”

        

羲宁登时沉默。

        

苏奕立刻意识到不妥,道:“若牵扯到自身的隐私,就不必多说。”

        

羲宁摇头道:“没什么不好说的,只不过此宝极为特殊,寻常时候根本无法感应到它的存在,唯有在我道行突破时,这片叶子才会产生动静,每当这时候,我就会陷入一种奇异般的顿悟状态中。”

        

“就像坐在一株扎根再混沌中的大树下边修行,能够轻而易举地勘破修为的壁障,参悟到寻常感受不到的大道奥秘。”

        

听到这,苏奕若有所思,“若这么说的话,此宝的妙用倒是和仙界传说中那一株万界树颇为相似。”

        

“不一样。”

        

羲宁说道,“那片叶子带给我的,不仅仅只是修为和大道的突破,在我过往的大道路上,但凡在修炼上遇到任何困扰和阻碍,都会轻而易举地被化解掉,甚至……”

        

想了想,她认真说道:“我怀疑只要那片叶子在,我在证道成神时,都不会遇到任何阻碍。”

        

这番话一出,苏奕不禁动容,这等宝物,无疑太过禁忌!

        

完全就是修行神器,足可让人在求道路上高歌猛进,一路扶摇,无须担忧遭受任何阻挠!!

        

也是这时候,苏奕才终于明白,羲宁此来仙界的目的为何是寻找因果书,而不仅仅只是为了证道成神了。

        

有那片神秘的叶子在,她根本无须为证道成神发愁!

        

“过往岁月中,我一直称呼此宝为‘悟道树叶’,至今也不清楚,它究竟有着怎样的来历,又为何会出现在我身上。”

        

羲宁眉梢间带着一丝困惑。

        

这等宝物,足可让世间任何修士垂涎眼红。

        

可对她而言,却太过特殊和神秘,一如一个谜团。

        

这时候,因果书浮现出一行字:“姑娘,有因必有果,无论是你天赋中那一幅烙印图案,还是你性命本源中那一片叶子,既然都是在你出生时就拥有,那么就意味着,因缘早已种下,你根本无须强求,以后总有揭晓真相的时候。”

        

羲宁默默地点了点头。

        

这个答案,无疑没能真正揭开她内心的疑惑。

        

不过,倒也并非没有收获。

        

那就是,

        

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命运,从出生那一刻起,就疑似被人安排好了,那一幅烙印图案和悟道树叶,就是证据。

        

而以因果书的力量,都不敢去推演其中的因果,可想而知,那曾安排自己命运的人,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存在!

        

“依我看,这绝非坏事。”

        

因果书忽地写出一行字,“一位能够影响命运,对抗因果的存在,有什么必要去为难你?”

        

羲宁一愣。

        

仔细一想,从她出生到现在,的确不曾经历过被人操纵和支配的事情,相反,还因为她那特殊的天赋和悟道树叶的帮助,让她的道途一路扶摇,在宗族同辈之中,早已无人可比肩。

        

便是一些老辈人物,都在她面前黯然失色!

        

因果书:“这其中必然另有玄机,无论现在还是以后,你的命运依旧由你自己主宰,毕竟,活着或许会受困于灾祸,但你可以决定自己的死亡,不是么?”

        

这番话,说的很刺耳。

        

可却很实在。

        

羲宁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的意味。

        

以后,哪怕揭开真相后,自己的命运会被人掌控,可自己若要拒绝,也并非不可以。

        

最坏的结果就是……自我了断!

        

这时候,苏奕开口道:“若真遇到化解不开的事情,我自不会袖手旁观。”

        

羲宁怔了怔,唇角泛起一丝抑制不住的笑意,“那我就先多谢道友了。”

        

因果书:“我差点就忘了,有这位苏道友在,什么命运的安排,什么因果宿命,统统都可以打破!”

        

它显得很感慨,“老子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遭碰到他这样一个异数!”

        

苏奕:“……”

        

这是在夸自己呢,还是在骂自己?

        

“对了!异数不受因果羁绊,而这也就意味着……但凡和你有关的人和事情,都将出现不可预测的变化……”

        

因果书似想起什么,“怪不得敖赤霆在最后,还能得到解脱,也怪不得我一直不曾察觉到剑老三的气息,原来,都和你这家伙有关!”

        

“更巧的是,这位身世如谜的姑娘,还是和你一起前来的,难道说这其中有着不为人知的一线因果?”

        

“有可能!!他娘的,身为因果之道的行家,差点没能注意到这一个被遮盖住的因果!”

        

因果书亢奋起来,“那就让我看看,这一线因果到底是否存在关联,若存在,就证明你和这位姑娘一起出现于此,绝非巧合!”

        

苏奕和羲宁对视一眼,心中皆是一震。

        

情不自禁地,两者都想起了最初相遇相识的一幕幕经历。

        

一切的起点,都是在仙界三大黑市之一的珍珑坊开始。

        

从那之后,两者逐渐相识、相知……

        

直至一起前往东海,一起进行龙宫遗迹的行动,一切都很自然,没有任何蹊跷和反常的地方。

        

事实上,哪怕稍有一丝蹊跷,以两者的阅历和心智也早已看穿,不可能没有察觉。

        

可现在,随着因果书做出这样一个揣测之后,两者心中都不禁浮现一丝异样的情绪。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