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和尚与少妇&粗黑在粉嫩入口进进去去

此一须臾间。

        

神幡撑天蔽日!

        

八万天魔虚影全部坠入徐福身躯之中!徐福的眼神一下子被魔气侵染,心神震动,无数魔音萦绕耳边,又自心头生发,居于愿念深处不可抹消!

        

耳中听到振聋发聩之音!

        

“谢咎皇天,消灭妖气。”

        

“玉清隐书,第十三课。”

        

“消灭之章!‘

        

神幡飘摇,自成世界,化为镇魔国度。那镇魔国度将一方大地全部吞尽,黑色城墙如铁牢一般自成世界。

        

徐福被尘劳大罪伏魔神幡压住,直接吞下!

        

这一击连带着丰臣秀吉也差点受到波及。

        

不过他在提醒徐福的时候已经逃遁,而那柄神幡的攻击目标仅仅是徐福而不是他,故而得以逃脱性命!

        

但这也让他心中又惊又怒。

        

惊的是自己身为凌驾于准仙之上的存在,远超纯阳境,可以说,比起假仙还要更进一步的强者,居然在此时的战场中如同蚂蚁一样不受重视,而怒的是,自己居然全然不被对方放在眼中!

        

连一点关注也未曾有!事实上丰臣秀吉从那杆巨大神幡中感觉到浩瀚无边的魔气,但不知为何,他心中有巨大警兆在见到那神幡时就已经升起,似乎只要自己一接近那杆神幡,立刻就会被“降服炼化”!

        

那些魔气,不是用来给自己吸收,亦或是给那些妖魔吞噬当做食粮的。

        

那些魔气,亦不是什么旁门左道的法门,亦或是可供妖魔驱使的宝物!

        

那些魔气,是用来降服自己这种还留存有妖魔、鬼神之特征的存在!

        

“神武天皇..您自求多福!晚辈实在没有办法在这场战斗中寻到插手余地!”

        

丰臣秀吉深感自己无力,这不是逃离战场借口,而是他真的如此觉得,甚至心中逐渐弥漫起绝望之意。

        

如果自己不能打赢明国..不,现在已经打不赢了,所谓的打赢,也不过是折中而已,也就是占据朝鲜之地的南边江山,这样可以扩大自己的国土,进行神国飞升的最后一步。

        

固然也有替代之法,但是还是这个法门,最为丰臣秀吉所喜爱,只可惜神武天皇似乎并不觉得这件事情能成功,故而丰臣秀吉对此心中略有不满。

        

而如果,自己没有办法飞升。

        

那样的话,哪怕是一个与国家同存的强大假仙,也依旧不及真仙与伪仙!

        

是的,不仅不及真仙,连伪仙也不行!丰臣秀吉甚至想过,如果自己不能飞升,不如和徐福一样做个伪仙,但在刚刚,他亲眼看到徐福把那些作为神国钉子的重要假仙,全部控制着飞击天门,并且身死道消,还把他们的仙力都融入到国运当中。

        

这已经不是主公对臣子的态度,而是双方从一开始就不在同一个地位上,分明是皇帝与奴仆的关系!

        

那时候,丰臣秀吉已经意识到,徐福绝无可能让自己成为伪仙。

        

伪仙,这世间,有且只能有一个人!那就是他徐福,是他神武天皇!

        

丰臣秀吉心中苦闷。

        

正是此际!

        

徐福的声音从心中最深邃的地方响起!

        

隆隆轰鸣!

        

“此战确实没有你插手的余地!你也不必插手!”

        

“身为我重要的棋子,你不可在此地无辜死去,退下吧!我还不至于被这种东西炼化掉!

        

轰!神幡已经把姬象收入其中,却在此时出现变故!幡旗猎猎震动,姬象化为一道天地元气从其中涌出,聚在地上,身上还带着滚滚魔气,那些魔气如火焰特别缠绕着他,试图将他炼化,却没有成功!

        

“我乃神国之主!就凭八万天魔也想杀我!至少八十万再说吧!”

        

姬象大吼,认为这种法术休想轻易击杀他这位神君!

        

但是环绕徐福的尘埃云之中,有黑影行动,那多出了十几個手臂的黑影,其白玉的手臂如同狂风骤雨特别向着詹羽撕来!

        

又是一连串的重击!

        

姬象身上的魔气消散,魔火消灭,这本该是好事情,但是连带着他逃出来所用的这道炼气神通,也被十余只白玉大手彻底撕碎!

        

一拳,两拳,三拳,四拳…

        

那十几个手臂的黑影,在尘埃云团之中看不见真容,只是那拳头挥舞起来无可阻挡,每一击都有重创世间一切法门的伟力!

        

姬象的伪仙根基又受重创,国运结束自他的身上再次流失,这让他勃然大怒,吼叫出声!“你要灭我一切法,我便也灭你一切法!”

        

“天从大阪!’

