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磨丫鬟的私人部位/高H调教道具医生

      

办公室里, 文佳木和叶淮琰紧紧相拥在一起。

        

贝琳娜不敢置信又满怀嫉妒地看着他们,然后又看向廖秀兰, 警告道:“廖阿姨,你不管管吗?文佳木得了绝症,她早晚有一天会死。如果淮琰对她动了真感情,等她死了,淮琰会伤心的。你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你儿子往文佳木这个火坑里跳吗?”

        

廖秀兰睨她一眼,未曾回答,而是缓慢却坚定地鼓起了掌。

        

啪啪啪, 啪啪啪……除她之外, 潘工、罗工、刘工等人也都陆陆续续开始鼓掌。

        

这样的结局真的太美好了。在这个世界上,谁不渴望被爱?谁不希望在最绝望的时候, 有一个人能伸出手拉自己一把?痛苦可以传递,爱也是可以蔓延的。

        

然而没有人想要痛苦,只会天然地渴求着爱……

        

廖秀兰看着看着便红了眼眶。办公室里不少人都撇开头擦了擦眼角。就连廖姐和小段也因此而动容, 露出柔软的表情。

        

拥抱了好一会儿之后,文佳木才脸红红地推开叶先生,拿起放在桌上的那盆含羞草, 小声说道:“走,我们去你办公室。”

        

叶淮琰揉揉她的脑袋,低声道:“我上去交接一下工作,然后就带你去看病。以后我的主要任务是陪你治疗,公司可以交给我妈先管着。”

        

文佳木不好意思地看向廖秀兰, 廖秀兰装作不耐烦地摆手:“去吧去吧,别在这里碍我的事。”

        

看着新出炉的小情侣手牵手地离开, 廖秀兰才转过身对贝琳娜说道:“你跟我去办公室聊一聊吧。”

        

贝琳娜脸色惨白地点头。

        

“你恨我?”廖秀兰刚在沙发上坐定就淡淡问道。

        

贝琳娜想要摇头,脖子却僵硬地无法转动。说不恨那肯定是假的。母亲和黄志毅的悲剧, 其根源都在廖秀兰身上。要不是她当年做得太绝,逼死了黄燕阿姨,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廖秀兰只一眼就看透了贝琳娜的心思。

        

于是她摇头叹息:“贝琳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自私呢?有利于你的事就是正确的,所以哪怕明知道你妈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你也从来不过问。不利于你的事就是错误的,所以哪怕法律都判定了你妈和黄志毅的死刑,你也觉得他们情有可原。你不愧为你妈养大的孩子,思考的模式简直如出一辙。”

        

贝琳娜咬咬牙,眼里藏着晦涩的恨意。她并未被这番话触动。

        

廖秀兰逼视她,冷笑道:“你听不懂这些话?那我换一种你听得懂的方式。假如有一天,你爸的情妇带着一个私生女找上门,想让你妈离婚,还想让你妈把你也带走,给她们母女两个腾位置。你觉得你和你妈该怎么做?是主动退出还是坚决反击?”

        

当然是坚决反击。贝琳娜连一秒钟的思考都没有就给出了答案。

        

廖秀兰摊开手说道:“现在你还觉得我做事太绝吗?如果当年换成你妈,她只会做得更绝。她收养了黄志毅,然后又把他送到我身边,让我帮忙照顾。如果我做了同样的事,你能原谅吗?我偷偷收养了你爸的私生女,养大之后送回你妈身边,让你妈照顾。这个私生女帮我偷你家的钱,杀你的父母,夺你的家产。贝琳娜,你觉得做了这样的事,我可以被原谅吗?”

        

贝琳娜的眼瞳开始轻颤。这种事怎么可以原谅啊?

        

“是啊,这种事怎么可以原谅?黄志毅想要杀我这个人,你妈诛的却是我的心。”廖秀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贝琳娜,态度前所未有的冷酷:“现在你能理解我的话了吗?你妈对我做的事永远不能被原谅。我这个人很直,心里有事藏不住。我跟你说一句实话吧,我现在看见你就觉得烦,所以请你把这个办公室里的东西收拾收拾,赶紧离开。你被辞退了。”

        

罗西归案之后,警察三天两头来找贝琳娜协助调查,也因此,她手里的工作早就交接给别人了。她如今只要拿上自己的东西,去HR那边办理一下相关手续就可以离开。

        

廖秀兰看也不看贝琳娜陡然色变的脸,推开门走到外面,对潘工说道:“设计部以后就交给你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已不言而喻。

        

潘工马上站起身应诺,而贝琳娜踉跄着追出办公室,嗓音里带着颤抖的哭腔:“廖阿姨,求你不要这样。”

        

这是她头一次示弱。可是如果不示弱,她又能怎么办呢?她的账户已经被冻结,母亲在国外的财产也被国际刑警查封,为了补上那笔被挪用的公款,她卖了房子和车子,现在已一无所有。

        

如果再失去这份工作,她竟不知道生活该如何继续?从天堂坠入地狱也不过如此吧?

