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饥渴丰满熟女/大半夜室友一直晃床怎么办

        

“草,你给我们等着!”

        

殷正听到陈攸的话语,以为是在威胁,忍不住叫道,“有本事晚上别跑,我们知道你是哪个学校的!”

        

“还敢威胁别人?”

        

白玫瑰没有听到陈攸的话,他盯着气焰嚣张的三人,皱眉道,“你们还不走?”

        

三人闻言,这才骂骂咧咧的离开了宿舍。

        

“陈悠,你没事吧?”

        

看到三人离开,白玫瑰这才回过头,神情关切道。

        

“没事的。”

        

陈攸摇了摇头,露出无奈之色,“刚才多谢了,如果不是白哥你,我肯定要被他们狠狠揍一顿。”

        

“你没事就好,殷家这三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白玫瑰点了点头,从包里掏出一包餐巾纸递给陈攸,同时有些愤怒道,“别人干这一行是为了生计,他们不同,他们是为了好吃懒做才干的这一行,经常破坏行规,也不知道楚哥为什么还把他们留在店里。”

        

“原来他们就是白哥你说的那种人。”

        

陈攸嗤笑道,“我也算见识过了,我倒要看看他们晚上打算干什么。”

        

“几个混吃等死的瘪三罢了。”

        

白玫瑰摇了摇头,“如果真有本事,也不会来做这一行了,陈悠,如果他们再找你麻烦,记得给我说,我早就看这三个家伙不顺眼了。”

        

陈攸点了点头,白玫瑰这才转身离开。

        

等到白玫瑰离开,陈攸的神情才彻底阴沉下来,他没有选择留在宿舍,而是离开了酒吧,朝着学校走去。

        

一边走,一边露出思索之色。

        

那三个家伙已经看到自己的笔记了……

        

果然,将笔记藏在身上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自己必须找一个更加妥善的地方。

        

难道要重新租一间房?

        

可是,放在出租屋的安全性还不如放在身上,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已经知道了笔记的存在,放在外面别人一偷就能偷走。

        

可是,如果放在身边,今天的事恐怕还会发生,毕竟这具身体的素质实在太弱了……

        

陈攸发现,似乎是因为常年忍饥挨饿的原因,自己这副身体的力量根本就弱于常人,更不用说打架斗殴,完全是被扁的份。

        

刚才仅仅三个人冲上来,自己就差点被抢走笔记,如果没有白玫瑰的制止,恐怕笔记早就落到三人手中。

        

笔记一旦被抢走,自己将死无葬身之地!

        

陈攸神情阴郁,怪谈笔记虽然拥有创造怪谈的力量,但却很难给予自己现实中的帮助。

        

看来,必须加快对笔记功能的开发了,也不知道如果将自己写成一则怪谈,会有什么后果?

        

这个念头一经浮现,陈攸顿时瞳孔一缩,内心狂跳起来!

        

如果,自己能够掌控怪谈的力量,岂不是……

        

只是,这个念头虽然大胆,但需要大量实验,一步走错同样会万劫不复!

        

想到这里,陈攸暂时将那个念头埋进内心,笔记的功能可以慢慢开发,但这三个人看到怪谈笔记这件事必须立刻解决!

        

一想到对方竟然敢染指自己的笔记,陈攸心中的杀意便无可抑制,自己明明已经活得够辛苦了,为什么偏偏总有人要触碰自己的禁忌?

        

“这三个人必须闭嘴,绝不能让人知道我有一本可以创造怪谈的笔记……”

        

“绝不可以!”

        

暗暗下定决心,陈攸立即开始思索让对方闭嘴的方式,不过谋杀是不可取的,显然最好的方式依然是使用怪谈的力量。

        

可是,怪谈笔记只拥有撰写怪谈的能力,如何才能让那三个人永远闭嘴?

