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被多男按着灌满精&女人被男人强行进去身体

      

寇沛忍痛捂着腹部,面若癫狂的盯着牧北!

        

话音刚落,牧北随手一挥,一道金色神力化作巴掌,狠狠抽在她脸颊上。

        

啪!

        

寇沛再次横飞。

        

这一横飞,足足横飞出去三十多丈远!

        

口鼻耳皆溢血!

        

牧北叹了口气:“我都敢砍你了,你还搁这惊怒我敢骂你这个问题,蠢的我都无奈了。”

        

刘严看着他沉声道:“年轻人,三思,放过他们母子,对你对她们都是好事!相信我,你若真杀了他们,寇族绝不会放过你,上天入地也得杀了你,到时,你的处境将很糟糕!”

        

牧北呵呵一笑,直接一剑朝对方斩下!

        

这一剑,霸道绝伦,夹杂毁灭的剑力!

        

刘严惊悚,一声狂吼,撑起全部力量!

        

牧北剑力至!

        

嗤!

        

刘严撑起的力量瞬间湮灭,整个被淹没在剑力中,顷刻间便就粉碎!

        

牧北看向被他震碎一条手臂的那个空冥九境修士,对方此时还活着。

        

面带着惊恐!

        

“带话给青州城城主和寇族的三长老,这母子二人在我手中,七日内凑齐一千块先天粒子石带到大荒东区,否则为他们收尸。”

        

他说道。

        

他现在的修为屹立在先天第八境,一千块先天粒子石,足够他将先天境界修炼到最尽头。

        

“好!好!”

        

这个空冥九境修士满脸惶恐的表情,连连点头,连滚带爬的跑掉了。

        

寇沛又惊又怒:“你居然敢敲诈……”

        

话还没说完,金色神力汇聚成的巴掌便又一次狠狠抽在她的脸颊上。

        

“看看你儿子,比起你来就聪明了不少,这个时候至少看的清境况,不敢再逼逼赖赖。”

        

牧北道。

        

他脚底,勾羽眼中虽然有怨恨愤怒,但,更多的却是恐惧,一个字也不敢和他叫嚣了。

        

强行摘下对方手上的纳戒,他一挥手,一口空间容器将对方收进去。

        

寇沛愤怒的看向牧北,还没说什么,一道剑气卷至,将她左手斩下。

        

血水四溅!

        

“啊!”

        

她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刚发出惨叫,一道金色剑气点在她眉心,一缕血水顺着鼻梁骨流下。

        

“闭上嘴,再发出声音,贯穿你脑袋。”

        

牧北道。

        

寇沛发颤,金色剑气点在眉心,快要刺穿头颅骨了,这近在咫尺的死亡终于让她恐惧了!

        

她身体发抖,仅剩的独臂死死捂住嘴。

        

且,心中这时升起了后悔。

        

她应该听丈夫的话,不该来报复牧北的!

        

不该啊!

        

这下,她和勾羽都危险了!

        

牧北斜了她一眼,将她收入空间容器中。

        

收起灰袍老者等人的纳戒,他转身离开。

        

前往大荒。

        

……

        

不多久后。

        

青州城,城主府!

        

那断臂的空冥境修士,将寇沛母子被牧北捉拿的事禀报给勾剑重!

        

啪!

        

勾剑重一巴掌拍碎了眼前的莉木桌!

        

“蠢货!蠢货!”

        

他怒骂。

        

明明自己已经三番五次警告过了,却依旧去招惹那牧北!

        

这蠢货!

        

疯女人!

        

神力迸溅,他愤怒发泄,直到将整个书房轰成渣才停下!

        

回来禀报空冥九境修士大气都不敢喘,直到勾剑重发泄完,方才又道:“城主大人……”

        

刚道出这四个字,勾剑重唤出一柄战刀,一刀斜劈过去。

        

噗!

        

这人脑袋飞出去。

        

自己府上的近卫兵,在他严禁寇沛去招惹牧北的情况下,居然不禀告他就随寇沛去了!

        

混账!

        

混账!

        

“管家!”

        

他怒喊,吩咐管家去准备先天粒子石!

        

同时,派其它人去通知寇族的三长老!

        

一千块先天粒子石,太多了,他根本拿不出来,主要得靠寇族三长老!

        

另外,牧北太诡异,为了百分百能救下寇沛母子,也得靠寇族的力量!

        

……

        

大荒东区。

        

一株粗壮古树下。

        

牧北来到这个地方,在这个地方刻阵。

        

杀阵!

        

幻阵!

        

压制修为的大阵!

        

转眼,三天时间过去,他一连刻下数十座大阵方才停下,随后靠着古树主干悠闲坐下。

        

静心等待。

        

一晃,又是三天!

        

这天,十数道身影从远处朝这里冲来。

        

牧北起身。

        

远远看去,十数身影以一个蟒袍老者和一个华袍中年为首。

        

一个洞虚二境。

        

一个混元九境。

        

牧北一眼便猜出,蟒袍老者当就是寇族三长老,而华袍中年,无疑是青州城城主勾剑重。

        

“十丈外停下。”

        

他淡漠道。

        

说着这话的同时,寇沛和勾羽被他放出来,两人的后脑勺位置,皆顶着一道金色剑气!

        

“爷爷!剑重!”

        

寇沛忍不住大喊。

        

勾羽也大叫,又惊又喜,同时带着难以遮掩的害怕:“曾爷爷!爹!救我!快救我!”

        

蟒袍老者精神矍铄,面上带着一股威严。

        

勾剑重气息也惊人,超过同级强者不少。

        

这个时候,两人看着寇沛和勾羽,母子两人都只剩下一条手臂了,浑身上下都染着血水!

        

勾剑重脸色难看,痛心中夹杂怒火,忍不住朝寇沛吼道:“我之前怎么与你说的?让你不要去报复,不要去惹他!你非不听,看看你现在的惨样,看看羽儿被你害成什么样了!”

        

寇沛嚎啕大哭:“我……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我不想这样的!你快救我,快救羽儿!”

        

蟒袍老者豁的偏头,冰冷看着勾剑重:“给我闭嘴!没有护好她们母子,你还敢吼她?”

        

勾剑重攥着双手,倒不敢与这老者顶嘴。

        

蟒袍老者看向牧北,脸色阴沉,带勾剑重一步步逼过来:“我的孙女和曾外孙你也敢……”

        

牧北唤出赤凰剑,挥剑一斩。

        

噗嗤一声,寇沛的独臂落地。

        

血水四溅!

        

“啊!”

        

寇沛惨叫。

        

蟒袍老者怒道:“你这……”

        

牧北又是一剑,勾羽的独臂斜着飞出去。

        

“啊!”

        

勾羽惨嚎。

        

“十丈外停下,我的话没有说明白吗?”

        

牧北道。

        

蟒袍老者脸色更加阴沉,死死盯着牧北。

        

勾剑重也是面显怒容,眼中迸溅出杀意!

        

不过,两人却终究都停了下来!

        

没再朝前走!

        

再往前走,寇沛和勾羽还得挨剑,甚至可能被杀!

        

“你想如何?!”

        

勾剑重怒声道。

        

牧北看着他:“我要的一千块先天粒子石呢?”

        

勾剑重看向蟒袍老者,后者取出一枚纳戒。

        

“丢过来。”

        

牧北道。

        

蟒袍老者冰寒的盯着他:“先将她们母子放了,老夫自会将纳戒给……”

        

他话还没说完,一道金色剑气自寇沛腹部贯穿而过,带起一大片血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