        

然而廖秀兰根本不搭理她,头也不回地远去了。

        

        

顶楼办公室,文佳木把那盆含羞草塞进叶先生手里。

        

“送给你。”

        

“怎么忽然送我一盆草?”叶淮琰轻轻拨弄害羞的草叶,嘴角噙着一抹浅笑。

        

文佳木话未出口,脸颊却先红透了。她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声问道:“你看这株含羞草像什么?”

        

叶淮琰转动花盆细看片刻,然后又看向新出炉的女朋友,笑着说道:“像你。”

        

文佳木捧住滚烫的脸颊,羞得嗓音都在打颤:“所以我把我自己送给你了。你要吗?”

        

叶淮琰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女朋友在向自己表白。虽然之前已经表白过,但是这一次,意义却又大为不同。“把我自己送给你”是托付终生的意思吗?

        

心脏蓦然滚烫,叫叶淮琰差点落泪。他立刻俯下身,吻住了女友娇嫩柔软的唇瓣。

        

深吻了好一会儿,他才依依不舍地拉开一些距离,嗓音沙哑地回答:“要。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

        

文佳木灿烂地笑了,然后搂住叶先生的脖颈,也主动送上一个热吻。

        

吻完,叶淮琰开始快速交接手里的工作。文佳木抱着含羞草坐在一边等。闲来无事的她左看右看,发现文件柜里竟然放着很多药瓶,那些应该都是治疗抑郁症的吧?

        

发现她好奇的目光凝注在那些药瓶上,叶淮琰马上拉开文件柜,把它们全部扔进垃圾桶。

        

“为什么扔掉?”文佳木紧张地站起来。据说得了抑郁症一定要吃药的,不然病情会恶化。

        

“我已经很久没吃了,过期了。”叶淮琰用指腹轻轻摩挲女友莹白的脸颊,低沉嗓音里透着轻松愉悦:“把鹰之巢开幕式的邀请函给你的那一天,我就再也没吃过这些药了。因为喜欢上了你,我不药而愈。”

        

这不是什么酸溜溜的情话,而是真实内心的倾吐。

        

药物无法治愈叶淮琰,唯有文佳木才可以。

        

文佳木一脑袋扎进叶先生怀里,傻乎乎又如释重负地笑了。她没想到自己对叶先生的影响力竟然这么大。

        

然而只是转瞬,她又想起什么,连忙把这些药瓶捡起来,说要带去警察局化验。

        

叶淮琰意识到她在担心什么,并未阻止。

        

两人先去医院体检,活检的结果要等一周才能出来。然后他们又跑到警察局,把药瓶交给鉴证科。

        

一周之后,文佳木的体检结果出来了,的确是脑瘤,但病情发现得早,通过动手术有八成的机会治愈。这让叶淮琰和廖秀兰喜出望外。

        

然后,警察局那边的检验结果也出来了,那些药瓶里的某些药丸被替换成了抑郁症患者不能吃的药。如果叶淮琰持续服用,那么他的病情会加重,还会伴随着头疼、恶心、呕吐、记忆力衰减、意识模糊等严重的副作用。

        

虽然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这些药是被黄志毅替换的,但警方已锁定他。

        

跟随儿子和儿媳妇一起去警察局探听情况的廖秀兰气得头顶冒烟,如果黄志毅在她面前,她一定会亲手撕碎对方!

        

但她够不着黄志毅,却可以对付万恶之源叶富华,于是她撇开儿子和儿媳妇,自己一个人匆匆跑到医院,先让医生给叶富华打降压药,然后才开始揭露黄志毅的又一个阴谋。

        

要不是医院里各种救治措施都齐全,叶富华可能会吐血而亡。

        

文佳木和叶淮琰急忙赶到医院劝架,还未走进病房,耳边就传来叶富华绝望又愤怒地呼喊:“造孽啊!造孽啊!让法院判他死刑!这个儿子我不认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