        

等等,似乎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似乎想到了什么,陈攸的眸子渐渐浮出一抹晦暗的光,如同黑暗中雪亮的匕首,随即他迅速走进了校园。

        

“天空有很多乌云,似乎快要变天了……”

        

走进校园后,陈攸默默看了一眼天空,此时天色阴沉,隐隐有大片的乌云从远方飘来,原本无风的天空也开始隐隐刮起风来。

        

此时距离下午上课还有半个多小时,整个校园看不到一个学生,陈攸直接来到班级,坐在自己座位上,并拿出了怪谈笔记。

        

一路上,他早已打好了腹稿,此时翻到笔记的第四页,想也不想就开始撰写起来——

        

【名称】:永远闭上的嘴。

        

【定义】:秘密之所以是秘密,是因为只有少数人有资格知晓。

        

【声明】:当除契约者之外的人知晓了怪谈笔记的存在,会有一个未知的诅咒盯上他们。

        

【架构】:那些企图窥探怪谈笔记的人,会被一道无形的诅咒盯上,他们会因各种意外死于下一次开口。

        

陈攸在编纂架构时,没有准备让三人立即死去,而是打算让他们下一次谈论怪谈笔记时才会死亡,而且死法则是意外。

        

这样一来三人死亡时间、死亡方式各不一致,没有人会怀疑到自己头上。

        

而且,这则怪谈故意设置地笼统模糊了一些,如果成功的话,自己就可以永久保留怪谈笔记的秘密,任何得知这本怪谈笔记的人都会因为各种意外惨死,包括昨天闯入自己出租屋的黑衣人……

        

当然了,陈攸也有心理准备,那就是这则怪谈恐怕很难实现。

        

果然,当他写完架构的最后一个字时,这一行字迹却自动被抹除了,甚至就连声明也被抹去,就好像被一个看不见的人一点点的擦除。

        

显然,怪谈笔记根本无法实现这种接近规则的诅咒。

        

不过陈攸并没有气馁,他其实早就料到了这种情形,刚才只是一种尝试罢了。

        

成功了自然是一本万利,就算失败了也没有什么损失。

        

陈攸想了想,在这两栏重新写道:

        

【声明】:当除契约者之外的人知晓了怪谈笔记的存在,会有一个未知的诅咒盯上他们。

        

【架构】:有三个人企图窥探怪谈笔记的秘密,他们会被无形的诅咒盯上,并因各种意外死于下一次开口。

        

陈攸将“那些人”改为了“有三个人”,缩小了诅咒的范围。

        

可是,才刚刚写完这一句话,这两行字迹却再次被笔记擦除了。

        

还是过于笼统吗?

        

陈攸不禁皱眉,他仔细思考了一会儿,按理说架构不通过的话,不会连声明也被抹除,除非声明那一栏本身就有问题。

        

于是,他再次写道:

        

【声明】:当除陈攸之外的人知晓了陈攸某个性命攸关的秘密,会有一个未知的诅咒盯上他们。

        

【架构】:有三个人企图窥探陈攸性命攸关的秘密,他们会被无形的诅咒盯上,并因各种意外死于下一次开口。

        

这一次,因为范围只限定在三个人当中,同时隐去了怪谈笔记的存在,直至此时,怪谈终于得到了承认。

        

“原来,字眼里不能出现怪谈笔记这四个字?真没有想到,怪谈笔记竟然无法针对自己创造怪谈……”

        

陈攸暗暗将这一条记在心里,接下来,参数这一栏依然选择了略。

        

而在‘触发’这一栏,陈攸写上了【东国H市第六天堂殷正、殷平、殷伟】几个字眼,让怪谈笔记彻底锁定了目标。

        

对于已经创造过几篇怪谈的陈攸来说,他对这本笔记逐渐有了一定的理解,之所以创造一篇怪谈还要分这么多选项,为的就是一点点缩小范围,尽量让怪谈具体化。

        

过于抽象和规则化的怪谈是无法生效的。

        

简单来说,就是怪谈笔记虽然强大,但还远远无法改变世界的规则。

        

最后,他果断合上了怪谈笔记。

        

【判定——以上条件满足:定义真实且存在、定义与声明无因果冲突、怪谈因子点数充足、架构与触发无逻辑冲突!】

        

【执行:倒计时10秒后,《永远闭上的嘴》怪谈生效!】

        

嗡……

        

掌心瞬间传来一种特殊的震颤,同时那股浸入灵魂的阴冷也迅速袭来,而且陈攸发觉,自己的五项怪谈因子全都降了一大截,几乎瞬间清零!

        

因为这次需要杀人,所以消耗的怪谈因子更多了?

        

陈攸露出惊讶的神情,这是他第一次遇到喜怒哀怨惧五项怪谈因子都被抽取的情况。

        

等到怪谈彻底生效,陈攸连忙再次翻开笔记,看向这则怪谈的批语。

        

【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先来,窥探他人的秘密终将付出代价,有时候闭嘴也是一种救赎——永远闭上的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