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美妇系列/全班都是yin荡女同学

        

陆可为说:“是谢雪桐发现的,他晕倒在厕所里,还吐了一地,现在医生刚给做个全身检查,办了住院。”

        

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后怕。

        

如果他没有选择今天叫谢雪桐把魔方送给于佳航的话,那晕倒在地的于佳航要怎么才能被别人发现?

        

要等到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吧。

        

陆可为说:“我现在在医院外面,我进不去,叫谢雪桐看着情况给我发消息了。”

        

于佳薇抿着唇,“那麻烦你了!我尽快赶过去!”

        

她挂断了手机,就急急忙忙在网上订票。

        

可是……

        

夜晚不仅仅是航班,就连高铁都是停运的。

        

于佳薇有些躁乱的抓了抓头发。

        

她是在无可奈何,又给陆可为打了个电话。 

        

“最近一趟航班也到早上了,我现在赶不过去。”

        

陆可为:“你不在c市?”

        

“我在北市出差。”

        

陆可为不知道于佳薇去北市出差了,本以为于佳薇还在晨曦小区住。

        

他立即说:“那你别慌,我找个机会进医院里一趟,有医生在,不会有什么事的。”

        

“好,谢谢你。”

        

于佳薇只能不断地在心里安慰自己。

        

不会有事。

        

她在房间里也睡不着,就拉开了窗帘,朝着外面看了一眼。

        

即便已经凌晨了,北市的夜景依旧很漂亮,无数光点组成了一副璀璨的夜景图。

        

于佳薇单独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心中烦躁,便收拾了一下东西,先下了楼。

        

这个时间点,在酒店大厅内空无一人,只有前台值夜班频频打哈欠的前台小姐。

        

于佳薇先退了房,把房卡交还回去。

        

退完房就出了酒店。

        

黄秘书刚好从外面进来,和于佳薇打了个照面。

        

“于……”

        

黄秘书刚想要打个招呼,于佳薇似是心绪不是太稳,竟没有看到黄秘书,绕过他走向另一侧的旋转玻璃门。

        

黄秘书:“……”

        

这个时间点,他本是不该去打扰到陈东铎的。

        

可是他脑子还是灵光的。

        

他就冒着生命危险,给陈东铎发了一条微信消息。

        

【刚刚我上来的时候看见于小姐退房出去了。】

        

如果老板没睡的话,他发了这条消息,明天老板发现于小姐不在的话,也不会怪罪到他的头上了。

        

都已经快一点了。

        

老板肯定已经睡了。

        

可谁知,他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陈东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去备车,开另外一辆,”陈东铎说,“在酒店西侧的安全通道门口等我。”

        

黄秘书知道今天又是夜班,立即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牛饮完就下去备车了。

        

陈东铎穿着一套很不显眼的黑色休闲装从安全通道货运出口走了出来,头顶压着一定鸭舌帽。

        

他上了车,“查到了么?”

        

黄秘书:“于小姐去了机场。”

        

“去机场。”

        

…………

        

于佳薇打了一辆车去机场。

        

她坐在后车座上,偏头看向车窗外。

        

降下的车窗吹拂的夜风,掀起了她凌乱的发丝。

        

她拿起手机来,又随意的在手机上拨弄了几下。

        

她给于佳航发的消息,弟弟没回。

        

一个半小时后,车到了机场,付了车钱,下了车。

        

她买了最早的一趟航班,过了安检,就在大厅内等。

        

漫长的夜晚,就连大厅内都没几个人。

        

于佳薇觉得浑身都很冷。

        

这样的暖春里,她却觉得冷,冷到上下牙齿都有些打颤。

        

她难以想象,冯瑞芳已经躺在医院里了,她却辜负了妈妈的信任,把弟弟也给丢了。

        

这是一段很难捱的时光。

        

她独自一个人消化着这些负面情绪。

        

她一直很会自我排解。

        

从懂事开始,她就不去找妈妈诉苦了。

        

她会把自己的消极情绪,经过自己内心疏导,转化成冷淡和随意,不往心里去。

        

无伤大雅,不需要多去在意,过去了也就忘记了。

        

就连邢愿一开始都说她这人接触起来有距离感,铜墙壁垒把自己保护的很严实,要不是真想跟她做朋友的,一开始就退却了。

        

可这个时候,她发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就好似是手掌心里有一捧沙,她努力的攥紧了拳头,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沙从指缝间流出去,却不能阻挡分毫。

        

她忽然想要有一个人来陪她。

        

哪怕是一个陌生人。

        

面前经过一双男士板鞋,于佳薇没有在意。

        

这人在自己的身侧坐下来,一只修长漂亮的手递过来一杯热水。

        

于佳薇没接。

        

她抬起头的瞬间,蓦地愣住了。

        

一身黑色的运动休闲装,戴着一顶鸭舌帽。

        

男人的面色很白,遮挡在鸭舌帽檐下,是一张轮廓日渐锋利的面孔。

        

即便是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浓墨渲染的双眸,她都可以一眼认出他。

        

她有些意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做梦了。

        

陈东铎将手中的热水杯塞到女人手中,让她的两只手拢着。

        

“是于佳航出事了?”

        

这是陈东铎猜想的,他在路上,也特别联系了谢由,得到了证实。

        

能叫于佳薇忧心的要回c市的,只有冯瑞芳和于佳航。

        

于佳薇双手握着水杯,轻轻“嗯”了一声。

        

她没有去问陈东铎为何会在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甚至也不去追究还在几个小时前,两人在电梯里的亲吻。

        

她只是觉得,现在有个人能陪着她坐在这里,就很好了。

        

哪怕是一个陌生人。

        

突入而来的孤独感,几乎要把她一个人给吞没了。

        

陈东铎偏头看着于佳薇。

        

她的肩膀都有些轻颤,温热的水杯中漾起波纹。

        

他双手在膝上握着拳,指关节泛白。

        

现在任何多余的对话都是枉然,安慰只会起到反作用。

        

机场大厅内的监控很多,他甚至没办法伸手去搂一搂她。

        

水杯很热,温热感从手掌心,一直蔓延到手臂,再暖到心里。

        

她没有刚才那么冷了。

        

她把手中已经快冷掉的水杯放在一旁,在椅子旁边,微微阖着眼睑。

        

陈东铎说:“要是困,你就睡吧,我帮你看着时间。”

        

于佳薇静静地看着空荡荡的D区。

        

或许有陈东铎这句话,于佳薇的心终于慢慢的回暖,也放松了下来。

        

紧绷的大脑皮层舒展开。

        

她靠在椅背上,脑袋朝着下面一点一点的打着盹儿。

        

陈东铎偏头看了她一眼,薄薄的眼皮都已经闭上了。

        

他飞快的伸手把她的脑袋往自己肩膀的方向按了一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