        

一柄漆黑的铁剑出现在姬象手中,样式古朴,却镌刻着极其扭曲又怪异的铭文,这是真正的天从云剑,是古代的仙神之器,并且受过整个国家的加持,而不是琼琼杵尊神位幻化出来的赝品!此一剑击,可破万法!

        

灭一切法门的白玉大手,天尊级的神通“化将威神”,此时对上同样可灭一切法门的天从云剑,双方都不以法术来比较,仅仅以威力来较量!

        

一击之下,天从大阪发出剧烈嗡鸣,而其中一只白玉大手也出现裂纹,明晃晃叫人看的清楚,姬象大为气愤,嘲笑道:“天魔!你有降请天尊的仙法,但看起来你自己并不能运用自如

        

“区区仙法所化身的形神,能和我这货真价实的神国仙器较量这仙器与你过去所拿走的那些仙器并非一类,这可是同时兼具‘震器’特征的国之仙兵!”

        

-国人的祭祀与愿念,象征一个国家最高的某种精神,区区一个仙道形神,如何与我这

        

已达到‘天人合一’之境的国之仙兵匹敌!”

        

第二剑,第三剑,第四剑….

        

天从大阪震动的越来越频繁,白玉大手上出现的裂纹也越来越多!双方在这里对砍,所造成的结果开始出现,周围的大地上灵气猛烈流失,本来就是进入了末法门槛的时代,在徐福城这片区域,彻底沦为了“无法之地”!

        

除去仙道的力量还能短暂施展以外,连丰臣秀吉都发现,自己身上的法力开始被限制,甚至正在流失!

        

他吓得远远遁走,彻底不敢待在这里,而那徐福城下用来防御的佛法大阵也陡然崩溃成为尘埃,其中运转的佛力全部都被抹除!

        

法术总里,固然可怕。

        

但灭尽一切法门,甚至连一地的灵气都彻底抹掉,将此地化为绝地,这是真正的大恐怖!修士也会沦为凡人,如待宰羔羊!

        

姬象留了个心眼,双方对拼到二十二招,天从詹羽上也出现稀疏裂纹,而白玉大手也只剩下两只还算完好,在下一剑刺去之前,周围的灵气已经彻底消灭殆尽,形式看起来对姬象十分不利。

        

“炼气士没有气,如何再战’

        

尘埃云中传来云剑的声音,姬象则是诡异一笑,下一刻道:“天地诸法尽皆无用!你的死相已临头上!”

        

“蓬莱仙法,天真九气!”

        

姬象浑身衣衫震荡,九窍之中各生一气!

        

这九气流转,竟将尘埃云中,属于云剑的气息强行掠来!

        

“先秦炼气士的手段岂是你能想象!混气,洞气,皓气;旻气,景气,遁气;融气,炎气,演气!太古天地有始元玄三气,三气各自复生三气,故有九气!”

        

“只要掌握始元玄三气之一,便可生化九气之术,夺人之气为己所用!汝生机将散,还有什么话讲!”

        

姬象自觉胜券在握,此时感觉气息源源不断进入体.内!

        

七窍突然喷血,姬象瞳孔剧震,此时尘埃云中,大量剑一击劈到面前!

        

云剑露出杀鬼大圣形神,此时面色苍白,双眼狭长狰狞,身有十余手臂,披紫袍束金带,头顶冠冕,身边环绕着一股浩烈气息!

        

“天地有始元玄三气,炼气之术主修元气的话,那我自身的气息.”

        

“其来源于始青之天,碧落之上!”

        

慌乱之中,姬象以天从大阪抵挡,两柄神剑相击,威力消散于无形之中,但是紧跟着,环绕在姬象身边天真九气,忽然被一道白色的烟雾全部包裹,随后如风卷残云特别全部吞噬!

        

大量白烟散出,复又如云海聚啸特别回归尘埃云中!

        

詹羽一瞬间明白了什么情况,脸色剧变!

        

“自生始气!你不是元始座下点化天魔,你竟是生而天神者!”

        

自己花费了两千年创造出一个天人合一的“人造天神”丰臣秀吉。

        

眼前居然有一个生而便天人合一的,生而天神者!

        

姬象咬碎了牙,眼中满是切齿之震怒!然而神色转瞬之间却又惊骇不已!

        

“东方朔说的居然是真的!”

        

他此言说罢,手中立时闪化出一枚勾玉,青光流转,霎时间君然使得天地变色,一须臾山河倒转,一弹指乾坤相斥!

        

云剑与姬象一瞬间从交战状态互相拉开极远的距离,就像是磁石一样互相排斥!云剑以为要有什么神力,连忙试图阻止,却不料姬象脸色铁青,大吼出声,其言语竟是:

        

“八尺琼勾玉!’

        

“遁!’

        

浩大青光瞬间转动,溢满天地!眨眼之后他消失在原地,烟消云散特别不见踪影!

0

更多精彩